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10章 怀疑,她的真实身份

    “今天之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不准再接生意。”

    陆璃笑容凝滞,渐渐眯起眼:“养我?之后一脚踢开我?可惜我不喜欢一个男人。”

    “你没得选择。”容以安对她的拒绝不以为然。

    “为什么?”怎么又对她感兴趣起来,这可真是大麻烦。

    偶然耍耍手段骗他不难,若长时间相处,不露陷实在不可能。

    何况他是个聪明的男人,现在不过是被自己恶意打造的贪婪面孔蒙蔽了,始终会暴露自己的真面目。

    容以安低头在她唇上重重吸吮一下,冷笑:“我看上了你。”

    他的笑让陆璃心发虚,感到他环绕自己腰部的手,如同一条枷锁。

    正无声无息把自己困起来。

    “容少开什么玩笑,你看上了这样的女人?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死。”陆璃冷嘲。

    容以安玄黑的眼眸一瞬不瞬看着她,好像自己也有些迷惑,不过他一向是个随心所欲的男人,他挑起她的下巴,不以为然。

    陆璃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思维了,他是在安慰她还是安慰他自己。

    “是,我觉得很荣幸,没想到高贵的少爷还想养我,这是我求也求不来。”

    容以安伸出纤长的手指抚摸着她的侧脸,触摸着那像生在在她肌肤之上的藤蔓玫瑰。

    “你和一般不一样,虽然你也同样贪婪、拜金,但是你比她们多了一种爆发力,那种生在你灵魂里的爆发力,会不时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我对这很感兴趣,你勾起我玩心了。”!%^*

    陆璃沉默。

    看来……这趋势真是越来越不受她控制了……真头痛。

    “那么少爷什么时候会对我没兴趣了呢?”

    “看你的能力了,或许一天,或许一个礼拜,或许一个月……”容以安淡淡笑。

    陆璃越听越心惊,这是什么意思,他对自己真的有兴趣到这种地步。(!&^

    “……或许一辈子。”他在她耳边吐息,却森冷讽笑,“只要你有这个能力征服我的话。”

    既然这么极尽手段的接近他,就让他看看她的能力和目的。

    陆璃脸色一白,偏偏脸上还要装出欢喜:“我会努力的。”

    正说着,容以安豁然将陆璃抱起,陆璃这才意识到,电梯门早已开了,而他们到的,不是比赛会场!

    “你干嘛?!”陆璃下意识地慌忙问道。

    随即却又意识到什么一般,赶忙勾唇,力图平静的开口:“容少,现在好像是白天吧?”

    容以安轻笑。

    “白天?白天才更有趣,不是吗?”

    陆璃心慌起来,着急的找借口:“那至少让我先去洗洗澡。”

    “不用了,你现在这样很好。”

    容以安的笑着。

    暗魅的目光落在她脖子上那美丽的藤蔓玫瑰上。

    光是想象,就让他眼中的浓浓口干舌燥无比。

    陆璃看到他那洋溢这极度危险的眼神,心紧张的几乎跳出来。

    可是这种危险的情形下,越发不能紧张。

    说:“别急,让我来侍候你。”

    但这次容以安居然不受克制,低头深深吻在她颈上的玫瑰上

    晕,谁要他侍候,什么温柔,什么粗暴,受罪的还不是她。

    陆璃这回真是急死了,若无法催眠他,自己真会被他吃掉。

    她才不想失身给他,该死的混蛋,这回只能装病了。

    陆璃突然缩着身体,痛苦的扭曲起来:“啊,我的肚子突然好痛,痛死我了。”

    容以安的热情被泼了一大桶冷水。

    他疑惑的停下手,古怪的看着她,讥笑:“你的病来得真是时候。”

    他在怀疑自己。

    陆璃也明白,装病不是装着叫几下就行了。

    关键是脸色也真像病了,才有说服力。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这么难受你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吗?”

    陆璃伸手往自己的腿上狠狠的掐了一把,这次掐得太过了。

    顿时痛得她眼泪几乎冒出来,额头冷汗直冒,嘴唇都痛得白起来了。

    这回不病都很像有病。

    果然,容以安脸色的疑惑之色消去。

    急忙扶着她,快速问:“怎样,你肚子真的很痛吗?”

    “痛死了。”

    容以安立即翻身下床,把她从床抱起来,摸出电话吩咐管家准备好车子。

    一路飞奔至医院,路上还很体贴的问她是不是痛得很厉害。

    把她抱在怀中轻柔的拍着,陆璃被他诡异的举动弄得心神都乱了。

    完全不明白他怎么对自己那么好。

    不过随即又想到他是花花公子,对付女人自然有手段。

    刚开始有兴趣时,自然当宝一样对待,等待厌倦了,还不是残忍的抛弃。

    她怎会对这花花公子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不能乱想啊,这种男人绝对不适合她。

    到了医院,就是一段悲惨的经历,为了把戏演真实。

    也为了让容以安暂时没法对自己提出上.床要求。

    陆璃对医生描述了一遍肠胃炎的症状,所以医生给她掉了一瓶消炎药水。

    陆璃觉得自己牺牲真是大了。

    没病都挨针,幸好一般的消炎药水对人才的危害不大。

    不过好在,经过这一番折腾之后,容以安那男人竟然同意送她回家!

    总算躲过一劫,陆璃暗暗庆幸。

    很快,陆璃的小公寓到了,她赶忙从包里摸出钥匙,正要开门,忽的,她的手陡然被一个大手掌牢牢握住了。

    陆璃大惊失色,脚下立即反踢出去,可是对方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

    立即用脚狠狠的把她双腿压住,倾身过来,把她整个人抱入怀里。

    陆璃霍然抬头,看着黑暗中似笑非笑的俊脸,她身体瞬间僵硬,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扑面而来。

    “你……?”

    陆璃心渐渐不安起来,心慌意乱……

    “别那么慌……”说着,“咔嚓”一声,门被反锁起来,令人心惊。

    容以安看着满脸苍白,努力维持镇定却无法镇定的陆璃,心中忽的冒出一种无名的怒火。

    她竟然那么怕他,一副畏惧讨厌他的样子。就那么讨厌他吗?看来以前那副爱慕巴结自己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她的假面终于慢慢被撕开了。

    这个女人竟敢愚弄他,当他是白痴吗?

    他嘴边扬起讽刺的笑,一步步逼近她,看着她紧张的后退,惊恐警惕的盯着他。

    “咱们也不是第一次做,你有那么怕我吗?”

    “你、你别过来。”陆璃满心恐惧,她才发现,这个男人狠起来就是个可怕的恶魔。

    平日一副优雅有风度的样子,发起怒来,却让人觉得诡异的变态,从心底就生出难以言喻的强烈畏惧。

    容以安听了她的话,竟然意外的停住了脚步。

    但是陆璃却更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因为她发现他在脱衣服,优雅的一颗颗解开衬衫的扣子。

    他的眼睛像黑色如同残酷的猎人般盯着她这个无处可逃的猎物,发出无声的笑意。

    “怎么,我还不能满足你吗?”

    陆璃看着他的扣子解开,露出结实性.感的胸膛,更让人觉得危险。

    可是她知道自己打不过他,她不是他的对手,怎么办好?

    惊慌之下,她也顾不得反抗会更惹怒容以安,狠狠的抓起床边桌子上的东西当武器,把花瓶,装饰品,乱七八糟的扔过去。

    容以安倒是一个措手不及,急忙闪开。

    陆璃更捉住机会抓起东西,死命的扔他,趁着他躲避的空档向门口冲了过去。

    她一定要冲出去,否则今晚她一定会死的。

    她不敢想象那可怕而屈辱的场景。心几乎跳出来,她紧张的握着门把,想打开,可是那门把却很奇怪,她竟然打不开。

    而后面已经传来可怕的压迫力,门还没打开,她眼睛瞪到最大,心底猛抽一口寒气。

    容以安冷笑着拖她回来,一脚踢在她的膝弯处,她痛得一下子站不住,失力跌倒在地上。

    容以安却快速半跪下来,双腿把她直接压在地毯上,狠狠制住她的手脚。

    午夜暗昧的灯影,天花板上水晶灯闪动诡异的光,灼热的空气中只听到她惊恐急速的呼吸声。

    容以安那俊美得惊人的脸容融入阴影中,他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笑意。

    “小东西,如果……”他低魅沙哑的声线骤然贴近她耳边,带着深渊般的残酷,“记住,你永远都只属于我容以安一个人……”

    “既然处心积虑地接近我,怎么死到临头,倒装起欲迎还拒了?”

    陆璃震惊得瞪大了眼睛,“放开我,我不是你的女人,你没有权利这样对我,给我滚。”陆璃死命的挣扎着,想努力推开身上的沉重身躯。

    容以安一听,脸上的讽刺变成了疯狂的怒气,看来他对她是太宽容了,让她不识好歹。

    “不是我的女人,你还想做谁的女人?我清楚的告诉过你,别挑战我的耐心,我的手段你承受不起。”

    容以安低下头。

    陆璃恨得要死,心中更是恐惧到极点,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

    陆璃害怕到极点,双手和双脚都被他牵制住,根本反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