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30章 干了个好事

    泠公子一甩衣摆,上前抓住了泠母的手臂:“母亲,您还是会去吧。”

    泠母手腕一转,从泠公子的手里脱了出去:“臭小子,还没成亲就想赶你娘亲了,想得美。”

    泠公子脚下一转,站到了泠母身后,手扣在泠母的肩膀上:“母亲,今天你做的确实是有点过,您还是回去吧。父亲说不准正在家里等你。”

    泠母在泠公子的手刚刚碰到肩膀的时候骤然挪开,步生莲花连进七步:“儿子,娘都是为了你好,别在这里和娘过不去,你自己可搞不定那个丫头。”

    泠母说着,就要上前一步,纤纤玉手轻抬,对着泠公子的胸口就要点去:“哎,我这傻儿子真是的,根本不知道为娘的用心良苦。看来还是为娘的给你安排安排吧。”

    在铃木的手指就要碰到泠公子的胸口时,泠公子往后退了两步,和泠母刚刚用的招式一模一样,堪堪躲开了泠母的魔爪:“母亲,今天这事我是不会听你的的。”

    就这样,母子俩一来一回,打了三百回合。泠母虽然说比泠公子的功夫要好得多,但是泠公子像是对铃木的招数十分了解,无论泠母要做什么都能提前算计好了。所以,打来打去,母子俩竟是难分胜负。

    直到……

    两人打着打着渐渐地已经到了里屋,泠公子看准时机向后一退,门“砰”的一关,落锁。

    “死儿子,你什么意思,打不过就使阴招吗?”泠母在屋内用力的敲着门,听得出来已经怒发冲冠。

    泠公子也知道这门关不住自家老娘,所以也不和自己的母上大人多废话,扔下一句“娘,你休息一会,我去让爹来接你”就跑了出去。

    出去后先是把门口泠母的人都支开了,赶紧叫护卫去把自己老爹叫过来,否则一会泠母出来肯定要拿自己试问。然后赶忙的冲向浴室,心里想着应该如何向洛依婉告罪。

    “你去给洛姑娘找一身合身的衣服。”泠公子对站在门口的小丫鬟说道。小丫鬟赶忙福了福身跑走了,正是刚刚那个被洛依婉叫进去吓了一身冷汗的小丫鬟。

    泠公子对另一边的丫鬟说道:“你去看看洛姑娘,让她稍等一下,一会衣服便会送到。”

    那丫鬟赶忙跑进浴池,只不过很快又跑了出来,脸上还带着点点的慌张:“泠,泠公子……姑娘,姑娘不见了!”!%^*

    泠公子一听整个人傻了——不见了?衣服都没有还能不见了?唯一的可能就是……

    “不会是溺水了吧?”泠公子心下一惊,想着可千万别是出什么事,也不再管那么多男女有别了,推开门大步迈了进去。

    浴池内云烟雾饶,热气氤氲,淡淡的玫瑰花香在空气中弥漫着。走过一面绣着云山的屏风,接下来就是热气腾腾的浴池了。浴池中飘满了花瓣,看不到下面是否有人,但无波无澜的,并不像是有人影在下的样子。

    泠公子对着浴池大喊了两声,见浴池内并无人答应,心下一横直接跳入了浴池之中。

    “公子,公子!”上面的丫鬟急的直跺脚,见自家公子已经在浴池内搜索了起来,赶忙起身出门去叫人了,怕自家公子再出什么事情。(!&^

    池水依然温热,花瓣在池内上下漂浮着,几乎要迷了人的眼睛。并不算大的池子一眼望到了头,只有沉沉浮浮的花瓣,并不见洛依婉的身影。

    泠公子从池内钻了出来,乌黑的发粘在他的额头上,白色的衣衫紧贴在身上隐约能看到白皙的皮肤,将旁边的小丫鬟看的脸颊发热。

    “人去哪了?”泠公子向四周望着。

    在看向南侧的时候,看到一扇在风中轻轻摇曳的纱窗……

    泠公子瞬时傻了——没有衣服,这洛姑娘是怎么逃出去的?

    说另一边的洛依婉。

    洛依婉在威胁丫鬟不成之后裹着毛巾就从窗户爬了出去。虽然这行为在古代看来是十分的不雅,但是在洛依婉看来也没有什么——就当是穿个露肩连衣裙嘛,有啥事?

    她当然不敢这样去街上,否则恐怕要吓坏了那些大丈夫小公子的,再给那些学三纲五常的大姑娘小媳妇留下什么心理阴影。所以……她的目的地是随便一个寝室,找件衣服。

    留着边走,又躲过了几个小厮,洛依婉很快看到一间屋子。从窗户往里望去,正好能看到屋内的床榻,还有桌上的笔墨纸砚,还有立在墙角上的大衣橱,洛依婉心里一喜——妥了,就这间了。

    看了眼四周没什么人,洛依婉提了提毛巾,一个翻身从窗户内翻了进去。

    只不过……

    放在桌子上的墨汁正好被她打翻,将桌上的画卷洒上了一片的污渍。

    洛依婉心中大喊一声不好,脚下却已经从桌子上跳了下去。回头看向桌子,见已是一片狼藉。而桌子上的那张画了一半的丹青已经毁于一旦。

    “呃……抱歉啊抱歉,我可不是故意的。”洛依婉在心中告了声罪,赶忙跑到旁边的衣柜旁,一把将柜子门打开。

    只见柜子里面,清一色的土黄色长袍,显露出这间屋子的主人审美并不怎么好。

    洛依婉心想着自己也不是挑挑拣拣的时候,随意找了一件就往身上套。

    这边刚套好了衣服,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串脚步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像是有人即将进来。

    洛依婉心中一惊——不会吧。

    也不知对方是来做什么,但洛依婉并不想被发现,左右看了看,只能往橱子里一藏,关好了橱门,透过橱门的缝隙正好能看到外面的门开了,门外走进来一位一身土黄色衣衫的青年,从衣服来看,正是这间屋子的主人。

    洛依婉心中不由叹息——第一次做“小偷”没想到还碰上了正主,真实太惨了吧。

    这青年一身土黄色衣衫,身板挺的笔直,头上扎了一个发髻,脸上一脸的严肃没有什么表情,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只不过他鼻梁高挺额头饱满,相貌生的倒是不错。

    他进屋后,看到自己放在桌子上的丹青,快步往前走了两步,言语中满是气愤:“这是谁干的好事?”

    洛依婉在橱子内扶额——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