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85章 痛楚

    “不用了,康泰,你陪着他们吧!明天我再来,我现在有事。”铃子现在没法多看他,忍着心里的痛楚转身。

    铃子一出医院,她的电话就响了,一看是展羽辰,她正要找他。

    “你现在在哪儿?”一通电话展羽辰便问。

    “你在哪里,我去找你。”铃子也一肚子的话,在医院门口打了车就去展羽辰说的地方。

    展羽辰也没开车,倒底伤没有好透,他在俱乐部等她,一见她搂着她的腰往他的长包房走。

    “天哪,铃儿,我真想你。”

    “我有话要问你。”

    “我还有话问你。”

    “好,你问。”

    铃子抱开他的头:“你是不是查了那晚的事?”

    他似乎也想到了她想问什么,将她抱住,“那是当然,敢动我展羽辰的女人,当然要付出代价。”

    “所以那些事情全是你发邮件给我父亲的,是不是?”铃子抓住他的手,问道。

    展羽辰听她说我父亲,先是愣了一下,马上想到是丁远业。他也没打算隐瞒,说道:“是这样没错,他应该知道真相。”展羽辰说着,拂开她颊边的发说,“铃儿,是我不好,最初那次我没能在你身边。我真是该死,在你跟我说要五百万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不对劲。”

    他连这个都查到了,铃子心惊:“你怎么会知道的?”

    “丁芳芳这个女人很蠢的,她这次找的人还是上次那批。那些人也很蠢,拿了五百万就应该海角天涯不再回来,居然还敢跑回来,旧计重拾。像丁芳芳这种女人,一定要给她教训,否则她故态复萌。”展羽辰亲着她的眼角,说道。!%^*

    “就算你要对付丁芳芳,你也不应该告诉丁远业。”铃子不同情丁芳芳,她再惨也是她活该,可是一想到康泰,她就觉得难过。“你知不知道,这样会伤害康泰,你这么做真的很残忍。”

    “我没查什么,是丁远业自己怀疑,拿了他们兄妹的DNA去验,我发的邮件,只是告诉他丁芳芳和康佳仪对你做过什么。”展羽辰马上觉得她话不对劲,“你去见过他们。”

    “我说了,我的事情你不要管,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呢?”铃子一心都是康泰的身世,她怕,她真的很怕康泰知道真相之后会受不了。

    “你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管,你是我女朋友,还是我未来的老婆。你真该打,当初情愿跟厉南川借钱也不问我要。”展羽辰根本不会去在乎丁康泰会怎么样,那是他的人生,跟他没关系。而且铃子这么紧张丁康泰,也让他不满。他能感觉到铃子对丁康泰特殊的感情,这更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你不是说丁家的事情你不想管了,交给我就好了。康佳仪做的那些,只是她的报应而已。至于丁芳芳,她一定要付出代价。”(!&^

    “铃儿,我们何必为了别人的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至于丁康泰,那是他的人生,他这么大的人,得学会自己去面对。而且纸是包不住火的,就算不是现在,总有一天还是会被知道的。”

    铃子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来吵醒的,她本来就极累,这会儿要醒不醒,推了推身边的男人说:“去接电话。”

    展羽辰也醒了,他亲了亲铃子的脸颊,跳下~床从她的包包里找到了电话,一看是丁康泰打来的,他眉头一锁,还是接了:“有事吗?”

    丁康泰大概没想到接电话的会是展羽辰,说道:“我爷爷不行了,他想见铃子最后一面,请让她马上赶到医院来。”

    展羽辰也知道丁家老爷子进医院,今天也是爷爷要出去,他才溜了出来。他看着还睡的很香的铃子,说道:“我们马上赶来。”

    挂了电话,他抱起睡的正香甜的铃子:“铃儿,乖,我们得去医院,得起来。”

    铃子一听到医院,猛的就醒了,她知道可能发生什么事情。展羽辰拿来了她的衣服,让她穿上。他自己也打理好,搂着她出门。一进电梯的时候,他发现她的身子竟然在颤抖,他搂紧了她:“别怕,没事的,没事的。”

    铃子没说话,只这么靠着她,一路坐车过去,她都一声不吭。等他们到了医院的时候,老爷子已经走了。

    铃子推开病房门的时候,感觉到房间的悲戚,她脸色一片惨白,无能想像的痛楚袭上来。她走过去,老人已经闭上了眼睛,没有了一丝的气息。

    铃子觉得自己是铁石心肠的,当年丁家人遗弃了她,她也决定不要他们了。可是现在,老人离开了,甚至她最后一面的时候,还在指责他们的自私,不肯答应他最后的请求。

    她知道再来一次,或许她还会那么做。她同样也知道,有些地方是不对的,她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她只觉得难过,一直无能为力的难过。

    展老爷子也在,坐在旁边抹眼泪。老爷子看到孙子也跟来了,搂着丁铃,眼睛一眯没说话。

    “爷爷知道你会来看他,他是安心的走的。”丁康泰走到她身边安慰她。“爷爷说,让我们不要勉强你,只要你幸福就好。铃儿,爷爷心里有你,真的。”

    铃子身子一颤,想着老人临终前的请求,想丰自己的心硬,她身子抖的更加厉害。

    展羽辰搂紧了铃子的腰,他非常讨厌丁康泰对铃子的温柔,一丁点儿都不行。不过现在铃子心情不佳,他只要抱紧了她,将她紧紧的扣在怀里。

    “我们走吧!”铃子在他怀里轻轻说,她实在受不住这样的情形。

    丁远业看了铃子一眼,想说什么,却沙哑着声音,什么也没说。他还得处理父亲的后事,也走不开。

    “我们送爷爷回家。”老爷子在这儿,不伺候好,以后有他的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