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94章 旁观者无罪

    “风月,你想知道什么?”

    “你知道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餐厅灯光的原因,尚文的脸色莫名的发白,好像提起这件事对他而言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情一样,明明唐风月没有对他有任何施压,只是说了普普通通的一句话而已。

    尚文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似乎是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你的孩子,是……是那晚之后,才有的是吧?”

    唐风月没否认,但也没承认。

    这样的一个态度在尚文眼中算是默认。

    他瞬间露出歉疚的神情,“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个。”

    像尚文这样的人,不把刀架到他的脖子上逼问的话,他是绝对不肯承认自己犯过的错的,只会在边缘疯狂的试探,用一些无关痛痒的话来逃避现实。

    唐风月有些不耐烦了,直接问,“师兄,当年那件事是不是跟你有关?”

    既然他知道当年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那么直接把这个最大的罪名扣到他的头上,人在被冤枉的时候最容易露出破绽,这就好比一个小偷原本死不承认自己的盗窃罪,你要是说他杀人了,他极有可能跳出来说他只是偷了东西。

    两害相权,取其轻。

    果然,尚文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不是的,跟我没关系。”

    “是你给我下药的?”

    “当然不是,怎么可能?我疯了吗?”!%^*

    “那你怎么会知道当年的事情?”

    “那晚……”尚文握紧的杯子微微颤动,水面也在晃,“那晚我只是路过,恰好路过,真的,我没想到你会遇到那样的事情,但我只有一个人,我不敢,他们人太多了。”

    ‘人太多了’这四个字扎在唐风月的耳膜上,像是一根针一样,扎进去没有痕迹,但是疼穿了神经。

    她的眉心狠狠一跳,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浑身僵硬。

    是很多人,尽管那天她被下了药,可是在她模糊的记忆里面,是有很多人朝着自己走来,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什么样的人都有,光是她记住的,就有四五张脸,七年来在她的噩梦中挥之不去。(!&^

    她强作冷静,声音却涩的沙哑,“路过?真的么?”

    “真的是路过,风月,你相信我,我是喜欢你的,我怎么可能会对你做那样的事情?那天我是跟同学打赌,说我要去跟你表白的……”

    七年前,海安医科大外语院的毕业酒会上,尚文作为校宣传部的部长,也被邀请去酒会,他原本不想去的,但是听说唐风月陪闺蜜参加这才去了。

    去之前宿舍的男生笑他怂,追了唐风月四年都没正式表白过,再过一年人家毕业了,要是不留校读博的话,可就真的没机会了。

    他不是个容易被激怒的人,但是大概是毕业情绪渲染,那晚信誓旦旦的跟室友赌了一把,就赌那晚表白。

    外语院的毕业酒会上,他好几次想要跟唐风月单独说话,却都没能开得了口,离她最近的一次还因为紧张,不小心碰倒了她手里的果汁。

    “我想了很多措辞,还打了草稿,但是整场毕业酒会上你几乎都和你那个闺蜜在一起,我没有机会。”

    尚文的声音越发的沉闷。

    唐风月不知道他这番话里有几分可信度,可他是为数不多现在能跟她说起七年前那场毕业酒会细节的人,再不舒服,她也得硬着头皮听下去。

    “后来你闺蜜喝多了,你让她男朋友送她回家。”

    男朋友?

    唐风月皱了皱眉,毕竟过去了七年,尚文对顾言霆应该是没什么印象,现在想起来大概也会是以为当时送叶佳音回去的是她男朋友吧。

    “你继续说,”唐风月看着他,试图从他的表情中确认他说话的真实性。

    尚文又喝了一口水,神色渐渐紧绷,“你送他们走,我就一直在后面远远的跟着,后来你应该是打算抄小路回学校,我也跟着了,再后来……”

    再后来的事情,就是那场噩梦。

    “风月,我知道你回国,知道你没有放弃学业,现在是很好的医生以后我真的松了一口气,当初我没救你真的是我这么多年压在心口过不去的一件事,真的对不起。”

    唐风月强作冷静,“你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些么?”

    她无权要求旁观者必须做出牺牲去拯救另外一个人,正如尚文所说,当时那么多人,就算是他冲上来那也未必能救得了她,还得搭上自己。

    这些年他歉疚,懊悔,已经够了,但这些对她而言都没有任何作用。

    尚文忽然问,“风月,你在国外也可以过得很好,为什么要回来?”

    ‘为什么要回来’这话让唐风月警惕起来。

    “我不能回来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换个地方重新开始不好吗?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

    又是一个不希望自己回来的。

    唐风月忽然明白尚文三番两次的约自己,不是想再续前缘,恐怕真正的目的是希望自己离开海安。

    “师兄,如果你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些的话,那不必了,你也不用愧疚,毕竟你没有要救我的义务,”唐风月拿了包,作势起身。

    尚文忽然说,“风月,那件事你别查了。”

    他的声音很急,一张俊秀的脸上渗着冷汗,灯光下清晰的顺着脸颊滑落,一直滚进脖子里面。

    唐风月拿包的动作顿了一下,“为什么?”

    旁观者无罪,既然尚文赌咒说自己跟那件事根本没有关系,药不是他下的,小巷也只是目睹,那么他紧张什么?

    “你别查了,背后的那个人,你就算是查到了也奈何不了的。”

    “背后的那个人?你在说什么?”

    尚文的脸色煞白煞白的,几乎跟墙体是一个颜色。

    “师兄,如果你真的对我抱有一丝的歉疚和同情,我请求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可不可以?”

    唐风月确信,尚文一定知道什么。

    良久,尚文将手机划开,翻出一张模糊的照片,缓缓递到唐风月的面前。

    那是一辆车,准确的说,是一辆车的车牌号,在雨夜里,不甚清晰。

    看到照片的瞬间,唐风月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她的脑海中忽然响起雨夜里的引擎声,尽管她什么也没看见,可是她却清晰的感觉到就在小巷的尽头,有一辆车静静地停在那儿,而当小巷里那一切开始的时候,那辆车发动引擎,冷漠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