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八百七十八章脑袋有坑

    程芒当然是不愿意让梅小冉在她的脸上也涂那么多的东西,可是当梅小冉把化妆镜摆到她面前时,她就啥话也说不出来了。

    很明显的两只黑眼圈,让她整个人人看上去无精打采的,虽说她并不在乎这些,可毕竟一会儿要见人,况且人家梅小冉打扮的这么光鲜靓丽,她也不能太失分了。

    当然,她内心还是拒绝的,清水出芙蓉,素面朝天才是她追求的。

    梅小冉在她脸上拍拍打打一番之后,把化妆镜又递给了她:“你自己看吧。”

    镜子时的姑娘脸上并没有像时下有些姑娘那样,把脸画的跟批灰一样雪白,而是简单的修饰过后,显得气色红润健康。

    “怎么样?我的手艺还可以吧?”

    梅小冉也是给自己化的几近裸妆,又不是什么大场合,妆容太艳也容易吓到人。

    ????她又拿了管口红出来,要给程芒涂,程芒吓了一跳:“我不要,你自己用吧。”

    “那怎么行?你今天的气色本来就不好,我就是给你的气色稍微提升一下。”

    ??梅小冉二话不说按住程芒,给她涂了嘴口红。

    浅粉色的口红很衬程芒的皮肤,她也不过是稍微的修饰一下,整个人看起来就仿佛年轻了几岁似的,再加上她文文静静的,就特别显出那种文艺青年的书卷气。

    程芒看着镜子好半天没有说出来话,梅小冉在旁边说道:“看到了吧?你本身也是很漂亮的,就是不爱打扮,我劝你平时可以这样稍微的收拾一下,也不是说要让你弄得多么妖艳,就是让自己看上去更舒服一点。”

    程芒虽然没有说话,但显然已经被梅小冉的话说动了。

    两人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开车往内平县赶,趁这个时侯走凉快,要是再晚一点大太阳就能出来晒死人了。

    赶到内平县也就九点左右。!%^*

    梅小冉带着程芒直奔中药基地,做生意嘛,有时就得脸皮厚一点,不过昨天她也没有把话说死,也就不怕难堪。

    来到中药基地时,就昨天那个叫王魁的负责人,正在跟人说事呢,两人就站在中药基地门口,说的可热闹了……坐在汽车里,程芒就看到他们两个了,并且还紧盯着,眼睛都不错开。

    梅小冉奇怪的看她一眼,却听到程芒说:“冉冉你看,王魁这是不是在收红包啊?”

    梅小冉马上扭头看时,还真的看到那个人在往王魁手里塞东西。

    这叫一个明目张胆!(!&^

    难怪王魁不愿意把中药卖给他们药厂。

    梅小冉气得把车往旁边一停,就要下去跟王魁交涉,可没想到程芒说道:“你知道跟王魁塞钱那人是谁?”

    这她哪知道啊?

    可是,程芒知道。

    她指着那个人说道:“要是我没看错的话,这个男的就是田园他哥,田书记的另一个远房侄子田丰。”

    梅小冉一听,鼻子差点没有被气歪,田书记这是特意的安排人过来,想给中药厂来个釜底抽薪呢?

    就算现在中药厂分离出去了,毕竟也是属于中原制药厂吧?田书记这么做就是缺德了!

    “冉冉,昨天你还跟我说,你说商场上竞争很厉害,我还有点不敢相信,总觉得人性没那么恶,现在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说的对极了。有些人为了对付你,还真是不择手段!”

    说真的,程芒在看清楚田丰的那一瞬,真是对田书记失望到了极点,以前她对田书记虽然没有啥好感,也不是说像现在这样厌恶,这会她就跟吞了只苍蝇似难受。

    “走,咱们过去。”

    梅小冉停下车就冲到田丰身边,这会儿田丰正好把一沓子用报纸卷好的钞票往王魁身上塞呢,就被梅小冉抓了个正着!

    “田丰,你这是要干啥呢?”

    田丰是认识梅小冉的,见她突然冒出来,也是吓了一跳,但这家伙脑子转的快啊,三十好几的人了,早混成老油条了,就冲着梅小冉笑了:“梅小冉,咱们都是一个厂里的职工,你跟我说话客气一点!”

    梅小冉看到他那个样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你知道我这回出差就是为了来这儿收购中药材,可我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你在底下使绊子,给咱们药厂添麻烦啊。”

    “梅小冉,你这么说可不对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咱们厂考虑啊。”

    田丰大言不惭的说道:“你应该看到我刚才在干啥了吧?我就是想替你们把这边的负责人搞定,要不然他们把药价抬这么高,咱药厂也吃不动了。”

    王魁也是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刚开始有一瞬,真是心里慌的一比,但他很快就明白过来了,田丰这是在忽悠呢!

    要不是田丰跑来跟他说现中原中药厂中药卖的很好,让他往上抬价,他还是真不愿意跟中药厂闹翻,毕竟中药基地可以说是这块儿药农的希望,他这么做也是顶着很大的压力的,很多药农都骂他,说他不讲情面,不顾大家的利益。可是吧,他要这么做的话,就能给自己中饱私囊了。

    这会儿听到田丰这么一说,他也马上表态:“这位小田同志也是省药厂的,他过来也是想让咱们中药基地为药厂供货的,就是看我没有答应,这才想着走个后门。”

    这解释很明显的就是让梅小冉听的,毕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嘛,钱都收了,装也得装个样子。

    梅小冉一听,果然没有计较太多,就问他道:“那你现在有没有决定给我们药厂供药?现在是什么价格?”

    王魁哪敢承当啊,就一直拿眼睛瞟着田丰,希望田丰给他点意见,他这是该不该同意呢?

    可是田丰刚才说的话也不过是敷衍梅小冉,当然不会说是真的想让他们把药材供给梅小冉,再加上程芒一直都盯着他,弄得他也不好意思露出任何暗示。

    王魁收不到他的暗示,那就只能点头道:“那肯定是要合作的,主要还是在价格方面,咱还得商量商量。”

    “可是田丰不是给你红包了?你这红包都拿到手里,要是再不给我们便宜一点怕是说不通吧?”

    梅小冉就那么的瞪着他:“昨天从你们这儿离开之后,我们开车去了内平县,人家的现在药农给的价格比你们这儿便宜好多啊,就说现在药材普通涨价了,可也不是说你想乱涨就乱涨的吧?”

    田丰刚听到王魁同意说是把药材卖给梅小冉就有点急了,赶紧上去说道:“那市场行情是什么样,就是什么价,我们药厂也不会说是随便压你们的价。”

    梅小冉瞪他一眼:“你的意思是说,现在市价哪怕炒到一百,咱们厂也得按一百块买是不是?我就没有见过你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人,你是脑袋有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