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又遭天谴啦- 第698章 我会听话的,垂丝柳在线言情
锦欢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98章 我会听话的

    院内死寂,气氛沉静。

    慕昊卿将剩余的三颗药给宁若颜。

    “看看这个是否有救。”

    宁若颜拿着药进药房研究去了。

    秦子晋此刻不在京城,何笙暖驻守,因着他时常有伤,便在府内设了药房,如今倒也算方便。

    慕昊卿与顾安白移步到客房,苏染染怀有身孕,这会儿情绪不稳,却执意待在富锦心身旁伺候,夏凝在一旁小心伺候。

    富锦心这会儿醒着,见她眼眶红红的,心下叹息。

    “那些老臣可还为难你?”

    苏染染摇了摇头,不愿她多说话,浪费力气,便说个不停,说些富锦心想听的话。

    “头三月没宣扬出去,他们便急着给他纳妃,人都明晃晃的送进宫内了,他一生气,便杀鸡儆猴,斩了那人,后来他们便不敢多言了,只不过偶尔也提及,倒是催的不难紧了。待有孕的消息传了出去,便都消停了。只不过都盯着呢,我按照你说的,特地让人知晓怀的是女胎,各自便又坐不住了,不过到底不敢做的太过明显,安分着呢。”

    事情再闹,也闹不到苏染染面前,顾安白都不让她知晓便都处理掉了,至今宫内也只有她一人,就连宫女都缩减了不少,这是顾安白给苏染染的独宠,旁人即便是有意见,也不敢多言。

    “虽说有皇帝护着,你也不许委屈了自己,该发火发火,该动怒动怒,就是皇帝有意见,姐姐也给你撑腰,怕不得他。”

    苏染染说的安好,可富锦心还是听出来了。

    顾安白对她好不错,可到底还是君主,既是顾及天下,也要顾及她,总有两者不能平衡的情况,她怕就怕,苏染染为了顾安白,而委屈了自己。

    一旦有了苗头,后面势必就会越来越多,最后的结局见不得好。!%^*

    “那是,我有姐姐还有舅舅,断然不会让他欺负去了,所以,姐姐,要好好的才是,我可还等着你撑腰呢。”

    苏染染笑着说话,可说着说着便忍不住的红了眼眶。

    小时候她多是护着姐姐,大了,却是姐姐护着她了,这么多年都走过来了,却不想眼看着各自幸福美满,却又面临这样的事情。

    上天如何能这般薄待姐姐,让她遭受此番劫难。

    富锦心嘴角咧开笑了笑,眼前却是一片模糊,她小声的轻语。(!&^

    “别怕,姐姐在呢……我累了,歇息一阵。”

    苏染染见她连话都说不全,便累的闭上了眼睛,到底是没能忍住,咬着唇的无声哭泣,泪珠一颗又一颗,眼眶红如血。

    另一边,慕昊卿将事情交给顾安白,借了一队人马,便蓄势待发准备出发北海之境。

    顾安白深知此行危险,却拦不住他,只能尽力安排最好的人,让他得以后顾无忧。

    “西楚便多劳你照看一些了。”

    “兄长客气了,愿兄长此行如愿归来。”

    兄弟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中。

    西楚有慕言和顾安白的照看,慕昊卿放心,燕七此行与他同去。

    宁若颜那边也有了消息。

    “这药都是用三十八种名贵之药制成的,只是时间已久,药效大打折扣,仅有一半,可隔段时间喂她服下,但即便如此,也只能撑三个月,越到后面,药效越低,几乎没什么用。若找不到解药,便只有……”

    宁若颜也费尽心力要寻解药,可对毒十分了解的富锦心,也还差了药,更遑论她。

    “三个月……够了。”

    哪怕拿不到想要的,他也回来,陪着她一起。

    富锦心刚刚陷入昏睡,慕昊卿陪着她,直至翌日下午,富锦心才悠悠转醒,他喂了些清粥,这才将人搂进怀里,轻轻的吻上她的红唇,眷恋不舍,缠绵缱绻。

    “瘦了,多吃些长肉,抱着舒服。天气好的时候,让人推着你出去晒晒太阳,阴冷天别贪玩出去,若着凉了,我饶不得你。”

    平日里话不多的人像是个唠叨的小老头子,在她耳边断断续续的说着话,叮嘱时还夹杂着恶狠狠的威胁。

    富锦心何曾见过他这般可爱的模样,心里欢喜的紧,忍不住的搂进些,扬首欲亲吻他的薄唇,却意外的吻上了他脖颈处的喉结。

    喉结轻滑一下,她像是被烫着一般缩了回去,脸上有些红,连带着近日苍白的脸色都好看了许多。

    慕昊卿垂下眼帘,手指念念不舍的抚过她的红唇。

    “溪溪,别在这个时候勾我。”

    富锦心靠着他,小声嘟囔。

    “还不是你太勾人了。”

    听个分明的慕昊卿:……

    两人腻歪的待了一阵,富锦心便昏昏欲睡,眼神不甚清醒,直至躺下,她才睁开了一条缝,手紧紧的抓着他的手掌,念念不舍。

    嘴角的笑意垂了下去,她勉强的扬起笑容。

    “我会听话的。”

    所以你要安全回来。

    明明谁都没提起离开的话题,但他们都知道,分别就在眼前。

    慕昊卿声音暗哑的应了一声,轻拍着她,哄她入睡。

    直至眼前的人呼吸平缓,他才念念不舍的将手收回,俯身在她额头落下一吻,转身离去。

    燕七带着人已是整装待发。

    富思晏一群人在等着,富思晏要跟着去,被慕昊卿拦下。

    “她的侄儿若是没了父亲,她愧疚难安。”哪怕是死了,也不会平缓。

    富思晏沉默,想骂他一句,咒他早死,都说不出来。

    宁若颜安抚的拍了拍富思晏的手,继而将手中一块小巧的牌子递给了慕昊卿。

    “这是我早年间偶遇一名医者他所赠的,他说来自云山谷,我本疑惑世间哪有此地方只当他胡说,便没放在心上,但这牌子精巧,便留了下来,对你或许有帮助。”

    那牌子似玉非玉,只单独一个云字。

    当年她收下后便放于闺阁之中,好在宁国公府还算人性,没把她的东西丢掉,她翻找一阵才找了出来。

    慕昊卿接过。

    “多谢。”

    时日不早,众人便不多留,望着他翻身上马离去,愿他能安然回来,亦能如愿归来。

    天色渐沉,慕昊卿的身影隐没于黑暗之中。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