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三百一十章 反思

    皇上口谕?

    这个节骨眼上怎么会下口谕?

    魏柒斜睨了我一眼,“皇上有旨,今日兰因郡主大闹妍暖阁,致使皇上心力交瘁,本想惩戒以儆效尤,但,皇上仁慈,念你初犯,又值大婚之际,就罚你好好准备婚期所用之物,诺泱宫若是没钱,可以和皇上开口,还有,大婚之前,不得出皇宫!好好反思!”

    皇上是不会放我走了!

    看这架势,非要我做沈诺的太子妃不可!

    不让出皇宫,和禁足又有什么分别?

    沈诺一脸开心的站了起来,“儿臣替兰因谢父皇!”此时的沈诺又和那个殷墨有何区别?既想妻妾成群,又想把我拴在身边,而不对我好!若是殷墨,我可以离开,可皇上用他的圣旨来压我,非得让我嫁给他的儿子不可!

    如果我违抗圣旨呢?会不会和那些被抓的前朝余党一个下场?

    “兰因,父皇都下旨了,你就别想着离开了。”他为何会把他父子的无耻行径说的如此轻松?

    “我不离开?难道眼看着即将和我成亲的男人,日日夜夜守着别的女人吗?我当初是怎么和你说的?我只想找个一心一意对我的男子,你也是答应过我的,可婚还没成,你竟然花了五万两的银子在外面养了个女人?沈诺啊,沈诺,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我捶着他的胸口,他一动不动任我捶打。

    他抓住我的手,眸子里满是心疼,“兰因,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想要个什么样的男人,我也尽力的去做你想要的那种人,你放心,那个女人,我一定把她打发掉!

    银子,我一分不差的拿回来,全都放在你手里,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宅子还是金银首饰随便买!我听盟鸾说你想要做新衣服,我给你做好多好多的新衣服,让你一天换一套,让你一辈子都有穿不完的新衣服,好不好?”

    我看着他的眉眼里满是慌乱,似乎在恳求着我的原谅,丝毫没了前几日的那股冷冰冰的派头。

    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也许,他如此的祈求我的原谅,不过是不想我身后的势力流进外人田罢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有些事,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狗永远改不了吃屎!”我扭头将收拾好的衣服和东西一件件的扔到地上,像疯了一样的发泄,沈诺站在我的身后,将我扔在地上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捡起来,“兰因,你别生气了,我能改,我真能改!”

    他捡起来,我再扔到地上!

    如此往复,终于,我累了,坐在窗前的榻上,看着窗外,那在风中摇曳的树枝,哒哒的敲打着窗棂,一下,又一下。

    沈诺将我扔乱的东西,一件件的收拾好,摆好,然后站在远处,不敢靠近,也不敢再说话。

    我知道,是我太过分了,太子本就应该三妻四妾,为霆昭国开枝散叶,我却妄想霸占他整个人,整颗心,怎么可能呢?(!&^

    是我太傻了!

    “你出去吧,我想睡会。”我没看沈诺一眼,钻进了被窝里,迅速的闭上了眼睛。

    也许,这是逃避他的最好办法。

    屋子里静的可怕,只能听见沈诺的呼吸声,也许,他正站在地上盯着我,良久,他叹了一口气,走出了我的房间。

    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

    皇上非要逼着我做这个太子妃,我不知道,以后的岁月要怎么过?可谁也不能阻挡我申云锦想要做的事情!待我查出真相,便带着娜迦去北牧吧!

    留沈诺和他的妻妾们在一起吧,从此之后,再不回安柠,再不见他!

    我现在基本上属于被禁足了,出不了皇宫,娜迦也不在,我的消息根本传不出去!

    不多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声音很轻,生怕打扰了我的清净一般。

    “兰因,该吃饭了。”气都让他气饱了,还吃什么饭?再者说,我根本就不想看见他,索性,我就没有应他。

    他见我没回答,低低的说着,“兰因,别气坏了身子,吃饭吧。”我身子的好坏,与他有什么关系?我气死了,会有无数个女人争先恐后的想要替代我!

    我啊,再一次的瞎了眼了,错负了殷墨,错看了沈诺。

    一时间,我竟然对爱情失去了信心。

    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我一觉醒来,已经是日落黄昏了,门口又响起了敲门声,只是这一次不再像之前那么轻,而是使劲敲个没完,誓有不把门敲坏誓不罢休的架势。

    “兰因郡主,你若再不开门,我们可就闯进去了!”我一听这声音,竟然是张兰雅!

    我一个翻身坐了起来,正巧她开门进屋,身后还跟着洛安。

    “舍得起来了?”张兰雅将洛安手里的竹筐递给我,“晌午就听说你家太子在外养了个野女人,被你一状告到皇上那里,还说什么都不想做这个太子妃了!我听了就匆匆做了些糕点,特来看你!”

    我看了看竹筐里,竟然是我爱吃的桂花糕。

    “我就知道,你这个脾气肯定一天没吃饭。”张兰雅站在我的床头叹着气,“你为何偏要太子钟情于你一个人呢?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我将桂花糕,一个又一个的塞进嘴里,“如果你今天是来说这个的,那就请你出去。”

    张兰雅掐着腰,“喂,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啊?”

    “没良心的是你!”难不成,凤符白送你了?

    她却反驳道。“谁没良心了,哝,这不是帮你照顾着么?”她指了指洛安。

    洛安挠挠头,“郡主,我正要对你说呢,今天和张小姐来宫里的路上,我又看见那个男人进了上次的那个胡同了!我追上去的时候,他又不见了!”

    几次在那个胡同口消失?怪了!

    “你没事就去那个胡同看着,有消息通知我!”那个人,马上就要呼之欲出了。

    我一直将张兰雅和洛安送出了宫门口,才回了诺泱宫。

    刚进屋,关了门,竟然发现我的桌子上有一张字条!

    上面写着,“若想知道真相,御花园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