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45章 陪妈妈吃饭

    子期冷着一张小脸瞪了瞪贺铭川,没有说话。

    贺铭川指着子期冷冷道,“儿子还没吃好!你就这样带着他走,你想饿着他?!”

    冷漠的脸上流露出一抹不自在的别扭。

    吃饭的时候,一直明枪暗箭你来我往,这会儿想到儿子了,到底是谁想饿着儿子?

    顾念恩看向子期,子期张了张嘴,快速瞥了贺铭川一眼,“我饱了。”

    他现在也不想吃了行吗?

    “吃完到我屋里来!”贺铭川发落命令,转身便走,抬起腿便踩上她的脚。

    ……

    顾念恩脚上狠狠一疼,不禁气愤地看向贺铭川高大的背影,他临走还要踩她一脚?!他几岁啊!

    “铭川。”

    程雨柔唤了一声,立刻从餐桌前离开,追了上去。

    餐厅里顿时只剩下顾念恩和子期两个人,饭还是得吃,看着桌上乱七八糟的几道菜,顾念恩道,“子期,你陪妈妈吃完这一顿?”

    子期立刻重重地点头,跳下椅子还帮顾念恩拉开一张椅子,“妈妈坐。”

    “好乖。”顾念恩欣慰地微笑,看着自己可怜的脚,一步一步挪到子期身边坐下,把菜都集到一起。

    最后只剩母子两个吃饭,顾念恩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叫他爸爸?”!%^*

    她总觉得叫爸爸比叫父亲亲切。

    子期往嘴里扒着饭,闻言眨了眨眼,稚声稚气地道,“他会骂我的。”

    “你叫过?”顾念恩愕然。

    “没有。”子期摇头。

    “那你怎么知道他会骂你?”顾念恩想纠正子期的心态,“你是他的儿子,爸爸很喜欢你的。”(!&^

    “他不喜欢我!”子期突然激动地说道,小小的脸上有了一丝表情,“他不喜欢我,老凶我。对妈妈不好,我讨厌他。”

    ……

    顾念恩被子期突然激烈的言辞弄得一愣,“爸爸是不是骂你了?”

    子期顿了顿又给贺铭川加上一条罪状,“他不理我!”

    顾念恩头疼,努力替贺铭川挽回形象,“那是因为爸爸心情不好,子期要努力让爸爸开心啊,爸爸开心了,就不会不理你的,他很疼你的。”

    “不要!”

    子期果断而坚决地摇头,眉头皱在一起。

    他跟父亲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没有共同语言。

    他只是年纪小,又不是傻。他自己能分辨父亲做的事对不对,对他好不好。

    ……

    “好,我们先吃饭。”顾念恩不再谈下去,她很想让子期跟别人也亲近,跟别人也能多说很多话,贺铭川自然是第一个目标。

    不过……太有难度了。

    ************************

    吃过饭,子期被领去贺铭川那边,顾念恩满脑子想着怎么让子期和贺铭川的关系缓和,怎么让子期变得活泼一点,不那么冷漠……

    顾念恩往自己的房~间走回去,小腿还有些痛。

    走廊的转弯,顾念恩走着,只见对面走来几个年长的中年人,身后跟着一堆保镖的簇拥。

    其中一个断臂、一个走路瘸拐……

    顾念恩认出来是那天大闹傅家家宴的两个人,五爷、六爷。

    见到顾念恩,断臂的五爷立刻射来仇恨的眼神,仿佛她杀了他祖宗十八代一样……让她心里有些发寒。

    “行了,你们都在外面守着。”五爷对随身的保镖说道。

    碧眼男人打开门,让他们进去,“大少爷已经在书房里等几位。”

    ……

    傅云薄?五爷、六爷?

    顾念恩的眸色深了深,上前推开自己卧房的门走进去。

    五爷、六爷不是上次追杀贺铭川的主谋吗?

    现在和傅云薄关在房里说什么?该不会……傅云薄才是真正的主谋,五爷他们是听命于傅云薄的?!

    顾念恩被自己阴谋论的想法吓到,应该不可能吧,哪有大哥要杀弟弟的……

    以防万一,还是去偷听一下比较好。

    顾念恩走到阳台上傻眼,她和傅云薄虽然是隔壁,阳台也离弄很近,但她没有贺铭川那样的长腿,不能一跳就跳过去。

    顾念恩转了转眸,当机立断从自己房里搬出一张梯子,这是上次布置玩具房拿来的梯子,还没来及得让仆人拿走。

    顾念恩望了一眼阳台下面,警卫们走来走去,但都不会抬头看上来。

    轻手轻脚地将梯子放平在两个阳台间,顾念恩用绳子把这端的梯子和柱子固定住,深呼吸后以一种狼狈的姿势爬了上去。

    梯子的空隙让她清楚地看到自己所在的高度,让她的手微抖。

    顾念恩咬咬牙,眼睛看向前面,一鼓作气爬了过去,轻轻地走下阳台,冒险而刺激。

    这个房~间她上次来过,就是傅云薄妻子的独立卧房。

    轻轻拉开没锁的阳台门,顾念恩蹑手蹑脚地走进去,傅云薄低沉的嗓音立刻从一道没关的房门内传出来,“你们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

    顾念恩有种做贼的胆战心惊,心跳得特别快,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偷偷站到书房门边上。

    只听那些中年人七嘴八舌地说着话。

    “大少爷,我们这几个叔伯可都是为了你好。”

    “就是,当初那个顾念恩和子期在一起也是我们查到的,我告诉大少爷你,是希望大少爷你去老爷面前立功,一举击垮三少爷。”

    “可大少爷你把顾念恩弄到了傅家来,这是什么意思?!”

    “莫非大少爷是顾念兄弟亲情,而忽略了我们叔侄的情谊?”

    “可不是,我的手臂就是贺铭川那小子找杀手砍掉的!这口气我怎么都咽不下!”

    ……

    顾念恩听得有些混乱。

    五爷那帮人查到她的行踪,然后告诉傅云薄,想让傅云薄在傅老面前告贺铭川一状……

    可后来傅云薄并没有那么做,但还是把她带到了傅家家宴,虽然让她戴了面具,但还怂恿她和贺铭川闹翻。

    傅云薄是什么意思?!

    “云薄承蒙各位叔伯厚爱,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傅云薄的声音传出来。

    “有什么道理!你可是错过了一举扳倒贺铭川那个混小子的最好机会。”

    “不错,现在贺铭川对你也是处处打压,摆明了想要夺权上位。”

    “老爷子现在年纪大了,财团的事虽然还攥在手里,但已经力不从心,贺铭川真要抢权上位,老爷子可管不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