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皇后不喜欢朕

    墨容麟进了承德殿,却路过寝殿而不入,绕到了后殿月桂的屋子。对他来说,月桂就是白千帆的替身,心里不静的时侯,他喜欢到月桂姑姑这里坐一坐。

    月桂正在灯下挑花样子,见皇帝过来,忙起身迎接,笑道,“哟,皇上怎么来了?”

    墨容麟瞟一眼她放在桌上的花样子,微皱了眉头,“这些活让底下人去做,怎么让姑姑劳神,仔细费眼睛。”

    月桂亲手上了茶,“姑姑还没老呢,这点活哪能就费了眼睛,”她看出皇帝有心事,又看看王长良,王长良默不作声点了下头,她就明白了,摆摆手,让屋里人都出去。

    “皇上过来,可是有事?”

    墨容麟捧着茶,摇摇头,又叹了口气,不知从何说起。

    月桂和他面对面坐着,笑着问,“奴婢猜和皇后娘娘有关?”

    墨容麟诧异的抬头,“姑姑如何知道?”

    “皇后娘娘刚回凤鸣宫的时侯,皇上一天要去几趟,这几日不去了,是不是和皇后娘娘吵架了?”

    墨容麟默不作声。

    月桂道:“小夫妻吵个嘴也没什么,当年太后和太上皇也吵嘴呢,这是夫妻间的情趣。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越吵感情越深厚,皇后心里有皇上,才愿意跟您吵,若不然,以皇后娘娘的性子,无关紧要的人,皇后娘娘才懒得吵呢。”

    这话戳中了墨容麟的心窝子,他沮丧的道,“在皇后心里,朕可不就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么,她才懒得同朕吵,是朕自个窝着火罢了。”

    月桂愣了一下,“这话从何说起?”她一直认为帝后的结症在皇帝身上,因为他对史芃芃有成见,不喜欢她,但凡皇帝放下架子,肯主动些,横在帝后中间的那层纸必然就捅破了,史芃芃明事理,自然会与皇帝和睦相处。

    墨容麟隐疾的事瞒着月桂,感情上的事,却不怕让她知道,毕竟拿她当长辈看待,心烦意乱的时侯,希望有人为他指点迷津。

    沉默半响,他苦恼的说,“皇后不喜欢朕。”!%^*

    他语气饱含着委屈,月桂一听就笑了,“哪能呢,天底下没人不喜欢皇上,皇后娘娘也一样。”

    “不是那种喜欢,”墨容麟期期艾艾的说,“姑姑知道朕的意思吧。”

    情窦初开的小皇帝,骄傲中带着羞涩,委屈里又有点愤懑,复杂的情绪堆在脸上,月桂深深的凝视他,这回是真的明白了。

    她一直以为墨容麟和太上皇在感情上是截然不同的态度,太上皇专情,一生只爱太后一个。而墨容麟打小立志做一个有作为的明君,对儿女情长不屑一顾,他是要扩充后宫,雨露均沾,开创盛世大业的。

    她虽然为史芃芃要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夫君而感到婉惜,但心里更向着皇帝,如今见他这般苦恼,到是很欣慰,如果帝后真的能像太上皇和太后那般,岂不又是一段佳话。(!&^

    她问,“皇上喜欢皇后?”

    墨容麟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在月桂面前,他不想撒谎,重重的点了下头。

    月桂笑着说,“既然喜欢,皇上对皇后便要多花些心思,感情是一点一点慢慢积累起来的,日子长了,皇后的心里便有皇上了。”

    墨容麟哀声叹气,“皇后不领朕的情呢。”

    “一次不领,两次不领,三次四次,皇后总会领的。”

    墨容麟有些为难,“朕是皇帝,朕的脸面……”

    月桂嗨了一声,“皇上,恕奴婢说句不大不敬的话,要讨姑娘喜欢,就得不怕丢脸面,这方面,太上皇可比皇上强一些。奴婢记得有一次太后恼了太上皇,把他关在门外,太上皇怎么说尽了好话,太后也不开门,最后您猜怎么着?”

    墨容麟颇有些好奇,“怎么着?”

    月桂现在想起来还乐,“太上皇最后没办法,爬墙进的屋。”

    墨容麟看惯了爹娘恩爱的样子,听到这个答案也不奇怪,可这事要放在他身上……堂堂的皇帝被婆娘关在门外,爬墙才能进屋,岂不笑掉天下人的大牙?

    他在心里摇头,不可不可,万万不可。

    月桂说,“这种时侯,脸面就不能要,要了,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夫妻两个可不就一里一里的远了,您说呢,皇上?”

    墨容麟摇摇头,“朕到底不是太上皇,有损脸面的事,朕做不到。”

    月桂也不劝,笑了笑,说,“姑姑虽然没经历过这些事,跟在太后身边,瞧也瞧得够了,等到两人好得蜜罐里调油的时侯,皇上就明白姑姑今天的话了。”

    墨容麟被月桂开导了一番,心里似懂非懂,嘴上还是硬撑着。

    从月桂那里出来,他满怀心事的站在承德殿的白玉围栏前,眺望着不远处的凤鸣宫,看着看着,又不由自主的往那边走了。

    临近中秋,月亮又大又圆,玉盘似的挂在半空,洒下清辉一片。

    大约是月色太撩人,很少悲春伤秋的皇帝背着手,站在凤鸣宫前,仰头望月,神情惆怅。

    凤鸣宫前守门的小太监犯了难,不知道要不要上前请安,主要是皇帝赏月的样子太专心,他不敢打搅。

    金钏儿得了信,跑到内殿向史芃芃汇报,“娘娘,皇上来了。”

    史芃芃坐在妆台前梳头,听到这话,很是意外,“这么晚了,皇上来是……”

    金钏儿说,“奴婢哪知道皇上来做什么,娘娘还是去看看吧。”

    史芃芃不疑有他,披头散发就跑出去迎驾,结果到了外头,看到皇帝站在台阶下仰头看月,不像要进凤鸣宫的样子,她一时有些踌躇,不清楚皇帝的意思,干脆站着没动。

    金钏儿太怀念在冷宫帝后和睦相处的那段日子,所以不遗余力的把他们往一起凑,见史芃芃止步不前,有些着急,低低的催促,“娘娘,快去啊,皇上在那呢。”

    史芃芃岂有不知道她心思的,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打定主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皇帝不过来,她便不主动过去,心里暗暗盼着墨容麟赏完月就走,谁知道墨容麟突然扭头朝她望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