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62章 输给一个丑女人!

    只是……怎么看那丑女人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冷若冰霜的表情不像是害怕了,就在司马蝶左右捉摸不定的时候,百里月桐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只见女人一抬手,轻而易举的便将司马蝶手中的青花瓷瓶夺了回来,冷冷出声:“还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既然二位气焰如此嚣张,那就自个儿解决吧!”

    司马蝶顿时傻了眼,还以为那丑女人转身是因为被高炎的话吓倒了,不想她竟然是一把夺走了自己手中的蜜清,再反应过来,条件反射的尖叫出声:“高炎,把她手里的药给我夺回来。”

    随着星月公主这一声令下,高炎腰间的剑已经脱鞘而出,在高中扬起一道银白光亮,剑尖直指百里月桐呼啸而来,那双墨色的眼瞳中闪烁的凌厉光芒,震慑人心。

    百里月桐只感觉一阵冷风扑面而来,唇角勾起一抹冷魅,不知何时袖中亦飞出一条玉萧剑,以柔刻钢之势,将呼啸逼来的利刃层层缠绕。

    高炎只觉得手腕一麻,哐啷一声手中的剑已经落到地上,分秒之间,男人感觉自己几乎还没有出招,兵器就已经被缴,顿时心头一惊。

    只见一道青光闪过,女人袖中飞中的那柄软剑如灵蛇般收了回去,速度之快令人眼花,像高炎这样一等一的高手也因分神而未能看清,怔愣的站在原地。

    屋内又恢复到平静,就像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的,男人的一袭白衣依然纤尘不染,眼神里的嚣张气焰顿时消沉下去,哪里还有方才的傲气。

    征战沙场的高炎,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输给这个丑女人,手腕传来的麻痹感很快让他明白过来,眼前的这女人并非靠武功取胜,而是在玉萧剑端下了药,所以他这位西凉国的大将军才会不战而败。

    百里月桐唇角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清冷的嗓音吐出诡异气息:“药就在我手上,高将军若是有本事的话,尽管来取便是了。”

    “你……你耍诈!”高炎瞪着百里月桐,冷酷的眸子几乎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当着星月公主的面,输在了这丑女人手上,让他这个大将军颜面尽失。

    “兵不厌诈,兵书上不也写了吗?高将军可怪不得别人。”百里月桐面对男人的怒火,唇角的笑靥反倒越漾越深,清冷眸底却无一丝温度。

    对视着女人眸底迸射出的冷冽锋芒,高炎的心瞬间悬到了嗓子眼,眼前的女人虽然极丑且身份卑微,可那双清澈澄净的眸子却莫名令人肃然起敬,他知道从一开始便是自己低估了对方,若因此而延误了星月公主的病情。

    “都怪本将军过于鲁莽酿成大祸,希望洛大夫能够大人大量,不与在下计较。”高炎的态度顿时软了下来,语气诚恳,不难看出这次是真心诚意承认自己的过错。

    百里月桐漾着清澈冷意的眸光从男人脸上一扫而过,再淡淡瞥向另一侧的女人,司马蝶这会和也如同打了霜的茄子,整个人顿时蔫了,再也不敢小看眼前的这位丑女人。!%^*

    “咳……”司马蝶不自然的润了润嗓子,在女人冷冽犀利的视线注视下,表情极不自然,虽然很不情愿低声下气,可是她更担心自己这张如花似玉的小脸会毁容。于是,在接到大将军高炎的眼神暗示后,这位娇蛮公主终于还是吱吱唔唔出声了:“刚才是本宫太冲动了,洛大夫医术超群,你若是能医好本公主的脸,本公主一定让夏周皇重重赏你。”

    百里月桐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邪魅,却是一言不发,指尖在青花瓷瓶上轻轻来回划动,让人捉摸不透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这会儿让司马蝶和高炎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突然,门口光线一暗,一道挺拔的身影迈着成熟稳健的步伐踏进了屋子,君煜麟进屋便感觉到了气氛里流窜的诡异,锐利的鹰目逼射出夺人光芒,从屋内三人身上一扫而过,在百里心晴身上停顿数秒后,最后落在司马蝶的脸上。

    “本王离开这一会儿,似乎发生了不少有趣的事情。星月公主脸上的蜂毒似乎消褪不少,看来洛大夫的医术果然高明,百里将军竟识得像洛大夫这样的高人,却从不曾听他提及过。”君煜麟佯装漫不经心的淡淡出声。

    “这瓶是蜂清,就交给四皇子了,民妇也算是不负皇命,现在……民妇可以离宫了吗?”百里月桐淡漠的眼神清冷凝向男人,同时莲步款款,落落大方的走到男人面前将手中的蜂清递向他,男人眸底闪过一抹异色,接过青花瓷瓶,鹰眸幽幽凝对上女人的视线。(!&^

    “传皇上口喻,在星月公主的脸完好之前,洛大夫不能离开皇宫。”君煜麟醇厚低沉的嗓音缓缓逸出,打断了百里月桐的念想,也让高炎和司马蝶那颗悬到嗓子眼的心瞬间放下。

    百里月桐凝盯着那双鹰眸深处饶有意味的精光,秀眉微蹙,这男人在人前永远都是一副唯我独尊的骄傲模样,如雕刻般深邃的俊美五官令骄阳也为之失色,一袭白衣飘飞,尽量优雅高贵,利眸中闪烁的冰冷与傲气让人望而生畏。

    这张俊美无筹的容颜,这四年间曾不止一次出现在她梦里,只是梦中那人却并非眼前的男人,而是当初爱她疼她的麟,暗暗咽了咽喉咙,百里月桐依然佯装淡漠表情,微微欠身行了礼:“民妇遵旨。”

    女人无波无澜的面部表情平静如水,却在男人心湖激起万丈惊涛,短短一瞬,君煜麟竟莫名对这个像谜一样的丑女人产生了浓郁的兴趣,那么清澈澄净又透亮的眼睛,深深烙进了他的脑海里,当男人意识到这个发现时,自己也不由惊到了。

    “来人,收拾一间客房,让洛大夫住下来,安心替星月公主诊治。”淡淡丢下这一句,君煜麟没有再看女人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去。

    初秋的微风带着丝丝凉意,卷起一道素白衣袂,青石小径旁的大树上落叶打着卷儿在空中飘舞,百里月桐迈着轻快的步伐从太医府出来,既然强行将她留在了宫里,那她当然她要捞回一点儿损失,借着星月公主的名义,从太医府里光明正大的拿了不少上好药材,千年灵芝、胳膊粗的老人参,那些花银子也买不到的宝贝,今儿也算是让她小挣一笔。

    为了不耽搁娘亲的病情,她也让君煜麟派太医前往将军府,用她开出的方子替程桂兰好好的调理身子,唯有宝贝儿子阿离最让她放心不下,只希望短短几日光景,那小子千万别给她惹出什么祸事来才好,不过想想将军府里还有百里祺和百里玥两个活宝,阿离也不至于没有玩伴,心这才稍稍落下了些。

    哼着小曲儿,百里月桐一副驾轻就熟,悠然自得模样走在青石小径上,只闻身后一阵凌厉风声呼啸而过,一道熟悉的高大身影与女人擦肩而过,下一秒便已经在前面拦下了她的去路,只见空中飞扬的落叶打着卷儿落在男人肩膀上,再坠落到地面,阳光在地面反射出斑驳落叶飘扬的倒影,刻画出如诗意境,宛如出自神祗之手的初秋写意图。

    似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之客惊到了,百里月桐微微一怔,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杏眸半眯,若有所思的打量着男人镌刻俊颜,清冷出声:“四皇子……有事吗?”

    君煜麟看似漫不经心的慵懒眸光从女人手里的锦盒淡淡划过,唇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笑意:“洛大夫好像对宫中的环境很熟悉呀!从太医府到云香宫,这一路可不算近,可你却连个带路的丫鬟也用不上。”

    “民妇自幼天资聪慧,医书上的药理知识都能够背得滚瓜烂熟,记路就更不在话下了,但凡走过一次的路,民妇就不会忘记。”百里月桐唇角亦勾起一抹意味深长浅笑,流露的恭敬态度里又能让人清晰感受到疏冷。

    “原来如此。”男人别有深意的点点头,深邃幽暗的鹰眸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的水眸,似想透过这双眼睛看透到她的心里,她身上有太多的疑点让他感到好奇。

    “麟儿,你在这里做什么?”一道清冷却不失威严的女声从另一侧传来,虽然梅贤妃的声音相较于四年前略显苍老了些,可是百里月桐依然不用回头也能听得出来。

    “儿臣给母妃请安。母妃……又去了冷宫?”君煜麟看见妇人先是一怔,不过当眸光再顺着妇人来时的路凝望过去时,不禁皱了皱眉头。

    “本宫的事情不用你管,你……这个人是谁?她怎么会在宫中?”梅贤妃的话没有说完,已经走到了男人和百里月桐面前,眸光注意到相貌丑陋的女人时,秀眉紧紧蹙成了一团,她可以肯定这女人不是宫里的人,却又好奇她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