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天下- 第四百五十一章 人家是在憋大招,垂丝柳在线言情
香林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五十一章 人家是在憋大招

    夏染听苏南衣说,要去吴家参加婚宴,他也来了精神。

    “可算是有件喜事儿了,整天忙东忙西都要疯了,好事必须去,得沾沾喜气儿,这么着,我再挑两件东西,把老修和思源的礼也带上。”

    这事儿算是定了,夏染又问道:“等他们大婚结束,浙州城里的事也算是结束了,打算什么时候走?”

    苏南衣其实已经有了计划,“他们大婚之后第二天吧,已经在这里耽误了太久,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找到的东西,还要麻烦你给护送回去。”

    夏染看一眼云景,他抿着嘴唇,什么也没说,但夏染看得出,他挺伤心的。

    大概是怕别离。

    夏染勉强一笑,“行啊,没问题。”

    这个话题一开始就有点气氛压抑。

    苏南衣迅速转移了话题道:“对了,还有件事要跟你说,你那个兄弟夏泰,后来你在京城中又见过他吗?”

    夏染摇头,“没有,我刚开始也以为他会闹出多么大的动静呢,后来无声无息了,也就没有再去管他,怎么了?”

    苏南衣看着他,摇头叹息。

    夏染被她看得直发毛,“不是,究竟怎么了?快说!”

    “人家不是无声无息,而是要憋大招!”苏南衣抿了口茶,故意吊夏染的胃口。

    夏染果然按捺不住,“什么大招?”

    苏南衣放下茶盏,“茶凉了。”!%^*

    “来人,换壶热茶,要好茶,最好的!”

    小伙计很快把热茶端上来,连茶盏都重新换了。

    苏南衣笑得眉眼弯弯,看一眼云景。

    云景把那幅包好的画放桌上,手在上面拍了拍,没说话。

    夏染一咬牙,“行,一会儿把钱还给你们,行了吧?”(!&^

    苏南衣这才算满意,清清嗓子道:“你记得我跟你说过,顾西宸身边新得宠的那个虞美人吧?”

    “记得,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夏染不解。

    “关系大了,”苏南衣冷笑,“之前我就觉得这个虞美人面善得很,但总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直到这次看到老修的师兄,我才猛然记起,当初在夏泰身边跟着的那个女子,就是她。”

    夏染一下子站起来,“你的意思是,夏泰把人送进宫里了?”

    “对,没错,”苏南衣语气坚定,“所以我说,夏泰一定是要做大动作,把人送到皇帝身边,他的野心不小。”

    夏染又缓缓坐下,目光沉凉,“别人送女人都是送给官员,他可倒好,直接送到皇帝那去了,还真是野心大。”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打算干什么,但总归是人送到了,而且还挺成功,所以,你要小心。”

    苏南衣端着茶杯,“本来想等你走的时候再和你说,免得你心里不安坐不住,但今天看在这些东西的份儿上,就告诉你吧,让你也好有个安排。”

    夏染短促笑了一声,翻了个白眼,“我谢谢你们啊,给我这么大的人情。”

    苏南衣和云景相视一笑,低头喝茶。

    两人喝完茶,拿上东西出来,云景问道:“娘子,那个虞美人,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必,”苏南衣摇头,“夏染做事,自有他的一套章法,他也不会轻举妄动,商场其实和战场相差无几,夏染能够走到今天,也不是好惹的,你别插手,以免坏了他的计划,他若是开口需要你帮忙,到那时你再开口不迟。”

    “好,我知道了。”

    云景点点头,“娘子,我会高高兴兴的,陪你再留几天,我离开那天也不会哭的,你放心好了。”

    苏南衣听他这话,鼻子又是一酸,“好,我就知道,景儿最乖了。”

    一晃时间悄然过去,转眼就到了大婚这日。

    大家都起了个早,换了衣服,去参加人家的喜事也得清清爽爽,喜气洋洋的。

    陆思源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他换了套苏南衣给他新买的衣裳。

    湖蓝色的锦袍,隐隐的暗纹,腰系玉带,披着同色的斗篷,玉冠束发。

    他面色很白,嘴唇红润,神情冷淡傲然,像远山上的湖泊,惹眼吸引人,却又让人不敢随意靠近。

    老修穿了件暗红色的员外袍,金线绣了富贵花,扣子都是珍珠的,腰间挂着玉佩,通体的贵气,可把他乐坏了。

    云景的衣裳就是自己带来的,他的衣裳都是内务府做的,低调却奢华,苏南衣今早亲自为他穿上的,目光流转中贵气逼人。

    苏南衣依旧是男装,云景的衣裳是玄色,她穿的月白色,两人走在一起,一个冷睿贵气,一个俊美无又。

    他们四个走出院子,迎面遇见夏染,夏染眼前一亮,“哟,几位,真不错啊,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不愧是我夏染的朋友。”

    他说着做了个请的姿势,“走吧,马车都备好了。”

    苏南衣道:“我得去趟首饰楼,把给裴小姐的首饰拿上。”

    “成,没问题,您说走哪咱们就走哪,不过得快点,一会儿晚了街上满是人,咱们可就走不动了。”

    首饰已经做好,苏南衣看了看十分满意,给了尾款又回到马车。

    今天街上真是热闹,到处都是喜气洋洋。

    吴沉安和裴敏大婚,俨然成了全城的喜事。

    夏染挑帘往外看了看,“这吴沉安在浙州城的声望不错呀。”

    “嗯,的确是,可见吴家父子的确做得挺好,能让百姓真心觉得好,那多半错了,”苏南衣眼中含笑,“经过这次的事,吴家父子应该会更加用心用力。”

    “行了,别这么忧国忧民了,”夏染有些不满,“要我说,多乱他几个地方才好。”

    这个“他”指的是谁,苏南衣很清楚。

    “何若呢,”苏南衣声音轻轻,似说给夏染听,也像说给自己听,“百姓无辜,若是真的乱了,首当其冲受伤的是最无辜的人。”

    夏染微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

    马车在吴府门前停住,早有人等候在这里,只待苏南有和云景等人一到,立即上前迎接。

    “几位贵客,里面请,我们主子特意让小的在这里等,主子本想亲自迎接,只是今天……”

    “无妨,”苏南衣笑了笑,“今天是他的大喜之日,他最大。”

    “诸位贵客这边请。”

    苏南衣等人随着家丁往里走,之前在吴府闲逛的时候,只觉得这里过于冷硬,没有柔和感,今日一看,虽然和以前的景色相差无几,但此时红绸红喜字随处可见,到处一片喜气欢腾之象。

    有了这些,也就不显得生硬了。

    吴泯舟正在里面待客,看到他们到了,立即迎上来。

    “实在抱歉,下官有失远迎,还请……”

    云景扶住他,“吴督统不必多礼,以免被他们看到,我们就是来沾个喜气儿,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们。”

    吴泯舟千恩万谢,苏南衣把大家带来的礼物一一送上,他又是一阵感激,让人仔细收了。

    云景目光四周一掠,问道:“怎么没有看见新郎官?”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