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30章 不让菲儿好过

    他也不说话,就会发出‘啊啊’的痛苦声音,撕心裂肺惹人心疼。

    江吟急得紧皱着眉头,可轩轩又有心脏病,也不敢将他从梦中惊醒,只能伸出手来轻拍着他的身体,声音温柔的哄着他。

    “乖,轩轩不怕,有妈咪在,不会有人欺负你……”

    她哄了足足有十几分钟,轩轩这才不在叫唤了,他像个小婴儿一样缩在江吟的怀里,寻求着她臂弯里的安全感。

    见状,江吟的心软的一塌糊涂,看着轩轩带着泪痕的小脸,越看越觉得不忍。

    这个孩子实在是经历了太多,连常人都无法承受的事,现如今,想要走出来实在是太难了。

    “叮——”

    就在这时,忽然她那放在枕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律师发给她的消息。

    江小姐,酒鬼父亲的开庭时间定下来了,是下周三,我会尽力帮您争取轩轩的抚养权。”

    看到这条消息,江吟心生出了喜悦,可算是遇到了一件令人感到高兴的事了。

    她激动的手都在发抖,过了好半天,她才打上了一行字:

    “谢谢您了,律师,只要能达到目地,价钱不是问题。”

    只要一开庭,那轩轩的户口就彻底会过继给她,他就会彻底的从以前那糟糕的家庭里走出来。

    而且,只要能给轩轩上了户口,那她带着轩轩去国外治疗也会轻松很多了。

    一想到了这些,江吟顿时就觉得这段日子所受的痛苦,也全都消失殆尽了。!%^*

    而日子也都在往好的方向奔去,接下来,她要努力赚钱,带给轩轩更好的生活。

    ……

    经过上次商品活动会,顾言商带走江吟的那一幕开始,她们的关系便已经在圈里公开了,传得那叫一个沸沸扬扬。

    当然,这未免会落到谢家的耳朵里,谢玉知道后,已经将自己关在家里好几天,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啊,都在骗我!”(!&^

    谢玉终于安耐不住,将屋子里的一些花瓶等都砸在了地上。

    谢家的儿媳陈如端着饭菜,站在谢玉的房门前,担忧的开口提醒。

    “玉儿,你别老憋在房间里生闷气,你已经一天没吃饭了,出来吃口饭吧。”

    “出去,我不吃!”

    谢玉朝着她怒吼了一声,将手中的抱枕用力的丢向了门外。

    陈如被砸了一个满面,一时竟看不清楚眼前的路,抱枕从手里滑落了下来,掉在了地上。

    “啊,好疼。”

    “妈妈,你没事吧?”

    这时,一直躲在墙壁后面的谢明轩走了出来,他看着陈如受了伤,正欲说话,就被陈如给拦了下来,她对着谢明轩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紧接着,她拉着谢明轩小心翼翼的走下了楼,来到了客厅里,她命令着保姆上去打扫着残局。

    而她坐在沙发上,脸色低沉,眼底里多出了一抹不甘。

    “妈妈,你受伤了吗?要不要轩轩给你吹吹?”

    谢明轩双手双脚都爬上了沙发,一脸关切的盯着陈如的脸看。

    “妈咪没事。”

    陈如伸出手来,摸了摸他的脑袋,紧接着,她打量了一下四周见无人,才小心翼翼的提醒。

    “轩轩,你要记住,现在还不是得罪你姑姑的时候,她手里有你爷爷给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决定着你将来的继承权。”

    闻言,谢明轩气的小脸红润了起来,掐着腰冷哼了一声。

    “妈妈,你每次都是这么跟我说的,那我们究竟要忍到什么时候?”

    闻言,陈如脸上的懦弱一扫而去,眼底里多出了一抹精明。

    “忍到你的爸爸从她的手里拿下股份为止!”

    说到这里,她便心生出疲惫来,将身体轻靠在沙发上,伸出手来揉捏着太阳穴。

    说起来,你爸爸也是个废物,都运筹帷幄了这么久,也没个进展,害得我们母子两人还得受你姑姑的气……”

    “顾言商绝对不会跟江吟公开恋情,她不配,都在骗我!”

    楼上,谢玉的情绪再次崩溃,又开始噼里啪啦的砸着东西。

    陈如紧皱着眉头,心生出厌烦,冷哼了一声。

    “像个泼妇一样,难怪顾言商看不中,只会把火发在家里。”

    闻言,谢明轩一脸无辜的看着母亲,他很聪明,一下子都听懂了母亲话里的意思。

    姑姑是因为被顾言商抛弃,才会变成泼妇,找他们母子二人撒气!

    可恶!

    谢明轩的眼里涌上了一股嫉恨,他拳头紧攥住,牙关咬的死死地。

    他绝对不会放过顾家的人,尤其是那个顾菲儿!

    ……

    翌日。

    幼儿园正式开课,上完前面几节课后,老师站在讲台前,一脸友善的看着台下的同学,笑着提醒:

    “小朋友们,上个月的手工比赛结果出来了,我们的冠军将会获得一个樱花发夹,可以自己带,也可以送给妈妈哦。”

    “好,那我们现在宣布冠军,她就是顾菲儿!”

    老师的声音再次在教堂里响彻,顾菲儿猛地睁开了眼睛,葡萄般的眼珠顿时变得亮晶晶的。

    她忙从椅子上起身,迫不及待的小跑到老师的面前,接过了发夹,礼貌的笑道:

    “谢谢老师。”

    唯独坐在最后排的谢明轩,脸上布满了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妒忌,他的指甲紧紧地的扣着大腿。

    一个恶毒的念头,便涌上了心头。

    顾菲儿高兴的拿着发夹走下了台,眼前似乎出现了江吟那满是笑意的脸。

    要是江吟知道这是自己参加比赛赢得的奖品,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为了确保能亲自将发夹送给江吟,顾菲儿无论是上课还是下课,她都护在手里不肯撒手。

    下午是课间操,其他的小朋友都在外面跳皮筋,滑滑梯,唯独顾菲儿坐在教学楼的台阶上,手里捧着发夹不敢乱动。

    就在这时,谢明轩带着他的两个小跟班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顾菲儿看着他的眼里多了一抹惊恐。

    紧接着,她从楼梯上站起身,正欲往楼下走去。

    “去哪啊!”

    谢明轩伸手拦住了她,他双手插着裤袋,露出痞痞的笑容,“我让你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