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五十一章 堂妹慎言,何为陷害

    沈清若看着是那么好心,却知道只有兰儿的事情,陆裕和孟氏才能继续闹起来,永安侯府唯有鸡犬不宁,她才有真正的机会。

    情面她不是没有给过,就像是南风翊说的,她是个不速之客,永安侯府对她不是那么友好,就不要说别的了,连自己的外祖父也……她最重要的目的在这里,可是不得不将安逸的陆越也拉下水,虽然沈清若知道这些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儿而已,但是重要的事情,似乎还在后面呢。

    兰儿抓着沈清若的手,这好歹算是个主人家的小姐,如今府中上下没人念着自己的死活,兰儿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奴婢知道了,清若小姐!今日的事情,奴婢当真不是故意,这世子就这样一股脑的扑了过来,之后奴婢也就无法反抗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性格温婉,给我舅舅做个良妾倒是极好,若是能够生个一男半女的更是会让外祖母开心,这命运可都在你自己手里了,旁人可是帮不了你的。那边还有事情,我需要过去看看,既然这里没人管你,你最好早点想想之后如何是好,免得一会儿舅母派人过来对付你。”

    她算是跟兰儿一条“明路”,尽管之前时候他们素不相识。

    这个时候沈清若快步来到自己的院子,今日的事情恐怕更加让陆越崩溃吧,自己家的嫡女陆婉婉,竟然在沈清若的院子里面跟那柳家公子圆房了。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还是下人听见声音过去瞧见的,如今这房间里面一片狼藉,沈清若走到人群之中,故作紧张:“这……怎么……”

    她仿佛自己一点不知情一样,凌姑姑已经回到了沈清若的身边。

    “老奴找不到小姐,本想着过去找找,原本看到婉婉小姐进入了小姐闺房,想着是否还有话要说,如今过来也只是想要问问小姐是否需要晚膳而已,可是没想到……”

    柳生和陆婉婉都清醒过来,反而是陆婉婉知道事情真相之后,哭闹不休,衣服都没穿好上来就朝着沈清若这边冲了过来:“沈清若,你陷害我!”

    沈清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冷静开口:“堂妹慎言,何为陷害。这里虽然是我的闺房,但是今日你过来与我争吵,我吵不过你原本就已经先行离开避避风头了,可是哪里想到,你竟然在我住的地方做出这种事情,该不会觉得自己带着一个外男回来,就是来找我的吧!这里可是永安侯府,就算是我有再大的胆子,难道能将外面的人带进来吗?堂妹是否太高看我了!”

    陆越的脸色难看:“柳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与婉婉虽然马上就要定下婚盟,但是现在毕竟还早。婉婉还没有嫁过去呢,你怎么能……”

    柳生的家庭不错,为人也是相当放荡不羁,这个时候连忙合了合衣襟开口:“侯爷也说了,我与婉婉小姐早晚都是要成亲的,早一日晚一日……更何况在下原本也没有如此的谋划,今日可都是婉婉小姐派人主动邀请约会,在下怎么可以推辞呢,没想到看到婉婉小姐如此主动……”

    “你……胡说,我一个黄花闺女,难道还能对你做什么不成!外祖父,婉婉真的是……被人陷害了,被这沈清若陷害了!”

    陆婉婉那个后悔啊,原本是计划让沈清若中招,这样名节毁了就会替自己嫁人了,她总是可以得到更好的,哪里想到如今把自己都搭进去了。!%^*

    现在的陆婉婉,真的委屈的不知道如何说才对了!

    “堂妹我还是这句话,你若是做了这种事情陷害我,这代价是否太大了,我只是个客人,怎么可能带着外男进来,好巧不巧的还是你在外面的未婚夫,这些事情可是我这一个外人做不到的。再说就算是我做的,为何会在我的房间啊,难道我不怕东窗事发,事情再到我身上吗?我是不明白堂妹为何如此讨厌我,竟然会笨到用自己做诱饵,还是说之前堂妹想要的诱饵不是你自己?”

    “沈清若,你莫要胡说,什么诱饵不诱饵的,我就是被你害的!”

    这个时候,陆婉婉连忙哭哭啼啼。

    今日孟氏可是乱了,女儿被人家毁了清白,然而那夫君又是不争气,抱着女儿痛哭之后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这一切的事情就像是闹剧,只要开始闹起来,整个永安侯府都跟着鸡犬不宁了。此时此刻,唯有沈清若还在那边,一言不发似乎在思考什么一样。(!&^

    人带走了,这亏不得不吃。

    沈清若差人换了个地方住,捶捶自己酸痛的肩膀,凌姑姑端了茶水进来:“老奴就不理解了,这永安侯府的人如此做事,小姐为何要这样做啊,直接告诉侯爷,不是更好吗,至少侯爷也会为我们做主的!”

    沈清若看了看凌姑姑,不慌不忙说道:“我若是吃亏让他们做主,岂不是太傻了,现在外祖父用脚指头想都能知道今日我做了什么,我也不必隐瞒,只不过这始作俑者不是我,我才有机会兴师问罪。现在不管是谁,在这府邸害了我可是不轻的罪名,所以这事情我是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说完之后,凌姑姑沉默了,外面陆越的人果然到了,是来找沈清若的。

    如今这个时辰,已然是伸手不见五指了,沈清若缓缓站起来,看了凌姑姑一眼。

    “我应该好好跟外祖父谈谈了,毕竟今日府中如此多事,我也需要讨个说法来了,我们不日便能够离开这里,去跟太子殿下汇合去了!”

    她的声音淡淡的,似乎自己充满自信。

    凌姑姑还是担心,不看看跟沈清若对垒的人是谁,那可是她的外祖父永安侯啊。单说这永安侯,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凌姑姑会担心,也是自然的。

    沈清若那边却真的什么都不说,安安静静的跟着陆越的人走了,仿佛早有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