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小溪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零四章 进行到底

    果然,苏昊还是能懂肖凝儿的意思的,默默委屈巴巴的看了她一眼,就飘出去了。

    就知道让他去向别的鬼打听,还美名其曰锻炼他?他一个鬼还需要锻炼吗?

    “你就这么对他,不怕他生气?”苏昊出去锻炼后,白舟也从房梁上飘了下来,在肖凝儿的面前停住,看着坐在床边笑的灿烂无比的肖凝儿,就差是笑的捶胸顿足了。

    肖凝儿收敛了一些些笑,抬起头看了一眼瞎操心的白舟,这他就不懂了吧,这是一人一鬼之间的乐趣。

    乐趣,乐趣懂吗?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他是敢怒不敢言,那我就当他没生气好了。”每次一想到苏昊那个小鬼头都只能委屈巴巴的看她一眼,然后就飘出去帮她办事去了,委屈完了,还得继续工作。

    这样一想着肖凝儿就感觉人生是如此的幸福美好。

    “你啊……”白舟一脸无可奈何看着面前的肖凝儿是如此的无赖。

    一想到过几日自己可能就要走了,白舟的眸子都有一些闪烁,原本清澈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眸子里多了一些人情味的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当鬼当久了,还是在肖凝儿身边待久了,他竟然有些不愿意转世投胎了。

    因为转世要喝一碗孟婆汤,会让他忘记所以前尘旧梦,而他不想喝那碗孟婆汤,他不想忘记,不想什么都不记得。

    肖凝儿光顾着开心去了,没有注意到白舟奇怪的表情和闪烁不定的眸子。

    最近一段时间乔常安可谓是过的风声水起,整日里看着太后越来越黑的脸,他这心里就别提有多爽了。

    没了奎宁,太后也不能得到他们的消息了,反倒是他们根据奎宁最后提供的线索和地址,扫荡了太后不少养在外面的势力。

    这让太后心里好比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倍儿爽!”子桑曦看着前方暗卫送来的飞鸽传书,差点没高兴的亲一口鸽子了。

    吓得送信信鸽的翅膀扑腾两下,差点折了翅膀掉了下去。

    看来老妖婆也有喝凉水塞牙缝的时候啊,让她张狂,看你能狂多久!

    “又有什么好消息了?”乔常安坐在龙椅上处理奏折,抬头看了一眼眉飞色舞的子桑曦,也不知道是什么好消息让他如此兴奋了。

    这几日经过乔常安扫荡了太后养在外面的势力后,明里暗里的敲打敲打了那群老匹夫,这递上来的奏折明显比之前的好太多了。

    “玉成传书回来说找到了老妖婆的一处别院,听说老妖婆挺在意这处别院的,具体原因不知道,你说我们的人要是不小心毁了那处别院会怎样样?”

    子桑曦走到书桌前把手中的纸条递给了乔常安,让他也看看,一脸痞笑的看着他。

    这要是真的“一不小心”就摧毁了别人最爱的别院,会不会很刺激?子桑曦想想都觉得是热血沸腾的。

    “你这个不小心,是打算有多不小心?”乔常安嘴角扬起一抹痞笑,似乎觉得子桑曦的注意满是不错。

    乔常安看完了纸条后,把纸条揉成一团捏在掌心里用力一捏,在摊开手掌时,里面的纸条已经变成粉末飞走了。

    做事一定要小心谨慎,万一被逮了把柄就是万劫不复了。

    他们也不知道这处院子是谁的,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藏着些什么重要的宝贝,反正他们就是“一不小心”就把别院给摧毁了。

    “怎么说呢。”子桑曦眉眼上挑,就知道乔常安深知他心啊。“自然是要一不小心的全给毁了啊!”老妖婆在意的东西肯定都不是些什么好东西。

    做事一向就要不留余地,这向来就是子桑曦做事的风格,绝对不能给任何敌人留有春风吹又生的余地,他向来就是除草要除根!

    两个人默契的相视一笑,然后乔常安就开始继续处理奏折,子桑曦就去计划着他的“一不小心”了。

    今天的天气十分温和,太阳暖洋洋的照在身上还有些昏昏欲睡,肖凝儿躺在软榻上眯着眼睛,用手撑着头听着苏昊好不容易从其他鬼那里打探来的事。

    早知道今天会被奴役成这样,他当初就应该死活留在皇宫的大牢里,至少在这之前他还是一只逍遥自在的鬼。

    现在……呜呜,想想就是一把心酸泪啊。

    “原来柳芊芊当年是这么上位的啊,我娘和我爹还是情投意合的咯,没成就是因为有柳芊芊在这其中瞎搅和咯。”

    肖凝儿听完了苏昊千辛万苦打听来的消息,睁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昊,脸上虽然是笑意盈盈,可苏昊却感觉屋子里好像突然凉快了许多。

    难怪肖青山会把丞相府的铺子划到她娘的名下,原来一切都是因为愧疚?也难怪老夫人会对他们那么好,原来也是因为愧疚?

    当年的事情原来是这般的精彩万分啊,这么一出好戏,没有亲眼所见真是可惜了。

    既然已经是她的了,那她就一定夺回来,也算是为了“肖凝儿”吧。

    “小昊昊,你是说姐姐我平时待你如何?”肖凝儿笑的一脸春光灿烂的看着苏昊,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齿。

    她怎么就感觉越是这个时候,苏昊就是这么的可爱呢。

    “呵呵,凝儿姐姐待我必定是极好的。”嘶,也不知道昧着良心说话会不会遭雷劈啊。

    苏昊干笑了两声,一脸讨好的看着肖凝儿,看着她的笑容苏昊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快要起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苏昊现在都能预感到肖凝儿要让他去干嘛了,明明同样是鬼,为什么她只奴役他一个鬼。

    看看白舟整日里是活的多么潇洒快乐,再看看他,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那你去帮我吓一吓大夫人可好?”肖凝儿双手撑着下巴,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睛看着苏昊,一脸的不怀好意。

    指不定这一吓又会吐出来当年多少事呢,她很期待哦。

    苏昊“……”可好?嗯哼?我还有权利说不吗?

    要不是打不过肖凝儿,苏昊都想要掐死肖凝儿了,好吧,只是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