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先生,宠妻上瘾- 第473章重新上路,垂丝柳在线言情
非晚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73章重新上路

    可谁知道澜溪的手刚松开,就感觉腰上一股大力将自己猛然虏获了过去,她靠在了舒服的靠枕上,慕晏辰一张魅惑四溢的俊脸伴随着强势的气压沉沉压下来,接着唇就被重重封住。

    澜溪“唔”了一声就陷入吻中,。

    前面的车传来启动声,在逐渐昏暗下来的天色里重新上路了。

    澜溪推他,示意他赶快跟上可是他纹丝不动,她委屈地蹙起纤眉,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迎合他,用温柔的回吻来抚慰他不发一言的冷怒,果然片刻后慕晏辰的动作便不再那么重,力道轻柔了很多,微微沉沦在她的主动中。

    前面慕铭升的车已经开出去很远。

    “爸是打算还在祖宅中留宿?”松开她的唇,慕晏辰清亮的眸色像是被水洗过,璀璨闪耀,嗓音也带着一丝沙哑,“几天?”

    “大概三四天,初五的时候我要去看看我外公外婆他们,你应该也会跟着莫姨去她娘家走走……”澜溪目光里当着乞求,握住他一只掌轻轻晃着,“你就忍一下,就三四天,三四天就好了。”

    慕晏辰冷眸眯起,薄唇抿成一条危险的弧线,凝视着她。

    澜溪这才发现刚刚那一系列动作中他竟都一直单手扶着方向盘,哪怕情沦陷,哪怕微微失控都不忘记是在长途公路上保持着一丝清醒,一丝运筹帷幄的气场逐渐散开。慕晏辰仔细想了想便决定忍下这几天,毕竟是老人家,有些事被瞒着,好过挑出来让他不得不接受。

    见他眸子里冷冽散去,澜溪这才松一口气,知道他是答应了。

    “住厢房的时候睡我隔壁,爷爷晚上休息得早,我能陪你。”他淡淡嘱咐。

    澜溪眉心一跳:“孙姨说怕我晚上会出点什么事照顾不好自己,想陪我一起……”

    “你敢答应就试试。”

    澜溪的话被截在半空,的唇半张着说不出口了。

    嘴角却抿出一丝甜蜜的笑来,她捂住嘴不发出声,只觉得这颠簸的天寒地冻的一路都变得温暖起来。!%^*

    车开到祖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天色全黑了。

    祖宅里内外灯光大亮,澜溪刚要解开安全带下车就被一个坚实的怀抱困在副驾驶座上。

    慕晏辰深深蹙眉,知道下了车之后三四天都不能跟她亲密相对。

    他舍得才怪。

    这样短暂的几分钟甚至是几十秒,虽然弥补不了但是至少能解解心里灼灼烧着的爱火,他闷哼着吻她,重重留下吻来宣告他的占有权,强迫她小手五指分开与他交扣着,不顾外面任何的声响与他温存完。(!&^

    几分钟后爷爷被轮椅推出外面,澜溪才心里一紧,含着他的唇“呜呜”地抵抗,示意他别再任性胡闹。

    慕晏辰从她唇上移开,扒开围巾将收尾的吻落在她的锁骨上,这才将外套的扣子替她系上,目光灼灼地看她一眼,伸手打开了车门。

    热闹非凡的鞭炮烟花声,独属于乡下的浓郁年味儿,从车门里蔓延了进来。

    莫如卿站在祖宅的门口朝外眺望,眼里满是可怜的祈盼。

    在看到慕晏辰牵着澜溪从另一辆车门出来时,她才松一口气,明显听到心里扑通一声巨石落地的声音,感慨之间,感动的泪水已经蓄了满目。

    夜里的时候澜溪陪了爷爷许久,那早就年过八十的老人牙都快掉没了,咧嘴笑着一直乐呵呵看着自己还在肚子里的曾外孙,口齿不清地跟澜溪说了好久的话。

    慕晏辰跟慕梓明正商量着慕氏公司的事,二婶三婶在准备饭后的瓜盘果盘,二婶也劝着三婶时候领养个孩子了。

    时不时地,慕晏辰的目光朝这里淡淡扫来,正好撞上澜溪痴痴的目光。

    不知道爷爷又讲了个什么笑话,她又忍不住移回目光笑起来,笑容甜美璀璨。

    慕晏辰禁不住眯了眯眼睛。

    孙姨端了碗汤过来,远远的就能闻到什么味道,还没走到澜溪面前的时候他便蹙眉,冷淡地打断了慕梓明的话朝着这边走来

    “小姐啊,你看看这红枣粥,是那片小院子的枣树结的,今年的新枣,晒干了等冬天我给老爷子泡茶喝的,既然你来了就尝尝……”

    “等等。”一个嗓音远远传来。

    孙姨一阵错愕。

    慕晏辰双臂撑开在榻上的矮桌旁,看了看那粥里面的材质这才淡淡道:“新枣很补只是枣皮不消化,容易伤胃,吃的时候注意点。”

    孙姨顿时尴尬起来,这道理她也是知道的但是……

    “那……这做的时候不太好做,总不能……”

    “我知道手工不大方便,有时间可以去皮去核,没时间就算了。”慕晏辰也骤然反应过来,这不是在自己家里不能亲自照顾她,只能淡淡一句当做收尾算了。

    澜溪扑哧笑出声,端过碗来道:“谢谢孙姨,你觉不觉得我很笨,为什么偏要提前弄,吃的时候把皮和核吐出来不就好了?是吧?”

    孙姨笑起来:“那可不一样,少爷这是细心,以后咱们家少奶奶肯定特别幸福,老爷子您说是吧?”

    慕老爷子颤颤巍巍的,干枯的手抬起来碰碰慕晏辰的手臂,用漏风的牙满脸笑地哑声问他:“……你也快有老婆了?”

    慕晏辰的脸顿时黑了下来。

    澜溪捧着碗喝粥,却隐约可见肩膀因为忍着笑而不住耸动。

    冷然而尴尬地别开脸,他出于礼貌回了一句:“嗯。”

    好。

    很好。

    这丫头,晚上不要被他逮到,否则有她好看。

    煤炭将暖气烧得烫手,澜溪帮着孙姨把床铺好之后又说了好一会话才分开。

    大客厅里,慕老爷子还在指挥着慕铭升做这做那,父子俩时不时急眼,慕晏辰已经从客厅里退出来,一路缓步踱着朝澜溪的房间走去。

    却没想到大院中央站着一个身影,天寒地冻的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莫如卿呆呆地站着,像是没回过神来。

    “怎么了?”他淡淡问道,四下没有人在,他的口吻礼貌而疏离。

    莫如卿吓了一跳。

    她回头终于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心头一下子酸涩起来难以形容,噎了半晌才将那股心酸压住,忍着泪笑起来,有些无措地说到:“刚刚……澜溪进屋的时候碰见我了,我们打了个招呼她……”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