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58章:还真是不简单

    傅灼灼也看了他一眼,脸上同样是充满了迷茫和不解,甚至还有点无辜。

    这显然不关她的事,她好好的在家,哪儿被绑了。

    等等,这小厮说的不会是……傅灼灼忽然想起了昨晚傅锦锦被人绑走的事。

    她确实被带进怀王府了,但是这小厮怎么会知道?又怎么会跑去告诉墨离珏?

    本来傅灼灼以为这是墨怀坤觊觎她,所以才干的蠢事。

    可现在看来,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啊。

    如果是墨怀坤做的,怎么可能会主动通知墨离珏,让人上门捉奸。

    心中琢磨着,但傅灼灼面上却没表现出什么来,甚至连傅锦锦的事,她都只字未提。

    她身后的三个丫鬟,琉璃她们也想到了傅锦锦,三人面面相觑一眼,也都没有做声。

    “王爷,这定是闹了什么误会!”傅川看到傅灼灼这么好端端的在这里,先不管事情是怎么回事,赶紧开口先把责任撇干净。

    若不然挑拨皇室兄弟关系这种罪名,他可担当不起!

    “误会?”墨离珏剑眉微挑,“此人是你傅府上的,一早在我别院外大吵大闹,将事说的有板有眼,如今你却说是误会?

    那本王问你,若真是误会,一个小厮怎会如此大胆敢到皇家别院外信口雌黄?!”墨离珏厉声道。

    傅川一凛,慌忙跪下来:“王爷,下官真不知此事啊!此事和下官没关系!”

    王氏见状也赶紧跪下来道:“王爷,这贱奴满嘴胡话,罪该万死!但我们确实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还请王爷明察!”!%^*

    “对对,王爷明察!”傅川点头附和道。

    那六子听到罪该万死,已经下破了胆,连忙冲墨离珏磕头道:“王爷,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小人也是受人指使,听信他人才会去别院的啊!小人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啊!”

    “是谁让你去的?”傅灼灼连忙问。

    六子抬头看向她,一脸乞求害怕道:“回大小姐,小的不认识那人,那人知我是傅家小厮,便给了我一笔银子,让我去别院报个信!还说此事千真万确!

    而且小的也是担心大小姐您的安危,才急忙去了别院,没来得及到您这确认。”(!&^

    傅灼灼皱眉看向墨离珏,墨离珏也看向她,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不简单三个字。

    同时,在京城里,怀王派人夜入傅府,掳了自己王兄未过门的妻子回府一事不胫而走。

    很快,就有太子派的官员将此事写成了奏折,在早朝时呈给了元宗帝。

    元宗帝本就因昨日的事,心情不加,没想到一个儿子的摊子还没收拾完,另外一个儿子也出了事!

    居然还是此等,掳走兄嫂的丑闻!

    宗帝再次震怒,立即派人去了怀王府。

    而在傅家,墨离珏也马上收到了消息。

    “殿下,十五殿下夜入傅府,掳走王妃之事已经在京城传开,连陛下都知道了!”炽火提着剑,匆匆过来通知墨离珏。

    但是,当他看到傅灼灼好端端的站在墨离珏身边,不禁也是愣了一愣。

    傅灼灼和墨离珏再次对视一眼,消息传的这么快,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跪在地上的傅川和王氏也对看了一眼,再迟钝也察觉到事情不对劲了。

    “对了,这边如此吵闹,怎么没看到锦妹妹出来?”傅灼灼心思一转,终于提起了傅锦锦。

    她可以确定,在怀王府的人就是傅锦锦,只是被人传成了她。

    王氏和傅川再愣,一都想到了傅锦锦,心头隐隐升起一股不安了。但王氏还是自我安慰的说:“天还早呢,锦锦定是还没起。”

    然,她话音刚落,负责伺候锦锦的小丫鬟,就从东院跑了过来打了她的脸。

    “不好了!老爷、夫人!不好了!不好了!”

    “慌慌张张喊什么,没看到王爷在吗?!”傅川一听到这话,太阳穴就开始突突的跳,怒吼了一声道。

    丫鬟赶忙止住步子,哭唧唧的朝墨离珏行了一礼:“王爷千岁!”

    “起来吧,你这般慌张,可是出了什么事?”墨离珏皱着眉抬了抬手,也懒得为难一个丫鬟。

    那丫鬟立即点了点头,看向傅川和王氏,话还没说眼泪就先扑哧扑哧的往下滚:“老爷夫人,小姐不见了!小姐不见了!”

    “什么?!!”王氏尖着嗓子大喊了一声,从地上跳起来。

    傅川的心一沉,也立即起身:“你说什么?!你是怎么伺候小姐的,怎么会不见了!”

    丫鬟扑通跪在地上,哭着道:“奴婢、奴婢不知道啊!昨夜小姐明明说要休息了,还不让奴婢陪同,说要自己静一静,奴婢离开的时候小姐还好好的在房间里,但等奴婢今日去唤她起床时,就发现小姐不见了呀!”

    “锦锦……哎呀我的锦锦啊!!”王氏喊了一嗓子就哭了出来,提着裙摆急急忙忙跑去东院查看。

    傅川神情愕然,很快联想到了今早发生的一切。

    “哎呀!该不会……”突然,傅灼灼也怪叫了声,将他本就惶惶不安的心又吓了一跳,忍不住吼道:“你又叫什么?!”

    等吼完,才想到墨离珏还在这。

    看到墨离珏迅速阴沉下来的脸色,傅川后悔的只想抽自己两巴掌!

    赶忙收了戾气,解释道:“灼灼啊,二叔不是怪你的意思啊!”

    但傅灼灼偏偏露出被吓坏了般的表情,身子往墨离珏身边靠了靠,低头嗫嚅道:“我知道,对不起二叔,灼灼不是故意要吓你的,我只是……只是……”

    看到她这模样,傅川更急了!

    一张老脸苦得发绿,但偏偏又不敢再对她说什么重话。甚至还得放软了语气,哄孩子般哄道:“灼灼你别怕啊!你想到什么就说,二叔不是怪你,不是怪你啊!”

    “哦……”傅灼灼装模作样的抬起袖子试了下眼角。

    傅川终于看出她是装的,可又拿她没办法,只能自己气得脸上肌肉直抽抽。

    “昨日我跟郡主出去泛舟游湖,后来又去戏楼听戏,回来的晚便累了,所以早早吃了些东西……”

    傅灼灼慢吞吞的说着,半天没说到重点,傅川急的抓心挠肺,但又不敢催。

    “后来,听我的丫鬟说,锦妹妹来找过我。”傅灼灼终于说到了重点。

    “然后呢?”傅川忍不住追问。

    “然后?”傅灼灼抬头,一双眼睛无辜的扑闪了下:“然后就没了啊!”

    傅川脸色迅速下沉,饶是墨离珏在这,他也忍不住了。

    但傅灼灼却又抢在傅川爆发之前道:“对了,我的丫鬟说,锦妹妹本来是在院子里等我起来的,可还没等到我呢,人突然就不见了。我们还以为她回院了,难道……她没回去?”

    傅川一口怒意升了半吊,卡在胸口顿时卡的心肝肺一起疼,差点憋出内伤来。

    与此同时,去东院找人的王氏,也哭着喊着跑回来了:“老爷!老爷啊!锦锦不见了,锦锦真的不见了啊!怎么办,怎么办啊!我的锦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