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 409 章 寻露之花动心欢(2)

    这柄青锋长剑看起来就绝不普通,上面篆刻着的复杂的青龙图案仿佛要破剑而出般锋气逼人。

    叶动天抓过长剑直接横档,又弹开了几道残影。

    面对最后而来的四道残影,他干脆把剑甩了出去,其中狂暴的能量顿时席卷了周遭的空间。

    与残影之间的对撞,出人意料的没有太多气力波动释放出来,两者僵持不下间,只听那柄青锋长剑之中猛然响起一声高亢的龙吟,四道残影直接被震碎而去。

    “我去,威力这么大。”

    叶动天明显被惊了一跳,赶忙一招手,收回了青光涌动的长剑。

    江浅那精致的眸子中弥漫着惊讶之色,其右脚轻点地,刚欲再次升空,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阵急速的破空声,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往这边穿刺而来。

    在那一连串东西落下之前,她弹了开来,轻巧地躲了过去。

    一阵尘土扬起,只见地面上整齐地插着一排六角飞镖。

    感应着飞镖上强于自己的气息,江浅深知这次是搅和不成了,本欲离开,谁成想却被一道突如其来的法力屏障给隔绝在内。

    她略有不甘的轻咬红唇,朝空中娇喝道:“你是谁?”

    “在问别人是谁之前,是否应该先报上你的名来?”

    自此,一道清冷的女声从男子身旁传来,只见一名身着白色仙服的妙龄女子显现出来,正是叶动天的青梅竹马融清儿,也是这部小说的女二号。

    她的样貌可以说是倾国倾城,而其头上佩戴的几枚小巧的珠子,再加上被随意挽起的瀑布秀发,全部若有若无地展现着迷人的风姿。

    “跟魔道之人站在一起,想来你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江浅傲娇的轻哼一声,再次摆出甩鞭的姿势,“来吧,即使你们是两人,我也绝不会甘拜下风。”

    叶动天搔了搔头,有些无奈道:“姑娘,我想你真的是认错人了啊,我就一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哪是什么魔道之人。”

    “胡搅蛮缠!假若你不是魔道之人,为何身上会有魔气?”江浅杏目顿时瞪圆。

    “姑娘,我身上是否没有魔气?那我又是否可以证明他不是魔道之人?”融清儿淡淡地说道,同时向男子打了个手势。

    “谁知道你是不是和魔道之人勾结在一起?总之,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叶动天摊了摊手,“如果我们想走,你定也拦不住,不过你这姑娘倒是倔得很,属于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那一类。”

    江浅挑了挑眉,忍不住轻咬银牙,眼底深处浮现而出一抹狡黠之色。

    她知道叶动天的确不是魔道之人,只是她需要引诱他去一个地方,在那里,他会遇到比原故事更快遇到李兰欢。

    “哦,你要的证据或许已经来咯。”

    江浅循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只见一个胖墩正朝这边飞滚而来,跑的近了,胖墩赶忙停下来,朝着男子气喘吁吁地胡乱比划着。

    叶动天摸了摸鼻子,有些好笑地揶揄道:“干吗,不会说话吗?装什么哑巴呀。”

    胖墩明显被激怒了,在喘了两口气后,直接用气力包裹着声音轰炸过来,“狗贼,还我猪肉!”

    江浅愣了,对面的女子也愣了,只有叶动天一个劲儿打着哈哈,“你的猪肉很好吃,谢谢了,不过我可能还不了了,因为它已经下肚了。”

    末了,他还做了个摸肚子的动作,这可把胖墩气得不轻,“你你你……”

    由于呼吸紊乱,导致胖墩无法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气息,这让对魔气很是敏感的江浅嗅到了一点味道。

    她浓眉微拧,软鞭直接脱离手心。

    嗖嗖嗖——

    三道卷携着强大能量的残影齐齐射过去,把胖墩吓了个狗啃泥。

    “小丫头片子,你为何要突然出手伤我?”

    江浅走过去,用脚把他翻过来,踩着他的肚皮说道:“你身上的魔气十分浓郁,魔族身份跑不了,在我手中,魔道之人一个都别想跑!”

    胖墩见大事不妙,急忙跪地求饶,“姑娘姑娘,别杀我!活菩萨!王母娘娘!”

    “我虽然是魔族之人,但我从没干过坏事啊,求您放过小的一条生路吧!”

    “今日只是因那个狗贼偷我猪肉而已,如果他是您朋友,我就全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江浅还未等他说完,便不屑地冷哼一声,左手一甩,一片藏袖刺刀出现于手中,还未等胖墩再次启齿,便没有丝毫犹豫的横刺下去,一条魔族生命就此终结。

    “啧啧啧。”

    不远处,叶动天摇了摇头,砸吧着嘴,眼中却没有丝毫怜悯之色。

    站在前方的融清儿转过头来,轻蹙秀眉把他盯着,“你又偷人家猪肉吃?”

    叶动天赶忙摆手,一脸无奈地说:“哪是偷啊,我分明给了他一百文钱,他自己没看到而已。”

    原本听那胖墩说从未做过坏事,江浅还对自己这番手下无情报以懊悔的心情,然而把两人的谈话尽收于耳后,听着他那不正经却又很真性情的话语,她静下心来,转头面对两人。

    “现在轮到你们两个了。”

    叶动天大惊失色,“姑娘,不都说认错人了吗?我身上之所以有魔气,只是因为我沾染上了那人的魔气而已。”

    融清儿白皙透明的手一翻,一柄散发着白光的秀丽长剑浮现出来,“如果你依旧不相信,执意要打,我便奉陪到底。”

    江浅抱臂于胸前,目光上下不停打量着两人,。

    叶动天见她的眼睛中闪烁着的犹豫不决的光芒,心中不禁大定,直接发动自己的嘴皮子功,足足唠叨了半个时辰,等她真的放弃后才作罢。

    “你们可真奇怪。”互相了解了情况后,江浅收起了软鞭,忍不住慵懒地伸了个懒腰。

    “奇怪的人是你吧,我都给你解释八百遍了,你却一定要杀我。”叶动天拍了拍融清儿的香肩,摊了摊手,表示无可奈何。

    江浅微嘟着红唇,喃喃自语道:“谁让我出门的时候忘记带魔镜了嘛,要不然一照就知道你们是不是魔族人了……”

    “连除魔法宝都能忘记带,还当什么除魔师?”叶动天朝她呕了呕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