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31章 沈丞珏变了

    日子就这么平静无波地过去了三个月,在此期间,季凉西已经凭借自己的超高人气,成功跻身到一线明星行列中。

    现在季凉西出门不再像以往那么方便了,狗仔队们时刻在小区外面蹲守,就想着能拍下一些不为人知的猛丨料,好卖给营销号以换取巨丨大利益。

    距离电视剧收官日有六十多天了,电视剧的相关报道仍稳稳地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观众们甚至在网上搞了一个跪求出续集的投票,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

    与此同时,各种各样的综艺节目都向季凉西的工作室发出了邀请函,希望季凉西可以去综艺节目当常驻嘉宾,报酬相当的可观。

    经纪人兴奋得很,差点头脑一热就要怂恿季凉西去参加了,幸好她还记得自己的本分,先具体分析了各大综艺的优劣势,接着让季凉西自己拿主意。

    不料,季凉西不假思索地做出了决定,“帮我全部推了吧,我不去。”

    “为什么?上综艺是积攒人气最快捷的方式了。”经纪人一头雾水地看着她,“有了曝光率,以后来找你演影视的导演只会越来越多。”

    季凉西淡淡一笑,“丁姐,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可我只想专心拍戏。”

    季凉西希望自己的精力和心思都放在拍戏上面,她爱的是演艺,而不是出演真人秀之类的节目。不过这仅是其中一方面的原因,另外的原因是,她有点担心自己的性格放不开。

    在她看来,去参加综艺的明星们大都是活泼开朗的类型,说话圆滑,为人处世皆有一颗七窍玲珑心。而季凉西不习惯这种场合,她害怕到时候连话都说不好。

    再说了,她如今是沈氏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压根就不会缺钱,没必要为了迎合粉丝去上节目。

    由于季凉西的坚决,最后没有任何一家综艺能请得动她,因此季凉西的热度也慢慢降下来了,粉丝群体趋向固定数目。

    娱乐圈是一个很现实的地方,谁火了谁就有大堆粉丝追随,谁一旦沉寂下来,粉丝自然就开始关注热度更高的人去了。

    幸好粉丝也不是三天两头就爬墙的人,喜欢了一个演员,只要那人不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一般不会轻易脱粉。

    纵使季凉西的粉丝数量增加极慢,她看上去却更像是一个真正的演员了。!%^*

    这便是季凉西的初衷,她就是想当一位敬业的演员,在表演的道路上永远做一个忠实的信徒。

    为了实现目标,季凉西先后报了三丨个表演班,专门去学演戏和台词的技巧等专业知识,日子过得充实又满足。

    实际上,她让自己忙碌起来的原因,也有一部分是沈丞珏的缘故。

    沈丞珏自从搬离了沈家,除了月中月底会回来向沈老爷子汇报集团的情况外,季凉西几乎都见不到他的人影。

    沈老爷子历经风雨淡定非常,对两人的相处并不会表达出惊讶之情,而他对沈丞珏的态度也没有多大变化。(!&^

    最近沈老爷子看到季凉西忙得晕头转向的,心里十分担忧她的身体会不会吃不消,天天让保姆变着花样给季凉西做好吃的补充营养。

    此外,沈老爷子知道了季凉西曾经动过乳腺癌手术,不惜重金为她请来了国外最好的专家,帮她进行后续的治疗。

    说到底乳腺癌算是挺可怕的病症了,沈老爷子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时刻盯着季凉西的作息,哪怕她晚睡一会,都会被他吹胡子瞪眼地说一通。

    有了沈老爷子的监督,季凉西不好造次。她每天在完成必要的课程后,稍微做一下课后作业和练习,就乖乖地吃饭睡觉,一秒都不敢耽误。

    季凉西的生活和学习都越来越好了,沈老爷子给她灌的各类补品让她一下子胖了两斤。

    表演老师时常夸她有天赋,演戏时特别灵性,教学时更尽心尽力了。

    平常,沈丞珏和季凉西的联系仅仅限于在事业上的交集。然而季凉西一心扑在学演戏上,对集团的一概事务都不甚关心,所以两人的接触少之又少。

    沈丞珏每次看到她都是微笑地点点头,随后急匆匆地走了,交流都不多一句。

    季凉西彼时沉浸在美妙的表演世界,没有太在意这些。只是有一天她突然在主卧的抽屉最下层看到了两本红本本,才一脸茫然地想起了某件事情。

    她都忙忘了,原来他们两人还没有正式离婚。

    沈丞珏的人确实是搬出去住了,可两人名义上的夫妻关系还没有结束。照理说,以沈丞珏的性格,没理由不记得这一桩才对。

    为什么他莫名其妙地忽略了这一点呢?是不想离婚或是在等着她提出来?

    季凉西捏着厚厚的结婚证想了半晌,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神情恹恹地把它放回了原处,假装自己没有翻到过它。

    这天饭后,王姐给季凉西端来切好的水果,季凉西坐在沙发上用牙签慢慢吃着。王姐站在原地不走,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季凉西不由得疑惑问:“怎么了?”

    王姐叹了一口气,小声道:“小姐,你近期见过沈先生几次了吧,有没有发现他怪怪的?”

    季凉西的手顿在半空,“他又没住这里,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王姐使劲地摆摆手,“我是无意中听到司机说的,那天他不是厨房找水喝吗?我就和他唠嗑了一会。”

    “他说沈先生除了上下班,就总是待在房间不出门,也没见他有其他活动,整个人跟换了个芯子似的。”

    季凉西勉强地笑了笑,“可能是他工作太忙了吧,说不上怪吧,他管理沈氏这么大一个公司,哪像我们悠哉悠哉的啊?”

    季凉西提前完成了功课,这会心情不错,便跟王姐聊了聊。

    在听到王姐猜测沈丞珏是不是搬家后不开心时,季凉西微微皱了皱眉,随后不动声色地话题岔开了。

    还没聊多久,沈白容就过来找季凉西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沈丞珏离开后,沈白容来找她的次数愈加频繁了。

    季凉西本就是好相与的性子,沈白容对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抱着偏见,反倒是时不时借机亲近她,偶尔还会突然撒娇一下,弄得季凉西哭笑不得。

    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季凉西颇为乐见其成,沈白容一来她都会好好招待对方。

    季凉西不清楚的是,沈白容的到来其实是受沈丞珏所托。

    沈丞珏心知季凉西的朋友没几个,她本人又不愿意轻易地敞开心扉,生怕她一个人在沈家会胡思乱想,也怕她闷坏了,才叫身边人多陪陪她。

    季凉西吩咐王姐去厨房里端炖好的甜品,和沈白容一同吃起来。

    季凉西先问了沈白容和谭飞白的近况,接着问了她以后的打算之类的,很快话题储备就捉襟见肘了,干脆安静地吃起东西来。

    一碗甜品还没见底,沈白容猝不及防地开口了,语气掺杂着一丝激动。

    “对了,我有个好消息要和你分享!”沈白容的眼睛亮晶晶的,“我爸爸明天就要出狱了!”

    季凉西怔然,沈白容说的人是沈望水,那个代替了沈胤坐牢的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