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小溪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五十六章 放血,抛尸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肖凝儿独自一个人躺在贵妃椅上悠哉悠哉的磕着瓜子,从嘴里吐出来的瓜子皮飞的满地都是。

    说实话,要不是为了等三更天,她都想要去睡觉了,再怎么熬夜下去她都快要熬出黑眼圈了。

    肖凝香此时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肖凝儿动手召唤鬼魂了,肖凝香向来不怕鬼,因为她知道人心可比鬼魂要可怕的多了。

    “肖凝霜,我亲爱的大姐姐,对不起了!”肖凝香眉眼低垂,眸子里闪过一丝不舍,不过很快就已经看不见了。

    她是不会同情可怜肖凝霜的,她那个时候她亲亲的娘亲都未见的同情可怜过她,她还那么小,才五岁!

    才五岁的年纪,小小年纪就要为肖凝霜续命,她不明白为何天理如此的不公平。

    “哐,哐,哐,三更已到!”打更的更夫敲着手中的铜锣从丞相府经过。

    肖凝儿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猛然睁开眸子,唇线轻抿,纤纤玉手从袖口里拿出来一个铃铛,轻轻的晃动几下,发出阵阵清脆悦耳的声音。

    很快的,四面八方就聚齐了很多的鬼魂在肖凝儿的院子里,同上次一样怎么死的鬼都有,其中不乏有很多是被肖凝霜发落打死的。

    “去吧,今晚你们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肖凝儿收起了手中的铃铛重新放回了袖口里,玉手轻轻一挥让他们各自去了。

    肖凝儿的话音刚落,一群鬼魂就立马一哄而散,飘荡着去丞相府各处院子里去了。

    她能做的就怎么这么多了,接下来就看肖凝香是怎么做的了,他身边那个人可是一个高手,杀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不然肖凝霜院子里少了那么多的丫鬟为何就是没人发现不对劲儿。

    “啊,睡觉了。”肖凝儿从贵妃椅上站起身重重的打了一个打哈欠,懒懒散散的伸了一个懒腰,就晃晃悠悠的回屋子里睡觉去了。

    再有两日她也该进宫了,进到那一座死气沉沉的紫荆城之中了。

    夜半三更,丞相府内四处漂浮的鬼魂,又如往日一般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啊,你别过来!别过来!”肖凝霜看着眼前的一个接一个的鬼魂吓的失声大叫,一个劲儿的往后退,可那些曾经被她害死的人怎么可能就如此的放过她。

    一张张狰狞的面孔,一双双惨白的手慢慢的接近着蹲坐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肖凝霜。

    “我们死的好惨!我们回不了家,转不了世,都是你害的!你害的!”一声声充满怨恨的讨伐声正充斥着肖凝霜的耳朵,时而放大,时而又特别小声。

    他们都是被肖凝霜害死的,他们回不了家,转不了世,注定就只能当孤魂野鬼。

    他们恨啊!恨不得也让肖凝霜尝尝这种滋味儿!

    “不,不要害我!”肖凝霜伸手捂着耳朵,瞪大着充斥着血丝的眼珠子,脸色苍白,一个劲儿的摇头。

    不要来害她,她不想成为孤魂野鬼!

    肖凝霜此时觉得满屋子都是来找她索命的鬼魂,她要逃出去,对!就是出去。

    “不要找我!”肖凝霜抱着头拼命的往外跑,一刻也不停缓,她不要,不要!

    肖凝霜跑的越来越快,离院子也越来越远,月亮已经悄悄的躲进了乌云里,整个丞相府被笼罩在一片阴影当中。

    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没有一个人发现原本应该在屋子里的肖凝霜已经不见了。

    肖凝香坐在水边的亭子里悠哉悠哉的端起茶杯轻轻的啜了一口茶水,她知道肖凝霜已经在往这个方向跑来了。

    “记得放干血,血留着,人丢进水里!”肖凝香的眼角瞥见了形似疯癫,一边跑还一边叫唤的肖凝霜,放下手中的杯子,对着空气中淡淡的吩咐。

    撩起裙角就走向了另一条路,背影渐渐的消失在了黑夜里。

    母亲,大姐姐你们不要怪我狠毒,这一切都是你们逼的!若非如此,我又何必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拉着你们陪葬,到了地狱你们再好好补偿我便是了。

    第二日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丞相府才安静了下来,经过昨晚的闹鬼,一大早就全部都在睡觉休息了。

    “哎呀,睡的还算是舒服!”肖凝儿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眸,看着外面撒满一地的金色,肖凝儿眯着眼眸躺在床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听着如此安静的早晨,想必昨晚都睡的不是特别好吧,也不知道何事才会有人发现肖凝霜已经失踪死了。

    “小姐,您起了吗?”梅香和木兮端着洗脸水和漱口水在外面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吧。”肖凝儿应了一声,让她们进来,一个翻身就从床上翻身起来了,穿好鞋子穿着**亵裤走到桌子上坐下。

    梅香和木兮等到肖凝儿的回应,两个人推开门就走进来了,一如往日,木兮整理床铺和今日穿的衣裳,梅香伺候着肖凝儿洗漱。

    “据说昨晚上又闹鬼了,现下其他院子里的人都在昏昏欲睡呢。”木兮一边整理床铺,一边把昨晚的事情当做是趣事儿同肖凝儿讲。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她们说的那般恐怖,她在这筑梦小楼怎么一次也未曾见到过鬼魂。

    “是吗?”肖凝儿用帕子擦完了脸,把手中的帕子递给了一旁偷着笑的梅香,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梅香立马见好就收,把自己脸上的笑容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不用说昨晚肯定又是自家小姐的杰作。

    也就只有他们小姐才能有这个本事呢,不过话说回来,她都有许久未见到苏昊了,小姐说他去玩耍了。

    也不知道是去那里疯玩了,竟然这等的不着家,其实苏昊就是怕一回来又会被肖凝儿奴役,一点的快活感都没有,才在外面不回来的。

    “那可不,奴婢听说啊还吓晕过去好几个呢,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她们说的那般恐怖!”

    木兮见肖凝儿的表情淡淡的,丝毫没有一点儿的诧异,还以为是肖凝儿不相信,一脸煞有其事的同肖凝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