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小溪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九十二章 让她们下去陪你

    “你们几个把她给我架起来!”肖凝霜见不得肖凝香这一副装作可怜巴巴的模样,指挥两个干粗活力气大的婆子把肖凝香架起来。

    两个婆子从肖凝霜的身后走出来,十分轻松的就把肖凝香给架了起来。

    肖凝霜看着自己面前散了发髻的肖凝香,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心里就觉得畅快。

    “长了一副丑八怪的模样,还想东施效颦,引的别人怜香惜玉不成?”肖凝霜觉得这样还远远不够,伸手捏住肖凝香的下巴让她正视自己。

    果然肖凝霜的话一说完,肖凝香的小脸儿就变得苍白无比。

    呵,果然啊,这容貌才是肖凝香最大的伤口,她只是在伤口上撒了小小的那么一点儿盐,她就受不了了?肖凝霜看着面色苍白的肖凝香心中不禁冷笑。

    还以为她能有多能干呢,没想到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姐姐,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可是嫡亲姐妹!”肖凝香颤抖着嘴唇好不容易才把一句完整的话给说完了。

    “别给我提这个,一提到这个我就恶心,我怎么有你这么丑陋的妹妹?”肖凝霜一点不耐烦的打断了肖凝香的话,一点也不怜惜姐妹情。

    娘告诉她的,她是丞相府的嫡长女,他们都应该听她的,不能反抗她的命令。

    肖凝香这个丑八怪竟然也敢跟她提什么姐妹情?

    “你们给我狠狠的打!打到她不能说话为止!”肖凝霜皱着眉头,看着肖凝香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就觉得十分恶心。

    让几个下人上前把肖凝香打到不能说话为止。

    “不能,你们不能打小姐!”绣儿从屋子里冲出来死死的护在肖凝香的前面,她就知道大小姐找找小姐不会有什么好事情的。

    她不过是去收拾了一下东西,小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给我拉开她!”肖凝霜皱着没十分不悦的看着绣儿,被绣儿这一出主仆情深弄的是心烦意乱的。

    “大小姐,二小姐是你的嫡亲妹妹啊!”绣儿死死的挡在肖凝香面前,不让别人把她拉开。

    原本肖凝霜只是想把绣儿拉开,可就因为绣儿这一句话,她让下人一起打。

    “给我狠狠的打!”肖凝霜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绣儿,狠狠的用脚把脚边的绣球花踢翻了,正好滚落在了肖凝香的脚边。

    肖凝香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打了多久,只看见肖凝霜离开的背影越来越模糊,只感觉有人松开了她的手臂,她毫无知觉的摔倒在了地上。

    原本是紫色的绣球花却在吸收了她的血的那一刻变成了粉红色,肖凝香看着粉红色的花瓣渐渐的闭上了眼睛。

    “咔嚓!”一个巨雷划破了寂静的天际,接着就是豆粒般大小的雨从天空中一颗一颗的砸下来。

    砸落在了肖凝香的脸上,昏迷中的肖凝香被雨点砸醒了,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却发现已经是深夜了。

    院子里的丫鬟婆子早就被肖凝霜给遣散了。

    小院里寂静的可怕,没有一个人,肖凝香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才看见离她不远处还有一个身影。

    肖凝香这才想起来是绣儿,她急忙跑过去把绣儿从地上扶起来,“绣儿,绣儿!”

    此时的她已经顾不上了脸上的疼痛,和天空下起的雨,疯了一般的大声呼喊绣儿。

    然而绣儿就好像是睡着了一般,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了,安详的闭着眼眸。

    “不会的,绣儿,绣儿!”肖凝香抱着绣儿的身子,感觉绣儿的身体一阵冰凉,她颤抖的手指轻轻的放到绣儿的鼻子下。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的绣儿今天中午还好好的跟她说话,让她不要出去见大姐,怎么才一会儿她就死了呢?

    “绣儿,啊啊啊!”肖凝香抱着绣儿的冰凉的身体坐在院子里在雨幕中嚎啕大哭起来。

    可越来越大的雨声掩埋了肖凝香嘶哑的声音,没有人听见了一位少女在雨幕中的绝望。

    肖凝香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出生娘亲就不喜欢她,嫡亲姐姐也不喜欢她,爹也不喜欢她,也没有人跟她玩儿。

    后来她知道了,是因为她脸上的胎记,所以所有人都不喜欢她,只有绣儿愿意跟她玩儿。

    虽然绣儿只是一个丫鬟,可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早就把绣儿当成是姐妹了。

    小的时候娘亲惩罚她,绣儿都会为她挨罚,挨打,有时候被打的全身青一块的,紫一块的,她还会笑着安慰自己说她没事。

    “绣儿乖,那些伤害你的人,我会让他们来陪你的,来陪你的。”肖凝香的怀中紧紧抱着绣儿,下巴靠在绣儿的头上喃喃自语。

    那些伤害了绣儿的人,她一定要让他们统统下去陪她!

    “咔嚓!”又是一个通天的响雷,好像是要把天给捅破一般,肖凝儿忽然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靠在枕头上。

    肖凝儿听着外面的雨势,很大,也不知道是在冲刷着什么似的。

    “嘶。”肖凝儿的身子动了动,想下床走走结果就牵扯到了伤口,疼的肖凝儿的眼泪差点都掉下来了。

    其实肖凝霜一开始并没有要踢她的肋骨,是肖凝儿故意凑上去让她踢的,不然怎么激发肖青山那个便宜爹的恻隐之心呢。

    她那日也从府中的鬼魂中得知她娘和她爹的一些故事,自然是知道一些缘由的。

    不过其中让她怀疑的就是,肖青山年轻时候的身体真有那么好?一次就中?

    忽然肖凝儿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什么。

    “白舟?白舟!”肖凝儿侧过身子趴在床上,轻声的呼喊白舟,她现在有点事儿想找白舟验证验证。

    叫了几声没见有人……有鬼答应,肖凝儿有些许气垒,该不会是出去找其他女鬼幽会去了吧?

    正想放弃的时候忽然从床顶上露出来一个人头,差点让肖凝儿失声大叫起来。

    “我的天!你吓死我了!”肖凝儿重重的一个深呼吸,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给自己顺顺气儿。

    虽然她知道他是鬼,但好歹你也还是吱个声儿啊,好让她知道啊,这么突然出现也不怕把她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