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哑妻宠上瘾- 第447章 何以解忧,垂丝柳在线言情
沐七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47章 何以解忧

    “沈小姐醒了?”

    这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中年女人,穿着很朴素,但是看到沈默思的时候面带微笑,显得挺和善的。

    可是沈默思现在压根就没有心情探讨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她只是想从这里逃出去。

    “你是不是窦泽阳的人?我劝你赶紧把我给放了!”

    “沈小姐不要让我为难,窦先生来的时候交代过,要把您给照顾好的。只是这里你肯定出不去,如果我四指把你给放出去了,那就是跟窦先生对着来。”

    “你最好是听我的话,因为我也不是好惹的!”

    可是这个女人显得真的很为难:“你好不好对付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想这么快死在窦先生手里。你要怎么办都好,别把我牵扯进去就行。”

    这女人说着,就打算关上门。

    沈默思知道硬的不能来了,干脆就来软的,她赶紧放轻了语调:“我不是那意思,我只是想要跟窦泽阳商量一点事情而已,他要是不在的话也没事。”

    这女人显然是不相信,尴尬的笑了笑:“如果是那样的话最好,窦先生脾气很暴躁的,咱们这里的人都很清楚。您最好是不要惹他生气,不然我们也没办法帮你。”

    说完之后这人就直接关上了门,也不管沈默思在后面说了些什么。

    估计窦泽阳走的时候又特地吩咐过,千万不要跟他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说话吧?

    沈默思现在很后悔,早知道是这样,这应该警惕点儿的。

    最近她因为出门的自由得到了放大,她就开始以为身边已经不存在什么威胁,出门的时候警惕心也少了很多。

    可是现在看来,出门在外必须有警觉。!%^*

    她明明知道霍骞北派来的人会一直跟着自己,不论是怎么赶都赶不走了。

    可是她还是以为司机有事儿走了,没有去做过多的猜想。

    沈默思也暂时让自己平静下来,逃出去当然是要想办法,但是一定不能急于求成。

    特别是窦泽阳这里的人还都不傻,看着这个保姆也挺聪明的,估计也不好利用。

    既然不好入侵,沈默思就只能看看有什么漏洞,寻思着钻钻空子也好。(!&^

    也就是在此时,脚步声响了起来,踩在地板上咯噔咯噔的响。

    这应该不是保姆,因为这声音如果不是女人的单鞋发出来的,那就应该是男人的皮鞋。

    然后那个脚步声就在门口停下来,沈默思听得清清楚楚。

    难道是窦泽阳来了?

    沈默思安静了下来,果真下一刻门就开了。

    窦泽阳当真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过来:“沈小姐,好久不见。”

    沈默思眉头皱了起来:“你不用在这儿跟我套近乎,我跟你从来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什么好久不见?这种问候语用在我们之间好像不太好吧?”

    窦泽阳只是笑了笑:“你看看你这个人,名字倒是挺好听的,还带了一个沉默的默字。可是你这个人却完全跟你的名字不一样,明显就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这就让我很为难了。”

    “我让你为难在哪里了?麻烦你想清楚,现在是你私自把我给关押起来,你这是在违法犯罪。”

    “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吧?怎么能说是违法犯罪呢?我这是正大光明的把你请过来的。”

    这天底下居然有窦泽阳这么厚颜无耻的人,沈默思也算是见识到了:“你少在这信口雌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比谁都清楚!”

    窦泽阳不慌不忙继续道:“何必那么气急败坏?本来从一开始我也没打算招惹你们,但问题是你们先来招惹我。费晓晓肚子里面怀着的可是我的种,你们有什么资格把人给带走?也就是你仗着霍骞北的势。如果没有他,你又算哪根葱?”

    这倒是话糙理不糙,沈默思知道自己没什么本事,也完全能够明白窦泽阳为何会这么想。

    毕竟跟霍骞北比起来,沈默思确实显得弱小了很多。

    但是沈默思也没打算认输,本来也想着低头认错,先把自己的命给保住才行。

    但是现在,沈默思还真不打算给窦泽阳这个脸:“人也不是我主动要带走的,而是人家找到我,求着我帮她的忙。如果说你坐好了一个快要当父亲的男人,费晓晓应该也不会来找我。而且你还说会要了费晓晓的命,她是我的妹妹,我肯定要保护的。”

    窦泽阳听了之后眉毛一挑:“我就说你怎么拼死拼活的要把这个人给护着,原来是因为这个呀?”

    “什么叫做原来是因为这个?难道别人的命就不珍贵了吗?怎么从你嘴里面听起来,人命就这么廉价呢?”

    窦泽阳微微一笑,始终是面不改色:“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可从来没有觉得人命廉价,这是你自己想太多了而已。”

    “那你现在把我给抓过来又算什么?而且把我关在那个地方那么久,连一口饭都没有给我吃,难道是想把我给饿死?”

    窦泽阳听到这里之后一愣,在之后笑了起来,前赴后仰的,格外开心:“你可真是太优秀了,我都没想过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其实把你关的那个地方只是想让你平静下来而已,如果当时那个时间我想见你,你肯定骂骂咧咧的,我这个别墅估计都会被你给吵的不得安宁。但是现在就挺好,至少你还能在这种情况之下心平气和的跟我说话。”

    沈默思实在不明白,这个家伙到底去哪里整那么多歪理?这也能叫做让她心平气和?

    还好沈默思还算是胆子大的女人,这要是换做了其他的人,估计早都吓得屁滚尿流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谁不会多想?

    人本来就对黑暗恐惧,这都是人之常情。

    沈默思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丢人,反倒是觉得对方这么冷静,还挺可怕。

    “你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轻车熟路的,难道说以前也没少干这种事?”

    “那要不然呢?”

    窦泽阳大大方方的承认,反倒是让沈默思觉得惊讶:“你倒是一点都不知道避讳,难道真的不怕死?”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