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归来:我的爹地是大佬- 第七百二十七章 霍云深生病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小甜心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百二十七章 霍云深生病了

    翌日。

    一大早,宋妍便被宋妍堵在了去上班的路途中。

    宋妍见到她还有点惊讶,一般宋妍如果喝了酒,第二天是会睡到日上三更的,像如今这种这么早就能见到她的情况,着实稀罕。

    看她又摆着那张臭脸,宋妍直接就能猜测到她心里的想法,“昨晚霍云深追你去了?”

    听到霍云深的名字,宋妍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她先是摇了摇头,再是点了点头,前后不到两秒,愣是把宋妍搞迷糊了。

    “什么意思?”

    “他没追上来。”鸭舌帽盖过了宋妍的表情,宋妍捕捉不到,她有些疑惑:“那你点头?”

    宋妍蓦地用手拉住帽檐,这是她纠结在思考的时候的习惯性动作。

    “应该说他追上来了,但是没追上来。”

    宋妍:“……”

    她是彻底懵了。

    若不是足够了解宋妍,她都要以为对方是在耍弄她或是在跟她玩绕口令了。

    宋妍见她支支吾吾的,没再追问了,只是挽着她的手臂带着她往前走,“不想说就别说了,走,跟我去公司,中午的时候没什么事应该可以陪你出去逛逛,昨晚被那两个程咬金打扰得都没法好好聊天。”

    宋妍回国仓促,这几日又因为霍云深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的,所以工作什么的都没安排好,她下午本就无事,也就同意了宋妍的提议。

    走到停车的位置,拉开车门之际,宋妍包里的手机跟疯了似的震动,这是她的工作号码,能打来的半数是些记者或者是业内的不熟的人,想找她攀上合作关系的,这大清早的,她心情也不怎么样,于是就不想管。!%^*

    可越不管,对方就越猖狂,手机震动个不停,惹得她烦躁不堪,只能掏出手机,看看是哪个不识好歹的家伙打扰了她。

    她连拒绝合作的理由都想好了,可打开一看却是一串没有备注的号码。

    而这一串没有备注的号码曾经在她的脑海里形成过难以忘怀的记忆,这么多年了,她以为自己早都忘了……

    默默地摁掉了电话。

    宋妍往她那瞥了一眼,问道:“不接电话?”(!&^

    “工作上的事,没什么。”

    宋妍没意识到自己的表情有点儿不自然,她不想多说,宋妍自然不会追问,只是开着车,问她想去吃些什么早餐。

    她没回话。

    宋妍又问了一遍。

    她还是没应声。

    宋妍侧头看去,发现她正出神地盯着手机。

    这就有些奇怪了。

    宋妍趁着红灯的空档,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宋妍?”

    宋妍这才回过神来,“怎么了?”

    “你是不是不舒服?”宋妍有些担心了。

    “没有啊。”

    “我刚刚叫了你两次,你都没反应,而且你从刚刚那电话开始响之后的表现就怪怪的。”

    宋妍垂着头,拉住了帽檐,“没什么事,就工作上的。”

    宋妍不太相信,尝试地问出了自己的想法:“霍云深打给你的?”

    对方没否认。

    所以就是了。

    宋妍不想过多干涉宋妍的想法,但见她一直郁结烦躁的模样,她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建议:“我先前只听到了你们一部分的故事,或许故事里也掺杂着亦真亦假的事情,所以没法给出什么很好的建议,但是宋妍,你这样逃避也不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我都明白……可是……”宋妍的声音仍然很犹豫。

    宋妍不再多说了。

    前方的红灯转成了绿灯,她启动了车辆。

    车里响起了手机震动与布料摩擦的闷沉声。

    几秒后,声音停止了,宋妍接听了电话。

    她一直紧紧地抿着嘴,没张口说什么,只能瞅见她攥着手机的手背的关节都在泛着白,这是她隐忍的证明。

    片刻后,她挂了电话,然后突然说:“停车。”

    宋妍愕然,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什么?”

    “停车!”这回宋妍说得更加大声,宋妍被吓了一跳,找了个可以暂停的位置停下了车后,她还没反应过来,人就一溜烟打开车门跑了,只留下了一个仓促的背影和不知怎么回事的宋妍。

    宋妍下车之后径直拦了一台计程车,上车之后,司机问她要去哪儿的时候,她没有多加思考地报出了刚刚电话里对方给的地址。

    等到车子开始往那方向行驶,她怔怔地看向车窗外流转飞速的风景,突然开始犹豫了。

    刚刚她接的电话是霍云深打来的。

    话筒里传来的是他虚弱的声音。

    他说他很难受。

    他说他想见她。

    在宋妍的记忆里,霍云深鲜少会露出脆弱的一面,他总是理性的,总是漠然的,总是永远都事不关己的。

    所以在那一刻,宋妍喉咙像是被梗住似的,什么都说不出口。

    然后他说,他生病了,现在很难过。

    她怔住,以前两人刚认识的时候,他曾说过自己绝对不会示弱,可如今,他不仅示弱了,而且是将最软弱的一面暴露出来。

    只是简短的几句话语,轻松地就将宋妍扯进了记忆的漩涡里,那些故意掩埋的一点一滴涌现了出来,将她的理智一点一点地磨灭。

    连她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她喊出停车的时候,身体就像不是她的一样,她下车拦住计程车的时候,大脑尚且还没有运转起来,等坐上车之后,她才恍然发觉自己又被牵着鼻子走了。

    僵硬地坐在后座,攥紧了手掌心,她莫名想起了宋妍刚巧说的一句话,“不能逃避了”,她本就清楚,自己跑回国说得好听是散心,说得不好听那便是逃兵。

    她以前从不知道自己会如此懦弱。

    可既然选择懦弱,却又在霍云深展示出柔软肚皮的时候,又擅自回味起了从前的幸福。

    她明白的。

    明白自己一直以来叫喊着要放下霍云深,一直以来都把霍云深在媒体前光明正大的示爱云淡风气地略过,一直以来都用任性嚣张的外表掩饰自己,但一直以来,她都没有放下霍云深。

    他就像是一块顽石就这么压在她的心里,任凭做什么,任凭是谁都无法撼动。

    她曾在暗地里唾弃自己的无用,当时阴差阳错在宋妍面前说起了自己的故事也是因为那种自卑在酒后渗透了她的筋骨,以至于她无法承受,迫切想要有人与她一切分担。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