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八十章 你可甘心?

    三个人,六只眼睛都看向老修。

    老修摸着胡子,手捏着那张符纸,“现在我已然把这张符的功效压制住,但没有破解,或是破解,画咒之人定会察觉,反而不利。”

    “化解之法也不难,苏小姐这两天多写写佛经,心静了,自然就好了。”

    听到他说没有什么大概,陆思源心头微松。

    夏染十分自责,“我早该把这玩意儿拿过来,这么邪性的东西,不应该交由你保管的。”

    苏南衣笑了笑,“你也不知道,可恨的是画符的人,现在没事了,不必自责。”

    夏染道:“我已经把大将军府小妾的事儿跟老修说了,我们制定了一个方案,你们听听行不行。”

    四个人正在商议,忽然门有人来报,“公子,北离王爷来了。”

    苏南衣诧异,“云景吗?”

    “正是。”

    夏染点头,“让他进来吧。”

    苏南衣起身迎出去,云景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见到她脸上就露出笑意,“娘子!”

    “景儿,可是出什么事了吗?你怎么来了?”

    云景低头道:“没出什么事,我就是想娘子了,我去家里找你,你没有在,所以我就猜你到这里来了。”

    他说到这儿又抬起头来急忙解释,“不过你放心,我是悄悄来的,没有被人发现。”!%^*

    苏南衣为他理了一下头发,“我知道,景儿那么聪明,是我不好,我应该跟你说一声的。”

    云景摇摇头,打量着她关切的问道:“娘子,你脸色不好,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我没事,一会儿就好了,走吧,我们进屋。”

    苏南衣拉着他进了屋,老修回头一瞧,不由得站了起来,目光中闪过惊讶和探究,一时没有说话。

    苏南衣从他的眼光中察觉到了什么,忽然想起他说的那两道符咒的作用,让人的脑子不清楚,难道……(!&^

    她心里电光火石般的一闪,急声道:“老修,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老修没说话,盯着云景看罢多时,“他是个有福相的人,只是命运波折,不过,如果能渡过眼下一劫,倒是可以平安无忧。”

    苏南衣心头一喜,“那你能看出,他究竟是什么问题吗?”

    她这话一出口,夏染和陆思源的脸色都变了变。

    他们都?知道,苏南衣是最不信鬼神的那一个,以前老修也经常提起这些,她总是一笑而过。

    看来为了云景,她真的是什么都想尝试。

    老修没有回答,招了招手让云景过去,云景看看苏南衣,苏南衣点头,“去吧。”

    云景站到老修面前,他比老修还要高半个头,老修拍拍椅子让他坐下。

    云景十分听话,乖巧的坐下,还坐得很端正。

    老修走到他的身后,手指在他的颈骨上摸了摸,又在发间看了看。

    四周静悄悄的,连窗外的风声都停了停,屋内的几个人谁都没有说话,静静等着老修开口。

    看罢多时,老修叹了口气,“好歹毒的手段。”

    苏南衣听他这话,悬着的心猛然再次提起,几乎要从腔子里跳出来。

    “是……什么?老修,可有治?”

    老修略一迟疑,最终还是缓缓点头。

    苏南衣立即红了眼眶,双手紧握。

    “不过,会很难,首先药材就很难找,再加上,他这个并不是单纯的病,还有一些其它的因素。”老修说得隐讳,并没有直接说明。

    苏南衣猜想他大概是有难处,不能说得太多,不过,只要能让云景好起来,无论什么她都可以去做。

    “没关系,老修,只要能治,无论什么我都会尽力去找去试,多谢你,”苏南衣说着,对老修行了礼。

    老修急忙伸手扶起她,“别,苏小姐,你折煞我了,你对我岂止是一次救命之恩,要没有你和老谷主,我早死过多次了。”

    他顿了下,继续道:“这样吧,我会写个方子,先把药凑齐,再说其它。治疗方法,后续我再和你说,总之,不仅仅是医术,若是只医术就好,我也不会在你面前班门弄斧。”

    “好,”苏南衣一口答应,“有劳。”

    陆思源道:“我这里就有笔墨,随我来吧。”

    老修随他进了屋,外面厨房里的人买回几条活蹦乱跳的鱼,云景被吸引了目光,拉着苏南衣出去看,夏染也跟着去凑热闹。

    老修一边磨墨,一边看了陆思源一眼,“少谷主可甘心?”

    陆思源细白的手指一顿,“什么?”

    “没有想到这次再见,少谷主年少风流,竟然会落得如此地步,”老修叹息一声,“少谷主可想站起来?”

    陆思源睫毛微抖,“当然,南衣已经在为我医治。”

    老修浅笑,“苏小姐的医术自是没得说,不过,你这情况若非一年两载,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我这里有一个快速的法子,只是不知道少谷主敢不敢用?”

    陆思源目光清亮的看着他。

    外面有微微的风吹进来,陆思源听到苏南衣的轻笑声,他定了片刻,轻声道:“好。”

    苏南衣和云景一起把鱼送去了厨房,厨房里还有一些虾蟹,俩人又玩了一会儿,这才回到院子里来。

    苏南衣看了看窗子方向,“怎么老修还没有写完吗?”

    夏染正往井里放水果,招招手让她过去低声道:“你还真信老修说的话啊?”

    苏南衣沉吟道:“总要试一试,云景身体的情况的确很复杂,也许老修说得有他的道理,反正也是先写方子找药,姑且一试。为了云景能好,我不会放弃任何希望。”

    夏染想起云景当年的风采,其它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只能点点头。

    又过了一阵子,老修和陆思源从里面出来,阳光照在陆思源的脸上,白得近乎透明。

    苏南衣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觉得,陆思源似乎更阴郁了一些,好像多了许多心事。

    老修把方子递过来,打断她的思绪,“这是方子,要全部凑齐,一样不能少。”

    苏南衣接过一看,夏染也把脑袋凑过来,看到上面的字,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老修,你是……开玩笑的吧?”

    老修似笑非笑,“这么大的事,我岂会开玩笑,夏公子,所以,我有言在先,这件事不好做。”

    苏南衣盯着药方半晌,轻轻把纸合起,“好,我会想办法。”

    老修眉梢微挑,夏染惊愕道:“南衣!你疯了?”

    陆思源沉声道:“她一定会去的,不会如何甘心?南衣,我会陪你。”

    夏染瞪大眼睛,“疯了,你们都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