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三十三章心痛不已

    泸卢宫殿内,一袭身着凰袍女子,她绝美容貌下是冰冷的双眼,她盯着幻境中那个夕阳下闭眼的少女。

    突然大门打开,慢慢走进来的是一身着黑袍的老妪,她扶着拐杖走到女子身旁行礼:“殿下有人闯进泸卢的山穿谷了。”

    女子听老妪这般说点头:“你先下去。”

    “是。”老妪扶着拐杖走了,女子凤眸里盯着那离去的身影,眼中是深不可测,她也不想去猜疑谁。

    女子一挥手来到一处的寝宫内。

    只见一男子半裸着,身上缠着是白布,白布可见是血迹,女子心痛的走了过去,看男子还在梦中念叨着什么。

    “卿儿。”

    “卿儿。突然梦中男子惊醒,他额头出了冷汗,他睁开眼睛见眼前女子,便想起身。女子扶着他靠在床栏上。

    “咳咳,娘。”顾潜之轻轻咳嗽的喊了一句。

    “潜之,不过是渊国小族女儿,值得你这般吗?你可是你这趟浑水。”瑞安看着眼前的人,这人是她的儿,她的潜儿,她怎么会不心疼。她将潜儿送回南境那日开始日日夜夜的思念也不敢靠近。

    若不是她早已预知潜儿的未来,会为一渊国小族的女儿解开封印,怕是潜儿性命不保,那日她亲眼看这潜儿受天雷击打,她怎可能不心疼,就因为一个人类的女子。

    “娘,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潜之了,也有了自己的想法,是潜儿甘愿的,与长卿无关。娘亲我不可能看着地灵祸害同门,地灵取了百来同门的心,我怎可能不夺回来?。”顾潜之捂着嘴角忍着咳嗽声音,他不想让自己的娘亲担心,那天杀地灵也不仅仅因为长卿,还有同门。

    “潜之莫找借口,你是我身上掉下来一块肉,吾怎么不知你品性,你在深宫看透人心,怎么会心怀天下,还是敌国的,虽是同门与你也无恩情,你怎么会出手。”瑞安揭穿了顾潜之叹了一句说道。

    顾潜之听后片刻沉默。

    而瑞安又徐徐道:“潜儿,你无需找借口,好生休息。”瑞安说着一挥手过去,只见顾潜之便晕厥了。!%^*

    她用手轻轻的碰那长长的睫毛,眼里满是心痛。

    房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老妪,她端着清水和纱布走了进来。两人为晕厥的顾潜之换了纱布又上了药。

    看着换下的纱布,那融进清水上的血迹。瑞安紧紧抓住衣裙,看了一眼床上昏迷顾潜之随后便消失了。

    老妪处理旧纱布后,她拿着拐杖一地。

    只见入眼的是一处冷冷清清而废弃的房前,杂草的遍地,月色下显得更加凄凉。(!&^

    “终究吾儿为了一女子受了天雷。”瑞安望着废弃房屋轻叹了一句。

    老妪只是静静的看着那身影一言不发,她从小就看着殿下长大后来也看着太子长大。而今她也老了。当年她劝过殿下,可殿下不曾听劝,跟如今太子一般。

    “殿下,儿女之事让他们自己去,别掺和。”老妪扶着拐杖无奈道。

    “朕,不可能让潜儿走这般的路,朕绝不许。”瑞安激动起来,她红着眼眶望着老妪绝望的说了一句。

    “殿下,有几句话,老奴还是想说,当年你和南境帝,老奴也劝过,哪有一句你听进去了。你也知道太子从你的路,不如随了他们。”老妪对上那双含泪的凤眸,她心里也痛,她怎么不痛,心痛不已。

    当初她劝过,阻止过,还是挡不住后来发生的一切,人神自不能相守一生。

    而她眼前的殿下明知道还是和南境帝在一起。

    后来他们背负太多的责怪不得不分开。

    “朕要潜儿忘了孟长卿,忘了那些过去,忘了所有关于孟长卿的记忆。朕只想潜儿开心,不再受伤。”瑞安蹲下身子哭泣着,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女皇,只是身为一个娘,她只想自己的潜儿。

    “唉,殿下心意已决,老奴也不再劝。”老妪走了过去摸了摸瑞安的发丝,瑞安在老妪的怀里大哭着。

    夜色下的,另一边。顾潜之捂着额头醒来过,他看着身上换了新的纱布,自然知道是娘亲换的。

    他慢慢的穿上衣裳起身,望着空旷的寝,心中是无比的想念,而今他伤势未痊,不能动身去找卿儿。

    也不知道卿儿现在在何处,可有照顾好自己。

    脑海中闪过那一道道的身影,往如昨日一般。

    “咳咳。”一阵的轻咳嗽,他走到桌前坐了下来,额头出了冷汗。他了解他的娘亲,怕是下一步会阻止他找卿儿。

    他要伤快点好,不能让卿儿等下去了。

    此刻的孟长卿正在百般无聊等着瑞安派人抓她。而现在深夜了,她也不见的一人影,别说人影了,鸟都没有一只了。

    她就这样在油菜花中坐了几个时辰,她腰都坐酸了,便起身动了动。她打了哈欠,肚子也不争气的“咕噜”起来了。

    突然她听油菜花有动静,便谨慎了起来,结果走出来是今日遇见的小女童,她便喊了一声:“念念。”

    念念听了跑了过去抱住孟长卿,又听那“咕噜”的声音,念念捂嘴笑了笑拿出一馒头递给了孟长卿道:“姐姐吃吧。”

    孟长卿也不客气接馒头咬了一口道:“谢谢念念。”

    “姐姐你慢点没人跟你抢。”念念看着狼吐虎咽的孟长卿笑了笑。

    “姐姐来喝点水。”念念又拿出一水袋递给了孟长卿。

    孟长卿接过喝了几口,轻笑道:“谢谢念念,这个给你。”说着她从空间里拿出桂花糕,一个雕刻了樱花的小木簪递给了念念。

    念念接过了小木簪。孟长卿将水袋还给了念念后道:“念念,姐姐走了。”说完,她御剑而去。

    夜色下,她望着念念朝她挥手,离念念而不远油菜花还躲着一男童,这样她也放心了。

    既然瑞安不找她,她不行飞遍泸卢寻不到瑞安的住处,找不出潜之在哪里。

    凉凉的风吹过,让她觉得有一点的寒,御剑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