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94章 令人震惊

    这是二楼的第一间客房。

    是当初她被墨云深赶出主卧,又半夜把她给抱回去的时候睡的客房。

    盛悠然看着这扇门,恍惚间忽然想起,自己好像还遗留了一些毛线在里面,答应给墨云深织好的围脖也没有织好。

    张妈回过头来见盛悠然没跟上,便又退了回来。

    看到盛悠然对着这扇门发呆,便解释道:“karry小姐,这是我们家太太的房间,您也不方便进去的,跟我来吧。”

    张妈这话说的,好像盛悠然是专门挑主人的房间下手似的。

    盛悠然眉头微蹙,看着张妈的眼神带着不解。“你们家太太?”

    在张妈眼中,她盛悠然早在四年前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所以,墨云深的太太,是穆可可?

    墨云深没跟穆可可睡在一块,居然还把她的小天地腾给穆可可住?

    “是的,”张妈眸子陷【入回忆,“太太跟墨总闹别扭的时候就会自己跑到这间房里睡,所以墨总就干脆把这间房当做是太太的副主卧了。”

    “……”

    果然是宠爱啊。

    盛悠然无声地冷笑着,而后定定地看着张妈道:“我只是进去换一件衣服,没事的吧?”

    听到盛悠然这么说,张妈先是一愣,而后说道:“karry小姐,隔壁就有一间客房的。”

    一听到张妈这么说,盛悠然不用看都知道是穆可可住了两个月的那个房间。

    她一点也不想去。

    但是她却想进去自己曾经的小天地去看一看,被穆可可霍霍成什么样子了。

    盛悠然眉头微敛,看着张妈说道:“阿姨,我换衣服很快的,不会碰到你们家太太的东西的,你要是不放心,全程在里面陪着我也可以的。”

    听到盛悠然这么说,张妈急忙摆手道:“karry小姐您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说完之后,张妈似乎又陷入了几分纠结了,盯着地面看了好几秒之后,张妈才叹了叹气。

    “好吧,我带您进去。”

    说完,张妈就径自抬手推开了这间客房的门。

    盛悠然抿紧了唇,紧跟在张妈的身后,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这已经变成穆可可的房间会变成什么样子了。

    一推开门,首先入眼的还是盛悠然熟悉的那些装潢……

    四年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变。

    床和柜子还是白色的欧式风,床单也还是当初她最后看到过的田园风。

    盛悠然看着这熟悉的卧室,眼睛有些泛酸。

    “阿姨,这里不太像有人住的样子。”

    让人莫名地觉得冷清。

    盛悠然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轻,温温柔柔的,倒是让张妈有些不大习惯。

    张妈面不改色地开口道:“确实是没人住。”

    张妈垂下眼睑,难掩眼中的难过。

    “太太不在,当然是没人住的。”

    穆可可不在?

    也是,穆可可应该都是跟墨云深住在一块。

    而且,穆可可的所谓的“心理创伤”都不知道好了没有,估计还得经常治疗,可不是经常不在吗?

    一想到现在的墨云深已经跟穆可可生活在一起,盛悠然那颗麻木了三年多的心,忽然有了一些十分异样并且不受她控制的感觉。

    盛悠然重新垂下视线,正准备让张妈先出去,她换衣服,目光却是忽然瞥到了地上的一件物什。

    盛悠然盯着地上的那一团熟悉的颜色看了好久,没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张妈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见有东西掉在地上,便捡了起来。

    张妈把捡起来的围脖拍了拍灰,而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估计是我今天打扫的时候不小心挂掉了,karry小姐可要给我保密啊。”

    要是被墨云深知道了,铁定又不高兴了。

    听到张妈这么说,盛悠然眉头微拧,“阿姨,我看好像有个地方脱线了。”

    这是她当年给墨云深织的围脖。

    不过,因为被自己剪坏了,所以盛悠然就一直把它放在了客房的衣柜里,怎么会被人挂在了衣帽架上?

    听到盛悠然这么说,张妈顿时一惊,急忙开始翻看自己手里的围脖,检查哪里脱线了。

    看着张妈那紧张的样子,盛悠然微微靠近几步,伸手把围脖拿了过来。

    这围脖拿在手上,还是熟悉的感觉。

    盛悠然眼眶酸酸的,她不敢低头,只是平视着前方,将围脖举在自己的眼前,就像是一个有老花眼的人似的。

    盛悠然慢慢地转着这条围脖,从织法到用线,盛悠然都万分确定,这就是她当年一气之下剪坏了的围脖。

    她翻开那个口子,递到张妈的眼前。

    “脱线了。”

    脱得这口子特别平整。

    看着盛悠然翻找出来的这个所谓脱线的地方,张妈还松了一口气。“没事,没事。”

    张妈连连说了好几句“没事”,不知道是在宽慰盛悠然,还是在宽慰她自己。

    闻言,盛悠然愣愣地看着张妈,故作不解地问道:“阿姨,这脱线了怎么还留着。”

    其实,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盛悠然也大概猜到了。

    应该是张妈舍不得扔。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盛悠然今天有些魔障了,在等待张妈回答的过程中,盛悠然居然莫名地希望听到一些别的答案。

    听到盛悠然这么说,张妈无奈地扯了扯嘴角。“都是墨总要戴的,不敢随便扔。”

    张妈好像不知道这是盛悠然织的围脖。

    也是。

    当年盛悠然是吃完饭之后就自己上楼闷在主卧里一天才织出来的,基本上没怎么在张妈面前过过眼。

    可是,张妈刚才说什么?

    这是墨云深要戴的?

    盛悠然目光紧盯着那眼熟的围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是墨云深要戴的围脖?

    盛悠然微微怔了怔之后,故作表露【出那嫌弃的眼神,看着那条灰色的围脖问道:“墨总会戴这样的围脖?”

    看着盛悠然那略微嫌弃的眼神,张妈眼里有些不满。

    她将那围脖好生拍了拍,才又挂在了衣帽架上,对着盛悠然淡淡道:“这是我们太太给墨总织的,墨总很爱惜。”

    只是可惜,今天她居然不小心把盛悠然留给墨云深的围脖给弄掉了。

    听到张妈这么说,盛悠然整颗心都是震惊的。

    “墨总,他经常戴吗?”

    盛悠然低下眼睑,下意识地觉得墨云深不过是在张妈,面前做戏而已。

    如果墨云深真的喜欢这条围脖,又怎么会把它挂在穆可可的房间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