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妃:皇叔很撩人- 第六百七十四章 行凶,垂丝柳在线言情
桑小小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百七十四章 行凶

    当然,那些痛现在都还没有消失!

    他忍不住的浑身开始发抖,“你,你不要过来……你想要干什么……我,我是,瞿家……大少爷,你,你不要过来……”

    小厮也硬着头皮上前,“瞿家,我们可是淮北城的瞿家,你不要胡来!”

    “瞿大少啊,我就是……看你不顺眼罢了。”

    “杨娇娇父女,是你害死的吗?”叶挽歌眯着眼问道,眼底已经布满了杀意。

    但,在死之前,还是要问个明白。

    “杨……娇娇,那个,那个贱人不知好歹……死……他们又与你何干!?”瞿大少说道一半,才意识到自己为何要回答叶挽歌的问题,他吞了吞口水,在顶撞叶挽歌之后又有些后怕。

    “看来,死在你手上的人,不少啊。”叶挽歌冷哼一声。

    这瞿大少,想必在淮北城这般行事许久了,才会如此嚣张无度。

    实在是,没有必要跟他废话了。

    叶挽歌又是一拳下去,直接轰在瞿大少的脸颊之上,他的脸颊瞬间凹了下去,牙齿带着血水从口中飞溅而去,整个人在瞬间就晕死过去了,从软塌翻到在地,

    “我生平,最是讨厌你这种人。”叶挽歌冷冷的看着已经意识昏迷的瞿大少,眼眸眯了眯。

    这人祸害过的女子无数,这命,实在也没必要留了。

    叶挽歌一脚踩在了瞿大少的胸膛之上,脚下一个用力,直接踩断他的胸骨。

    胸骨刺入心肺,当场死亡。!%^*

    十分明显的能看到瞿大少在那瞬间睁大了眼睛,而后就这么死不瞑目,生生的咽了气。

    瞿大少就这么,瞬间之下,断了呼吸。

    小厮吓得尖叫了一声,他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少爷在自己面前被杀,这,这等刺激,让他头脑一热,竟然下意识的就挥着拳头冲向叶挽歌。

    叶挽歌单手背在身后,一脚踹出,直接把小厮踹得飞远,他砸在柜子上,双眼一番,口吐鲜血,晕了过去。

    在场众人能看到叶挽歌行为的,几乎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人,竟然在知道瞿大少的身份之后,还敢当众行凶!

    简直狂妄至极!

    那几个原本等着看好戏的瞿大少的陪伴,在看到叶挽歌竟然敢杀人的时候,一个个吓得双腿发软,大喊一声便朝门外跑去。

    仿佛,下一刻就会轮到他们一样。

    方才看到叶挽歌出手打人时虽然心里也有震撼,但远不及亲眼看着瞿大少被杀震撼。

    这是一条人命啊!

    这人竟然就这么在光天化日之下,当众杀人!

    白耀怒目圆睁,没想到竟然叶挽歌竟然敢在天香楼里杀人,方才是动手,现在是杀人,简直是变本加厉,完全不把天香楼放在眼里!

    她杀的,还不是无关紧要之人,是瞿家旁支的大少啊!

    “你,太不专心了。”秦非夜一掌击出,打在了白耀的胸膛之上,掌心里蕴含着的磅礴内力,瞬间就摧毁了白耀的五脏六腑。

    白耀口吐鲜血,倒在地上,他捂着胸口,不可置信的看着秦非夜,“你们……你们竟敢……”

    叶挽歌双手环胸,一脸嚣张的站在了秦非夜的身边,“我们怎么了?这瞿大少害死我妹妹,我们不过血债血偿,有什么问题?难道你天香楼就可以包庇罪犯!?还有没有王法了?”

    “天香楼……不会放过你们……的!”白耀因为五脏六腑皆受损,此时说话实在也费劲得很,话说到一半便又吐出一口鲜血来。

    叶挽歌冷哼一声,“你们天香楼包庇此等败类,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此时,在门外围观的纵容已经是惊呆了。

    在一波又一波的,实在是太吓人了,太令人震惊了。

    这两人的口音听着便不似淮北的,看样子是个外来人。

    两个外来人竟然敢当众杀死瞿家大少,又重伤天香楼掌事白耀,他们知不知道,他们得罪的是什么人啊!

    瞿家!

    天香楼!

    这两个存在,在淮北,那都是不能惹的存在。

    这两个倒好,一下子得罪了俩。

    人群之中,早就有人去通报了,相信,瞿家和天香楼之人,很快就会出来制裁这两人。

    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人,今日的下场,一定是及其凄惨。

    “兄长,既然已经替妹妹报了仇,那我们走吧。”叶挽歌转头看向秦非夜说道。

    “好。”秦非夜点了点头,就这么转身和叶挽歌要离开天香楼。

    “不……准走!”白耀试图挣扎着起身阻止两人的离开。

    他们是外来之人,若是任由他们离开天香楼,离开淮北,岂不是找不到人了?

    若是他们走了,今日之罪,便全是他来背!

    瞿家的滔天怒火,也会由他承受!

    白耀不能让秦非夜和叶挽歌两人离开!

    但是此时,他和八名打手都被打得爬都爬不起来,谈何阻拦他们!

    不行……

    白耀眼神一暗,从怀中摸出几枚暗器来,那是梅花形状的利器!

    暗器从他指间射出,直直的射向叶挽歌和秦非夜!

    只要这暗器射中这两个狂妄的行凶之人,暗器之上的毒就能将人放倒,到时候,他们就无法离开了。

    白耀正眯着眼等着看两人被暗器射中,但……下一瞬,他却睁大了眼睛。

    秦非夜甚至没有回头,伸出头便将几枚身后的暗器夹在了指间,接着,他回过眸,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白耀,眼底泛着森森的冷意。

    “诶嘿?还背后暗箭伤人呢?”叶挽歌也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一脸有趣的看着秦非夜手中的几枚暗器。

    叶挽歌眯着眼睛观察了一会,“这暗器之上竟然还涂了剧毒啊?不过……你这毒,好像不怎么样啊,不是怎么能立刻置人于死地的毒。”

    “本想念在你不过是天香楼的一个打工仔的份上饶你一命,看来,你却不珍惜啊,既然如此……”叶挽歌勾唇一笑,那原本黯淡平凡的脸上竟然迸发出一抹动人的魅惑来,她说罢,取过秦非夜手中的暗器,手抬起,“那就,还给你好了。”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