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百一十六章 你在我手上,他敢轻举妄动吗?

    监控室内,王绍坐在一个个电脑屏幕前,看着监控回放。

    看着慕羽宁躲在石柱身后的身影,他脸色阴沉下来。

    “这个愚蠢的蠢货!”

    王绍大怒,他不知道慕羽宁都听到了什么,可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王泽洋,根本就不会有这些麻烦。

    为了以防万一,他尽力让自己平复下来,拿起手机拨通保镖电话。

    “今晚行动吧,悄无声息给我做好!”他冷声命令,随即挂断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慕羽宁洗漱完毕准备出去,拉了拉房门,没动。

    她敛眉,后退两步看着厚重房门,又拉了拉。

    门锁死了,从外面上的锁。

    心道不好,慕羽宁转身拿起桌面手机,点开通讯录拨打陆思承的号码。

    可没有任何回应。

    拿下手机看了看,网络完全被屏蔽了。

    发生这一系列的事情,慕羽宁要是联想不到王绍和王泽洋的对话她就是个傻子了。

    她甩下手机,走到门口用力拍了拍门:“开门!”

    一次两次,都没有回应。!%^*

    脑海有一瞬间的空白,慕羽宁疲乏的坐在靠窗的位置,推开窗户看着外边。

    这边的窗户都有十分精美的装饰,就算推开了窗也没办法钻出去。

    看了两眼,外边空空如也。

    慕羽宁知道挣扎无果,干脆起身坐在贵妃椅上,等着王绍下一步的动作。

    没多久,窗户那边有了动静,女佣的声音传来:“慕小姐,该吃饭了。”(!&^

    慕羽宁脸色淡淡,悠闲躺在贵妃椅中,没有要过去的意思:“王绍呢?”

    女佣闻言,低下头,没吭声。

    慕羽宁皱起眉来:“你放我出去,你知道我是谁吧?如果你放我出去,这件事就不会牵扯到你。”

    “慕小姐,您还是把饭吃了吧,我不能放你出去。”女佣低垂着头,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听出她的惊恐,慕羽宁从椅子上起身,走到窗户口看她:“知不知道这样做是非法囚禁,犯法的OK?给你一次机会,赶紧放我出去。”

    “你就别折腾了。”王绍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女佣明显抖了抖,立刻退开,待在一旁不动了。

    慕羽宁皱起眉,不知道那个女佣为什么这么惧怕王绍,明明已经是一个能够独立思考的成年人了。

    不多时,王绍走到窗前一米的距离站定,姿态轻松随意,和慕羽宁对视着。

    “王绍,你到底想做什么?”慕羽宁警惕盯着他。

    看着慕羽宁怒火中烧的眼神,王绍先是一惊,而后笑了。

    他站在那里笑,却也不说话,完全没有回答,慕羽宁更气了:“你放我出去!”

    她拍了一下窗,手震得生疼。

    “本来我的确不想这么快对你下手。”王绍收起笑脸,逐渐严肃,“可是慕小姐,好奇心害死猫,懂吗?”

    慕羽宁想到昨天自己偷听的画面,心中一愣。

    他知道了?

    王绍很满意她的反应,笑道:“你的保镖都和你一样被关起来了,你出不来,他们一样也出不来,你就不用期望有人能来救你了。”

    该死!

    慕羽宁抓紧窗户,没想到他居然把她带来的保镖也一网打尽了。

    让保镖住进来真是一个错误!

    王绍悠然自得看着她:“慕小姐,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要知道,现在你已经被我掌控在手掌心了。”

    慕羽宁咬着唇,心里虽然没普,但是气势上不能输:“你不怕让陆氏知道吗?索亚再强,终究细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劝你尽早收手!”

    “哈哈!”

    她刚说完,王绍就大笑两声。

    慕羽宁握紧拳,死盯着他:“你笑什么?”

    “我笑你天真。”王绍脸上的笑容充满讽刺,“慕小姐,像你这么天真的人还真是少见,虽然我很不忍心伤害你,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现在没办法和外界联系,你觉得他能知道什么?就算是知道了,你在我手上,他敢轻举妄动吗?”

    没想到他如意算盘居然打的这么好,慕羽宁咬住牙,沉着脸看他,没再说话了。

    威胁已经没有用了,就像他所说,陆思承根本不知道她受困了,就算是知道,她现在完全被他掌控,按照陆思承对她的在乎程度,她知道他不会轻举妄动。

    “慕小姐,乖乖待着,别把我惹急了,不然我对你就没这么客气了。”王绍丢下这句话,冷冷扫了一旁的女佣一眼,转身离去。

    女佣低着头,浑身都在颤抖。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慕羽宁看着窗台的饭菜,倒是丰盛的,可惜了,她现在没有半点食欲,也不会轻易吃这里的东西。

    她看着远处的女佣,拧紧眉心,有些不耐道:“都端走吧,我不会吃的。”

    说完,转身走进卧房,整个人都钻进了被窝中。

    事情太过突如其来,她如今被困在房间里,保镖和林玔也都被分别关了起来,加上联系不到陆思承,她现在可以说是孤军奋战。

    情绪愈来愈乱,慕羽宁紧紧抓着被子一角,指关节已经发白。

    年后第一个工作,本来准备开门红,没想到居然遇上这档子事。

    慕羽宁掀开被子,大大的呼了一口气,自嘲道:“这人呐,倒霉起来真是喝口凉水都塞牙。”

    她转头看了眼窗,空空如也,女佣离开了,那份饭还放在那里。

    肚子十分不争气叫了一声,慕羽宁皱起眉,咬牙忍了忍,绝对不能吃!

    她独自和王绍较劲,体力却不支持她,一整个下午过去,她已经感觉到晕乎乎了。

    “慕小姐,中午的饭您也没吃,这份饭您还是吃了吧。”女佣的声音从窗口传来。

    慕羽宁侧头望去,女佣已经将新的一份饭放在窗台。

    “端走。”慕羽宁咬牙道。

    女佣站在窗口,有些担忧的看她一眼:“慕小姐,您这样一直不吃饭也不是办法,还是吃一点吧。”

    慕羽宁仍旧躺在床上,没有要动一动的意思,女佣没再劝,只轻摇头,端着旧饭离开。

    几分钟过去,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慕羽宁终于从被窝里钻出来,拿出手机重新尝试和陆思承打电话,仍旧没有信号。

    她一怒,将手机甩到一旁,起身朝窗口走去。

    脑海中的两个小人吵了很久,慕羽宁最终决定还是吃饭。

    虽然说是在和王绍较劲,可是王绍从离开到现在连面都没露过,她倒是自己把自己给饿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