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在上,战王在下- 第466章 绿光救楚王,垂丝柳在线言情
贫嘴小丫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66章 绿光救楚王

    从前楚王房间里有药味儿,却不难闻,因为那药主要是醉梦草。

    醉梦草的香气类似于薄荷,隐隐有股清香,所以陆云瑶很喜欢闻楚王身上的药味,但此时这个院子里却完全没了清香,有的只是草药苦涩难闻的味道。

    陆云瑶讨厌这味道,连带着心情也很糟糕。

    仇公公声音急切道,“陆姑娘您快进去吧,王爷看见您,肯定会很高兴。”

    陆云瑶却摇头,“不急,我来的消息先别传进去,我先见见曲公子。”

    仇公公怔了下,随后失笑道,“奴才知晓陆姑娘在担忧什么,但……陆姑娘可以不用再担忧了。”

    “怎么?”陆云瑶一愣。

    仇公公再次红了眼圈,“因为……没必要了。”

    距离得近,陆云瑶却发现仇公公眼角的皱纹多得可怕。

    太监们都很注重保养,每日早晚都要用面油在脸上仔细涂抹,所以仇公公老虽老,却没这种老态,如今确实是老态横生了。

    见陆云瑶吃惊地盯着自己的脸,仇公公很容易就猜到其心中所想,笑道,“奴才是不是也老了?老得好,这样去阴间,可以继续伺候王爷。”

    陆云瑶咬了咬牙,“我要见曲舟意!”声音坚定。

    仇公公见陆云瑶坚持,也只能将陆云瑶引到一旁的房间,再把曲舟意找来。

    一盏茶的时间后,曲舟意来。

    曲舟意的情况也不好,甚至比仇公公的情况更糟糕。

    虽然没有老态、没有病态,但平日里风流倜傥、风趣幽默的美男子,此时眼圈乌黑,血红的眼中满是戾气。

    “你来了?”曲舟意冷冷道。

    陆云瑶起身,“是,好久不见,麻烦和我说说王爷的病情。”

    曲舟意也没客套,“我用了输血。”

    “输血?”陆云瑶吓了一跳,之前在王府,陆云瑶为曲舟意说过对于这种贫血症最快的方法就是输血,但输血前必须查看血型,否则会有排斥反应,“这么说,曲公子已经找到分辨血型的办法了?”

    “没找到。”

    “既然没找到,怎么输血?”

    曲舟意冷笑一声,“不输血,难道眼看着王爷西去?当时我顾不了那么多,直接将我的血用软管和银管针输给了王爷。”

    “可有排斥反应?”陆云瑶心跳加速。

    “除了为王爷吊了一口气外,无明显改善症状,”曲舟意也许是发现自己不应对女子发脾气,口吻温和了一些,“如果不出意外,今天晚上还要进行一次输血。”

    “现在王爷是否清醒?”陆云瑶问。

    “昏迷。”曲舟意答。

    “正好,我去见他。”

    “?”

    曲舟意不懂为什么陆云瑶要用“正好”一词,但想着两人见一面少一面,还是让其去了,或者说,王爷能在陆云瑶身旁离开,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

    楚王的房间。

    陆云瑶进入后,便对身后的曲舟意和仇公公道,“如果没其他事,你们先退下,我想单独和王爷相处一会。”

    众人不解。

    仇公公道,“陆姑娘思念王爷的心情,奴才了解,但如今情况危急,还是让曲公子在旁吧。”

    “醉梦草有了抗药性,千针法已经失效,曲公子用的输血还是我教给他的,他不用在。”陆云瑶声音越来越急,“出去吧,让我试试。”

    “试试?”仇公公一头雾水,这个时候,试什么?试着将王爷唤醒?

    曲舟意惊愕地盯着双眼咄咄的陆云瑶,思量再三,道,“听她的,都退下。”

    “……”

    曲舟意抬眼,对房内伺候的大夫,“退下。”

    “是,曲大人。”众人听命,一一退下,最后仇公公也被曲舟意强硬拽走,房内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陆云瑶和床上昏迷的楚王。

    陆云瑶心跳得厉害,深吸一口气来到床旁。

    雕花大床上,柔软锦被之间,楚王瘦弱得如同一片叶子,盖在其身上的被子好似无起伏,其鼻翼也一动不动,面色苍白如纸,静静躺在床上不像是个病人,却好像是一具死尸。

    陆云瑶将脑海中不断走马灯似的画面赶忙驱散开——这个时候走马灯,不等着晦气呢吗?她的楚王不会死,以后也永远不能死。

    陆云瑶扯了扯嘴角,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没想到吧,你机关算尽,最后还是被我找来了?我可告诉你,你最好别活过来,你要是活过来,后半生就等着被我折磨吧。”

    一边说着,一边撩起锦被。

    锦被很轻,却很厚。

    但哪怕是这么厚的被子,里面依旧冰凉一片。

    虽然西北气温相对京城要凉爽,但也只是早晚温差稍大,白日里依旧炎热,哪怕是早晚也只穿单衣便可,根本用不着这种厚被。

    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厚被,依旧无法保持楚王的体温。

    陆云瑶低头盯着自己双手掌心,之前白嫩的手心因为长途跋涉已布满了血泡和水泡,有些水泡被磨破,留下了一些死皮,如果不看主人只看手,没人能相信其是一双妙龄少女的手。

    “无论是绿光还是绿线,求求你一定要显灵,哪怕狗血地定什么灵魂契约,我也愿意定,一定要救楚王!”

    说完,陆云瑶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在楚王的手臂上。

    人体处于不同的时期,其造血器官有所不同。

    l一2个月的胎儿,其造血细胞来源于卵黄囊,故卵黄囊为其造血器官。

    2—5个月的胎儿,肝脏、脾脏、淋巴结开始造血,产生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取代了卵黄囊的造血作用。

    胎儿从第5个月开始出现骨髓造血,胎儿后期出现胸腺造血。

    婴儿出生后主要是骨髓造血,它能制造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等各种血细胞;脾脏、淋巴结及淋巴组织也造血,但只产生少量的单核细胞、淋巴细胞。

    成人的造血器官就是骨髓,骨髓是一种海绵样、胶状的脂肪性组织,封闭在坚硬的骨髓腔内。骨髓造血在开始时分布在全身骨路,以后逐渐局限于颅骨、肋骨、胸骨、脊柱、髂骨以及肱骨和股骨的一部分,其他部位逐渐由黄髓所替代。

    陆云瑶不知道怎么使用手上诡异的绿线,也不知道怎么用绿线重新激发楚王的骨髓造血,她现在要做的,便是针对几处有可能造血的地方,剩下的……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