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百六十九章 谁更厉害了

    如平地惊雷,曲熙然和电话那头齐致修都炸懵了。

    最后手机传来齐致修咬牙切齿的声音。

    “陆桀你……”

    “聒噪。”

    陆桀挂了他的电话,打开车窗,将手机扔了出去,驾车碾成了稀碎。

    做完这些后,陆桀嘴角噙笑,说道:“你说齐致修听完那些会不会气死?”

    陆桀脸上的笑意让曲羲然胆寒,尤其是那双含笑的眸子,让她心底直泛哆嗦。

    “嗯?”

    半晌不见她答话,陆桀从鼻子里发出闷哼,双眼微眯,拐入一道阴暗的小路。

    曲羲然看这情形,跟杀人抛尸太像了,险些将嘴巴咬破皮,连话都说不利索:“你…你…你要干嘛?我告诉你,杀人是犯法的!”

    “杀人?”陆桀好笑的重复一遍,“你这么说倒提醒了我,这荒郊野外的,确实是个杀人放火的好地方。”

    曲羲然小脸惨白,他不会是认真的吧?

    不过以他的性格,这事还真能干出来。

    她僵硬的转过脑袋去看他,奈何天太黑了,透进来的车灯将人脸照的模糊一片,再加上曲羲然很紧张,这一瞧什么都看不见。

    越是这样越让人紧张。!%^*

    曲羲然缩到车门,脑中闪过无数恐怖的画面。

    但活命要紧,她竭力屏退这些没用的幻想,思索着对策。

    一般电视剧电影上出现这种情节,主人公都会咬牙跳车,只要双手抱头再差都是挂彩。

    像这种剧情她看不下十遍,都说小说源于现实,电视剧和电影都是小说改编的,这么想来,这种情景在现实中应该能实现吧。

    曲羲然咬住下唇,有点儿纠结的握住车把。(!&^

    但一看到窗外飞速倒退的景物,以及车速,她就起了怯意,手是怎么也按不下去。

    那旁的陆桀一心展示高超的飙车技术,没察觉到她的小动作。

    但看她半天没动静,好奇的瞅一眼。

    这一瞅倒好,把他逼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曲羲然咬牙打开车门,身子前倾,眼看就要掉出去了。

    “蠢货!”

    陆桀青筋暴跳,心急的将她捞了回来,仔细检查一遍,确认没有受伤,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他正要发作,瞥见她胸前的安全带,嘴唇一抽,气不打一处来。

    说道:“麻烦你想自杀不要绑安全带好吗?你死了事小,连累我的车座一块儿陪你就大了,这辆车可是我最喜欢的。”

    陆桀向来话少,更不是个毒舌的,但这次的事情让他又惊又怒,嘴上就硬了半分。

    但这话听到曲羲然耳中就变了味道,她见他一脸阴郁,欲哭无泪的缩到角落。

    心想陆桀这话的意思,摆明了是要弄死她,逃也逃不走,等死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

    若是陆桀知道她内心世界如此丰富,估计会嫌弃死。

    可惜他不会读心术,见曲羲然脸成了苦瓜脸,心里面不是滋味,以为她是在想齐致修。

    不满的说道:“你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有了我不够,还想要别的男人,是我不能满足你吗?”

    陆桀猛踩刹车,在曲羲然身子前倾时扣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安全带拽出了一长串绑住她的双手,至于脚则用皮带绑住。

    这样她就不会跑了。

    陆桀满意的欣赏杰作,粗砺的手指磨撮她的双唇。

    曲羲然吓得大口喘气,惊疑未定地说道:“你要干什么?”

    从上车到现在,她三句不离这个意思——你要干什么?

    陆桀不免烦躁,惩罚性的咬了她一口,恶狠狠的说道:“干你。”

    简单粗暴,而他接下来的动作更甚。

    刺啦一声,曲羲然的裙子就撕成了碎片。

    她想挣扎,奈何身子被五花大绑,她除了骂几句,过过嘴瘾以外,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夜色撩人,等陆桀满足的抽身离开。

    曲羲然已经累脱臼了,她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此刻只想睡觉。

    但某人偏不如她的愿,挑着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说道:“我和齐致修比谁更厉害?”

    又是这句!

    他每做一次都会问一遍,起初她还嘴硬,到最后被折磨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曲羲然愤愤地偏头,打算当死尸。

    “嗯?”陆桀挑眉。

    曲羲然身形一颤,不禁想到刚才的画面,下意识转身看他。

    见这个变态又要来,拼尽全力说道:“你。”

    她声音细若蚊音,软软的让人骨头都酥了。

    “真乖。”

    陆桀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将放下来变成床的座椅调正,弯腰解开了绑住她的皮带。

    就在曲羲然以为终于可以结束的时候,陆桀拿出手机在她跟前晃了晃。

    “你要干嘛?”曲羲然警铃大作,赶紧捂住身子。

    陆桀看她正襟危坐的,啧笑一声,轻触屏幕。

    一时间车内萦绕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娇喘。

    “变态!”

    这人竟然录音了!

    曲羲然伸手去夺,但陆桀故意抬高胳膊让她扑了空,顺带将她按住,另一个手按下快进。

    “我和齐致修比谁更厉害?”

    “你。”

    手机清楚的传来男女的声音,曲羲然气的差点儿背过气去。

    她尝试挣扎无果,便咬牙说道:“删了!”

    陆桀玩味的看着她,不答反问,说道:“你说齐致修听了会是什么表情?”

    “你个变态!你这么做跟那些拍艳照威胁女人的混蛋有什么区别!陆桀我真看错你了!你不仅是个魔鬼,还是个下三滥的人!”

    曲羲然越说越委屈,眼泪在眼眶打转。

    她哭的像个被父母抛弃的孩子,陆桀心都揪到一起。

    但一想到齐致修竟敢和她贴那么近,就嫉妒的发狂。

    嘴硬道:“这次是个警告,下次我就真发了。”

    他默默将手机的录音删掉,装作嫌弃的样子递给她一个纸巾。

    “鼻涕都流出来了,丑死了。”

    “那你别看。”

    曲羲然怼了他一句,吸鼻子时故意发出特别大的声音。

    她敢回嘴就代表没事了,陆桀嘴唇一勾,脱下西装抛给她。

    “赶紧裹好。”

    曲羲然见有衣服穿,马上套上了,还没裹紧身子,她整个人就被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