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算计

    同样的时间里,另外七个人的家中,得知自家孩子成功的进入医坊了,此时众人也是欢喜的不得了。

    特别是李家。

    李父一直在等着李子光回来。

    李子光刚一回来,就被下人请到大堂那边去了。

    作为一个不受宠的庶子,平日里他连自家府中的大堂都极少来过。

    这会儿突然被请来,他并未觉得如何荣幸,反而心里很是不屑。

    他很清楚,他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被请来的。

    进入大堂,李子光看到了他的父亲,也看到了他那些所谓的兄弟姐妹。

    只是这些兄弟姐妹这会儿看他的眼神似乎不怎么友善。

    为何不友善?

    原因李子光同样是清楚的很。

    不过他并不在意。

    从前的他或许还会在意,但现在的他已经是医坊的人了,虽然一切还不是特别稳定,但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底气。

    “父亲。”

    李子光走到李父面前,温和的打了声招呼。!%^*

    “回来了啊,来来来,快坐下。”

    李父对李子光的态度完全跟平常不一样。

    李子光以为昨天他父亲对他的变化已经是很不可思议的了,没想到今天还有更加不可思议的事儿摆在他面前。

    想想还真心有些讽刺。

    “多谢父亲。”(!&^

    道了声谢谢,李子光想走到最边边的角落去坐下。

    身为一个不受宠的庶子,他最有的就是自知之明了。

    结果,他才刚一转身,便听到他父亲道:“你去哪里?就在这边坐下吧。”

    李父指了指主位之下右手边离他最近的一个位置。

    也是奇怪,平常这个位置可是人人抢着坐的,今个儿倒是没有人坐。

    在李父说出让李子光坐下的时候,李子光注意到在场的人目光都看向了他,其中嫉妒的眼神一个也没有少。

    在众人嫉妒的目光下,李子光走到那个位置去坐下。

    这一坐下,他更加能感觉都大家热切的目光了。

    “子光啊,今日如何?在医坊那边可顺利了?”

    李子光正想回答李父的话,就听见旁边他的一个兄弟酸溜溜道:“爹,你就别太为难子光了,你这样问,让他怎么回答你呢,失败了从自己口中说出来,总是比较丢人的。”

    那人说完又看李子光,一副我真心为你的样子道:“子光啊,你也别伤心了,虽然你没能通过,但好歹也过了第一关,还让你的名字暂时的出现京都城众人口中,你应该知足了。”

    “嗯,三哥说的对。”李子光淡淡应了一句。

    那人闻言,心中身为欢喜,想着李子光会这么说肯定是因为真的过关,于是又开始想虚情假意的安慰他点什么。

    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却听李子光道:“不过我通过了。”

    只是这淡淡的有句话,却几乎激起千层浪。

    李父是高兴而激动,但是在场的他那些奇怪兄弟姐妹的话,就只是嫉妒了。

    嫉妒与不敢置信。

    “你通过了?那医坊居然是这么容易通过的吗?”

    那个三哥又继续道。

    在他看来,李子光是不可能成功的才对!

    如果李子光都能成功的话,那他肯定也能成功才对!

    之前医坊招药童的时候,他不是不知道这个消息,他是知道了却看不上。

    可是在之后,入选的人居然得到那么多人的关注,他才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什么。

    他心里一直有些后悔,特别是在得知家里那个不受宠的庶子居然也去参加并且通过第一关的时候,他心里就更加不舒服了。

    在知道李子光要去参加第二次试验的时候,他就非常的希望李子光不能通过,这样他心里能平衡一点。

    结果李子光居然通过了!!!

    他的心情非常不平衡!

    “三哥,容易不容易,我并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确实是通过了。”李子光依然口吻淡淡的。

    李子阳看着他这样,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暴躁。

    李父这时候却夸了李子光。

    将他从头到尾夸了的那种。

    “子光啊,你这次办的很不错,既然已经进入医坊,那就要好好努力了,争取尽快学会医术,也好为我们李家争光。”

    李父的话让在场的人对李子光更加不满。

    但是大家也很清楚,现在这个时候如果说出唱反调的话,那绝对会得罪他们的父亲。

    他们的父亲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谁也不敢得罪。

    李子阳却看着李子光,心中生出某个想法。

    晚上,大家用晚膳回到各自院子的时候,李子阳却来到李父的房间找他。

    “爹。”

    李子阳今年已经二十有二,在古代算是不小的年纪了。

    他虽然也是庶子,但是母亲却是李父很是宠爱的女人,所以李子阳从小到大也是在李父的宠爱下长大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形成了他任性的性格。

    这会儿他来到书房,张口便是撒娇。

    虽然是大男人,虽然已经二十二岁了,但是从小到大见多了他母亲对他爹撒娇,所以他一直认为撒娇这一招很有用。

    每次只要她母亲想他爹留下,撒娇就行了。

    每次他母亲只要想要什么东西,稍微一撒娇,最后他爹也都会同意。

    所以撒娇这一招在他看来,非常有用。

    他自己当然也使用过很多次了,而且几乎每次都能有用。

    所以他就更加坚信了。

    “怎么?”

    李父看向李子阳。

    因为是自己真的疼爱的孩子,对他的态度也自然许多。

    比起多李子光的刻意关心,他对李子阳是真心的发自内心的那种关心。

    “爹,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下。”李子阳走了过去。

    “什么事?”

    “是关于子光弟弟的。”

    “子光的?什么事?”

    “是这样的爹,我在想,咱们让子光弟弟去医坊是不是不太好啊?”

    “怎么会不好?去医坊的机会很难得的,这是为我们李家争光的事情。”

    “是,这是确实是为我们李家争光的事情,可是为我们李家争光的事情,真的能交给子光吗?子光是什么情况,爹您难道不知道吗?”

    李父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