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难伺候- 第1007章 你是谁,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007章 你是谁

    门外人,没有薛素珍的吩咐,是不会进来的。

    也就是说,除非商茵苒放手,不然没有人会来救潘紫娅。

    “你,你敢!”潘紫娅脖颈疼痛,咬牙出声。

    商茵苒怒极反笑,“你可以试一试。”

    “青枫,你做什么?”薛素珍看着眼前一幕疑惑发问。

    “闭嘴!我不是青枫!你们到底把我的小包藏到哪儿去了!”

    因为情绪激动,她手上的东西将潘紫娅脖颈上的血痕扩大。

    “小包不在这里!”潘紫娅真怕商茵苒不受控制,低声吼道。

    “不在这里?所以,你们在耍我吗?”

    “没有,一开始小包确实在这里,可在你来的前一天,他跑了。”

    “你说什么?”死死瞪着潘紫娅,商茵苒无法接受这个信息。

    “什么叫跑了?小包跑到哪里去了?”

    “这个我不知道了,你要问,问夫人。”

    脖颈很疼,温热的液体顺着脖颈流下的感觉十分不妙。

    “说,小包去哪儿了!”!%^*

    薛素珍往后躲闪,神色慌乱,双手在身前不停摆动,“不要这样,青枫,你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我说过几次了!我不是青枫!青枫已经死了,你接受现实吧!”

    “不,不,青枫没死。”

    “夫人精神早就有问题,你和她说不明白的。”

    潘紫娅爬起身,她看了商茵苒一眼,快步往房间门口走去。(!&^

    门打开,门外的黑衣保镖看见这一幕,马上冲了进来。

    手里的破碎玻璃杯被夺下,她被人架着到床铺上坐好,满心疲惫。

    “夫人,您没事吧?”

    黑衣保镖询问薛素珍。

    薛素珍仿佛没有听见一样,“青枫没死,他就在这里,他就在这里。”

    猛地抬头,她瞪向商茵苒,指着她说道:“把她给我绑起来。”

    商茵苒一惊,站起身,下意识的就往门口跑。

    可是刚跑到门口,就被人钳制住了手臂,拖了回去。

    门在眼前紧紧合上,隔绝了她的希望。

    ……

    萌包子被带来陌生的地方,大概想到了是怎么回事。

    要是一般的小朋友,铁定害怕的哭闹,不过萌包子并没有。

    他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然后就开始思考怎么逃出去。

    那天,他成功的跑出别墅,但很快被发现。

    身后黑衣保镖穷追不舍,萌包子的小短腿根本跑不过人家。

    连滚带爬的到了路上,却只听一声尖利的车笛声。

    之后,他便失去了意识。

    那是一辆训练营用车。

    黑衣保镖们也知道。

    望见车牌,几人犹豫,选择了后退隐藏。

    司机推开车门从车上跳下来,绕到车前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孩子!先生!是个孩子!”

    “孩子?”

    男人闻言,紧跟着推开车门下车。

    阔步走来,就见一个三四岁大的男孩子满脸满身是伤的躺在地上。

    快速检查了一下,发现男孩子还有呼吸心跳。

    男人将他抱起,沉声对司机吩咐:“马上送医院。”

    “是。”

    两人带萌包子上车,训练营用车往前驶离,前往训练营临时医院。

    “去找欧阳过来,给这个孩子检查一下。”

    “是,先生。”

    刚刚路上,这孩子醒过一次,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他突然冲出路,车子只是刮了他一下,真是万幸。

    5分钟后,名叫欧阳的医生懒懒的走进来,“什么事找我?”

    “你快给这个孩子看一下。”

    欧阳视线顺着看去,眉宇一蹙,快步走来。

    “怎么回事?从哪儿来的孩子?”

    “路上捡的。”男人沉声说道。

    欧阳也顾不上再问,给萌包子做了详细的检查。

    “都是擦伤,不过脑袋这边,还要去做详细的检查才行。”

    “好,我这就带他过去。”

    “靖宇,到底什么情况?这孩子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

    “闭上你的臭嘴!”闻靖宇瞪了欧阳一眼,抱起萌包子。

    欧阳笑着,领着他去给萌包子做详细的检查。

    检查中,两人在吸烟处吸烟。

    欧阳吞吐了一个烟圈,问:“什么时候回榕城?”

    “5天后。”

    “拉练进行的怎么样了?”

    “机密。”

    “切!”

    一根烟吸完,欧阳搓搓手掌,“这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四周都是树林,也不知道这孩子从哪儿跑出来的。”

    “不过那里倒是有一栋别墅,前两天就有手下发现那里挺奇怪的,我想等确定孩子安全了,就派人去问问。”

    “嗯,也好。”

    “爸爸,欧阳叔叔。”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女童声。

    闻靖宇急忙将烟支熄灭,转身微笑:“诗诗。”

    将女孩子抱起来,闻靖宇亲吻女儿的脸颊,“你怎么跑来了?”

    “先生,那孩子醒了。”

    护士前来报告。

    闻隽诗疑惑眨巴着眼睛,“爸爸,什么孩子?”

    “爸爸带回来一个男孩子,受了伤。”

    “受伤?爸爸,我想去看看。”

    “好。”

    萌包子头上缠着白色绷带,乖巧的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闻靖宇和闻隽诗推门进来,他也同时看过来。

    走到床前,闻靖宇温声问道:“孩子,你好点了吗?”

    萌包子看着他,小凤眸冷淡,“你是谁?这是哪儿?”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