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九十一章 太子府风云

    叶挽歌的声音十分突兀的在秦景枫的身后响起。

    几个女人一听正要发怒,这是哪里来的狐媚子敢说他们吵吵闹闹?

    她们还没有开口呢,只听这女子继续说。

    “太子殿下,太子妃如今需要静养,最好请这些人出去,平日里无事不要来这里哭哭啼啼,便是对太子妃最好的关怀了。”

    叶挽歌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知道太子妃好了许多便记着来表忠心了,似乎是不来关心一下就不行似的,或者是以为来太子妃这里关心一下便能见到太子。

    总之不管什么原因,这些女人里,就没有一个是真心希望梅影好起来的。

    毕竟梅影可是一直压她们一头的正室。

    平日里梅影对这些女人也不如何亲切,她自诩出身名门,自然看不起这些只会和太子勾勾搭搭的女子。

    反正这些人和叶挽歌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她说起话来,是半点也不客气。

    叶挽歌倒是对那个罗芊芊有几分印象,她记得梅影跟自己说过罗芊芊有了身孕来着?

    她都已经离开汴京好几个月了,这罗芊芊再如何也已经显怀了,可是这会子看着罗芊芊身姿纤细,腰肢更是盈盈一握的,可是半点也没有怀孕的样子。

    看模样,大抵是流产了。

    叶挽歌暗自唏嘘,这些深宅后院里的斗争啊……

    “都听见了?还不出去?”秦景枫脸色一沉,扫了那几个女子一眼。

    这些女人一个塞一个的漂亮,娇俏的,可人的,柔弱的,美艳的。!%^*

    太子的口味真的很杂呐。

    叶挽歌也不管他们,径直绕过了秦景枫,牵着小秦子轩到了梅影的床前。

    女人们的脸色不甚好看,任谁被叶挽歌这样赤裸裸的说她们吵吵闹闹哭哭啼啼……就差明说她们作秀了,这谁人高兴得起来。

    叶迎云笑盈盈的站起身来,“既然挽歌姐姐都这么说了,那你们还是先回去吧,我们这么多人,的确是打扰姐姐休息了。”

    “我们回去?呵,郡主说的人,可包括你。”罗芊芊讥讽的瞪了叶迎云一眼。(!&^

    叶迎云依然笑盈盈的,她挽着叶安卉的手,一派天真的模样,“我和安卉姐姐都许久没见挽歌啦,便留下来叙叙旧,我们和挽歌的关系,可不是诸位姐姐能比的,我们呀,可是亲姐妹。”

    秦景枫忽然觉得这一屋子的女人都丢人无比“够了,都给本宫出去!”

    这些女人,忽然之间变得如此俗不可耐,一个个只会打扮的花枝招展,争宠夺爱。

    满屋子的艳色,如今看来,竟都不如一个叶挽歌来得吸引人。

    这种想法,让秦景枫十分恼怒。

    叶挽歌这厢在替梅影诊脉,一边询问着一直守着的纪朗情况如何。

    纪朗答道,“太子妃情况一直很好,没有发热,方才醒来后便喝了小半碗参汤了,只是还没有气力说话。”

    “嗯,太子妃情况不错,再观察一个下午,若是没有发烧和继续发炎,便是无碍了。”叶挽歌将梅影的手放回了被窝之内,丝毫不理会身旁那些吵吵闹闹的声音。

    “太子妃,你会好起来的。”叶挽歌安慰的拍了拍梅影的手。

    梅影瘦了许多,至少瘦了十几斤的样子,她原本就不胖,如今看着跟纸片人似的,虚弱得很。

    “母妃,你会好起来的。”小秦子轩学着叶挽歌的模样拍了拍梅影的手。

    梅影看着叶挽歌,眼底有深深的感激,她转头看着自己的孩子,眼眶一红,眼泪便落了下来,她颤抖着伸出手,有气无力的摸了摸秦子轩的头,张开嘴无声的说着谢谢。

    小秦子轩依恋的抱着梅影的手,脸在母妃的手上蹭着,笑得眉眼弯弯的。

    “好好休息。”叶挽歌没有多说,她现在只想回府来着,但是总不能放纪朗一个人在这里,所以还是耐着性子留了下来。

    梅影伤势有反复的可能性,所以她还是得留下来观察观察。

    此时,一屋子的女人都已经被秦景枫不情不愿的赶了出去了。

    那几个太医们也不见了。

    那几个太医是在见到梅影真的醒来时,瞬间十分怀疑人生,已经匆匆回宫去了。

    屋内一下子清静了许多。

    “郡主,影儿没事吧?”秦景枫看向床上的女子,眼底是有真切的担忧。

    这个女子毕竟是他发妻,又在危急的时刻以身相护。

    若不是梅影,如今躺在床上的,便是太子了。

    所以太子心底,是真心感谢梅影,也心有怜惜。

    叶挽歌答道,“太子妃目前看来没有什么大碍,再仔细养几个月的,便能和从前一般无二了。”

    “如此便太好了!那些太医真真是废物,太医院白养了这些人!若不是郡主,影儿怕是……如今醒来就好,醒来就好。”秦景枫温柔的替梅影拢了拢鬓间的发丝。

    梅影眼底盈着深深的感动。

    叶挽歌在一旁看着心里很是恶寒,此时此刻太子倒是深情,但她敢打包票,只要太子妃好起来了,这种温柔和爱意肯定又会慢慢消失。

    太子这风流成性,怕是狗改不了吃屎的。

    叶挽歌和纪朗退出去了院外,把房间留给他们一家三口去亲亲热热的。

    这种温馨的画面,叶挽歌实在看不下去。

    叶挽歌直接在院外跟纪朗细细的讲起了太子妃的伤情和如何医治,给纪朗上了一堂长长的课。

    差不多半个时辰后太子秦景枫便离开了,离开之前自然是又对叶挽歌好一番感谢之类的。

    叶挽歌笑眯眯接过太子的笑意,又提醒了一下诊金之事。

    秦景枫看着叶挽歌又忽然觉得索然无味,摇摇头便走了。

    整个下午太子妃都好得很,晚些的时候还能喝进去一点粥水了。

    叶挽歌见此便也起身告辞,她留下药方和医嘱,便和太子妃告辞。

    期间小秦子轩自然又是闹腾了好一阵子,乳母好说歹说的下家伙才舍得放开叶挽歌,让她回家去。

    叶挽歌松一口气,这一整天,就全耗在太子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