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44章 去看雪

    他谁?沈默思一愣。

    他也没解释,松开沈默思的手腕就走了。

    沈默思回到卡座的时候,孙曼霜和张姐还在,只是看起来两个人的表情都不大对劲。

    “怎么了?”沈默思比划。

    孙曼霜摇了摇头,“思思,这里好吵,我们回去吧。”

    沈默思看她神色不对,点头答应了。

    后来沈默思才知道原来孙曼霜遇到了袁以翰的老婆,袁以翰被判刑了,那个女人自然和他离婚了。

    只是以前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突然没了经济来源,她竟然来酒吧陪酒。

    在沈默思离开的那一小会,她把孙曼霜好一通侮辱。

    要不是张姐拦着,她估计还想揍孙曼霜一顿。

    “霜霜,你放心,那些欺负你的人,以后都会后悔。”沈默思发了短信给孙曼霜。

    孙曼霜很久才回,只有一个字:“嗯。”

    放下手机,沈默思看向空荡荡的大床。

    早上她离开时候留下的便签还在,说明霍骞北没回来。

    她拿着手机盯了一会,在犹豫要不要联系霍骞北,后来想想算了。!%^*

    哪个男人没点自己的朋友圈子?总不能因为他和她结婚了,她就要干涉他的私生活了吧?

    隔天一大早,沈默思早早的离开去公司。

    她离开没多久,霍骞北回来了。

    “霍总,夫人这两天晚上都回来了。”保姆说。

    霍骞北微微一愣,眼底浮现出了笑意,“嗯,知道了,乐乐呢?”(!&^

    “乐乐刚刚起床,自己洗漱呢,这孩子,都不要我照顾他了。”

    “他懂事的早。”霍骞北点头。

    霍骞北走进房间,果然看到乐乐笨手笨脚的在刷牙,虽然动作不算熟练,却也有模有样。

    “霍叔叔?”乐乐刷了牙回过头,看到霍骞北靠在门板上面看着他,很惊喜。

    看着他那么高兴,霍骞北有点内疚。

    其实只要他想,拿出时间来陪乐乐也很容易。

    “霍叔叔心情不好?”乐乐偏头问。

    “没有。”霍骞北蹲下身去和乐乐对视,“乐乐快要开学了吧?”

    “对啊,还有五天哦。”乐乐掰着小小肥肥的手指计算。

    “那几天霍叔叔陪你去玩好不好?”

    “好啊!”乐乐用力点头,很快又犹豫的问:“那霍叔叔不去上班吗?”

    “可以不去。”

    “会有影响吗?”乐乐还是担忧。

    “不会。”霍骞北伸手握住乐乐的手,不禁在想,要什么时候才能大大方方的让乐乐叫他爸爸。

    “那……我们可以去看雪吗?”

    看雪?现在天气的确已经开始泛凉了,但是要看雪,晋城也是没有合适的地方的。

    “那就得去别的城市了。”

    “会很麻烦吗?”乐乐又犹豫了。

    这个孩子,从小经历的太多,导致太过早熟。

    虽说小孩子懂事是好事,可一个男孩子总是畏首畏尾的,对他的成长也不好。

    “不会,只要是乐乐想要的,都可以直接告诉霍叔叔,不用担心任何事。”霍骞北把乐乐一把抱起来。

    乐乐搂着霍骞北的脖子,好几次想叫霍骞北爸爸,却又憋了回去。

    他很想叫霍骞北一声爸爸,但是他明白自己不是霍骞北亲生的。

    说走就走,霍骞北当天吃了早餐就带着乐乐出发了。

    坐的飞机,不过五小时以后就落到了北方的城市。

    这边的天气乌沉沉的,一下飞机就很冷,但是乐乐显得很兴奋。

    晋城是典型的南方城市,几年也不会下一次雪,乐乐从小到大就见过一次雪,所以这次他真的很高兴。

    叫了车子,霍骞北直接带着乐乐到了雪山的酒店住下。

    还不到冬天,雪山山顶却已经白雪皑皑,这里很冷,一年到头雪也不会融化。

    吃了羊肉火锅,一大一小两个人才正式往山上出发。

    时近下午,天寒地冻。

    “霍叔叔,乐乐好喜欢这里啊,到处都是一片洁白!”乐乐张开双臂,开心的仰起头让雪花落在脸上。

    霍骞北即使的掏出手机拍下了乐乐的照片,略微犹豫,还是没发给沈默思。

    其实这次沈默思公司出的事故,对于他来说只是小的完全不够看的一小件事,沈默思是可以自己解决的。

    所以他也知道她不找他很正常,但是他心底就是憋着一口气。

    他是个男人,希望自己的女人把他当做避风港,不论遇到任何事都可以找他帮忙。

    可沈默思,似乎是要学着不需要他了。

    这让他有点挫败,又患得患失。

    可他是霍骞北,不该有这种情绪的。

    “啪!”一块雪落到了霍骞北的脸上。

    霍骞北的思绪被拉回来,才发现是乐乐捏了雪球丢到他身上。

    大概没想到直接打了霍骞北的脸,乐乐的表情有点怯怯的。

    眼前这个孩子,是他的儿子,可因为多年的疏忽,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该有的童真和大胆。

    “打雪仗啊,乐乐做好被霍叔叔反击的准备了吗?”霍骞北弯腰去抓雪。

    见他没有生气,乐乐才从新笑了,“做好了!”

    “来了!”霍骞北朝着乐乐丢了雪球过去。

    “哈哈哈!没打中!”乐乐开心的大笑。

    很快,一大一小就玩到了一起。

    玩的开心的他们,并没发现远处有一台望远镜盯着他们。

    “霍总,这可是最好的机会。”有人提醒望远镜的主人。

    那个人把视线移开,五官和霍骞北一样深邃,那双眼却如同鹰,又锋芒又冷。

    “这个时候还有闲情逸致带孩子出来玩,我还真是低估了我这个弟弟。”他在笑,笑意却没有一丝触及眼底。

    “雪崩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是。”那人点头,又犹豫的问:“那……那个孩子?”

    “一起处理了。”他的嘴角,全是嗜血冷厉。

    “是。”

    随着那道人影离开,雪越下越大,犹如冬天提前到来。

    “呼!”乐乐往手上面哈气,“霍叔叔,手没知觉了。”

    “我也是。”霍骞北笑,走过去给乐乐的手哈气。

    “好暖和。”乐乐眯着眼睛笑。

    看着他那双和沈默思如出一辙的双眼,霍骞北就越发的想沈默思了。

    只是脑子里心里都只有乐乐和沈默思的他,并没有意识到危险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