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10章 韩兴尧之番外12

    安静宁深吸几口气,扔下碗筷,转身进房间,啪的甩上了门,躺在床上半天才觉得自己反应过激,她早就心如止水,不再为他生气的,此刻又气什么呢?

    她记忆中的他,从来都的斯文有风度,从未见过他这样无赖的样子……

    可是,他怎样又管她什么事?她不是早就决定,要离他远远的吗?

    她的心,似乎乱了,随着他搅动的风波,激烈的跳动起来。

    她以为自己已经忘记,她以为她已经不在乎。

    却原来,她从未忘记过。

    她苦笑,然后躺在床上泪流满面。

    女人何必这样为难自己?

    爱一个人,被他抛弃,恨他到极致,恨不得生生世世都不要跟他有任何的纠葛。可是,当那个男人重新出现在她面前,一副神情款款的模样求她原谅,本以为,男人都是一丘之貉,再也不能相信他们的任何花言巧语……她守着自己的心,再不敢放松分毫,她以为,经受了这么多的伤害,她的心早已经冷硬如铁,可是为什么,她的心还在为他怦怦的跳动不已……

    即便是她在嘴硬,她否认的再快,她也骗不了自己,她真的没有忘记这个男人。

    韩兴尧,她深深爱过这个男人,她以为忘记他了,却只是在可笑的欺骗自己。

    是否女人都是这样的弱者?一旦爱上,就是万劫不复?

    不!她要守着自己的心,再也不给任何人机会伤害自己。

    因为,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她已经承受过两次,再也不要再来一次。

    她保证,她发誓,再也不会轻易的爱上任何男人。!%^*

    哭过,擦干眼泪,安静宁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她拿定了主意,再走出去时已经若无其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只当韩兴尧不存在。

    韩兴尧却好像没有发觉自己不受欢迎一样,嬉皮笑脸的跟着帮忙,她收拾碗筷时,他极有眼色的帮着擦桌子,她在厨房洗碗时,他甚至纡尊降贵也挤到厨房来帮忙,一边察言观色的看她的表情,一边殷勤的帮她擦着碗筷……这样的韩兴尧,让她讨厌不起来,却更恨自己的心动,于是,她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

    好不容易洗完碗,她正准备赶人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她拿起来看了一眼,是邵公子,她喂了一声,看看一边竖起耳朵的韩兴尧,干脆到阳台上去讲电话……这几年,她跟邵公子是走的很近,两人向来有话聊,说说笑笑的很是开心,不料,却陡然听到有人在她耳边轻语:“谁的电话这么开心?”

    她惊吓的尖叫,手一颤,手机啪的掉到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回头一看,却是韩兴尧晦涩不明的脸,一片平静,看不出心情如何。(!&^

    她愣了两秒钟,明明想着淡定淡定不为他生气的,可又实在忍不住:“韩兴尧,你神经病啊!”

    “邵公子的电话?让你笑的这么开心?”韩兴尧一字一句的问道。

    “我跟谁打电话关你什么事?难道你忘了,我跟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她怒吼道。

    他凭什么这样?两人都已经撇清了关系,却还装作一副在乎她的样子?他凭什么?丢下她不管不顾的人是他,求她原谅的人又是他,他凭什么以为,不管他什么时候回头,她都会一直站在原地等他?

    她既恨他的无赖,又恨自己不争气,一时忍不住,眼泪又流了出来。

    韩兴尧吓一跳,连连跟她道歉,她却不依不饶,赶着让他赶紧滚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陪你一个新的,安静宁你别哭。”

    “韩兴尧,你是不是觉得,我离开你就不行了?除了你,我这辈子就不能有别的男人?”安静宁冷脸问道。

    “是的……不,不是,是我离不开你,我这辈子只能有一个女人!”

    良久的静默后,她突然说:“韩兴尧,我再告诉你一次,就算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再要你!”

    他蓦地愣在那里,几乎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可是这句话那样清晰,一个字一个字地落进耳中,明明是她的声音——原来,她真的不要他了。

    这一刻,他终于感觉到什么叫万箭穿心。

    “安静宁……邵公子就那么好?你能确定他比我爱你?”他不由自主的追问,想要一个答案。

    她仍旧看着他,两只眼睛亮得惊人,然后一字一句说了另一句话:“不管我以后遇到了什么样的男人,我只确定,我不要你。”

    “你非要和我较劲吗?”韩兴尧说的咬牙切齿,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恨不得把她生吞下去。

    她却只说一句话:“韩兴尧,放手吧,我们不要再有任何的纠葛了。”

    他上前一步,将她的身体都死死扣在怀里,咬牙切齿说道:

    “安静宁,你明知道我不可能做的到!要我放手除非我去死。”他顿一顿,声音却又软下来,“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你,但是不可能,这些年我每天晚上都会想你,我找了你很久,很多地方,你跟我提到的那些你想去的地方,我统统都去找了一遍,只是没有你。安静宁,失去了你我才知道,真的很难忍下去,没有你的日子,一天都难忍下去,所以别拒绝我,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即使你赶我走,我也不会走了。”

    他倒真敢说,她从他怀中挣扎出来,笑得冷然嘲讽:

    “你是来开玩笑的吗,韩兴尧,你听过什么叫覆水难收吗?依你我现在的关系,做个陌生人我都嫌多余,更何况接受你?”

    “我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

    “不可能。”她断然拒绝。

    “难道你忘了我们曾经的甜蜜?”

    “曾经的甜蜜?”她嗤鼻,“曾经只是一个笑话。”

    “曾经我是不好,我不该丢下你没有任何交代的就走,也很抱歉让你等了我那么久,”他抓住机会再一次跟她解释,他说得缓慢,仿佛每一个字还都带着慎重和当时的迟疑,“我应该处理好这边的事就联系你,即使不能马上回去陪你也应该跟你说清楚,而不是怕你误会什么都回避……我知道我做错了,可是,我以为你会等我,我以为你会一直在那等我,所以我才有底气先处理好这边的事再回去找你——”

    安静宁冷笑,“我为什么要等你?你跟旧情人鞍前马后的,还记得我在等你吗?”

    “我当然记得!”他音量陡升,打断她的话,“我只是有事要处理,我没跟你说分手,你就永远都是我女朋友!”

    “韩兴尧,在你心里,我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起码,我比不上你曾经爱过的那个她。”她早已强迫自己忘了当时的伤痛和绝望,可是他非要撕开那个伤疤,非要逼她记起,非要逼她来吵这迟来的一架。

    安静宁觉得自己疯了,那个苦等不到爱人又不甘心的自己又回来了,她的声音尖利盖过了他,“韩兴尧,你喜欢她,跟我说分手就是了,何必拖泥带水地折磨,把我晾在那里不上不下!你不知道我最讨厌等待吗?等一个你明知道不会回来的男人,那漫长的等待,好似耗尽了你每一分气力,让你绝望不已……你何必……何必弄得我那么狼狈?”

    “你走得那么潇洒,狼狈的那个人是我。”

    “我成全你们,没有了你,你还有什么顾忌?去追回你的情人啊,你怎么可能狼狈?”

    “情人?安静宁,你才是我的情人!”

    “原来你还记得,可是那又如何,早在你丢下我回去照顾她的那时候开始,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爱情了。”

    “不——”他绝望的不肯承认这个事实。

    良久之后,她眼眸闪动,终于又笑起来:“真是可笑,我居然还会在这里跟你讨论爱情。什么叫爱情?是在对的时候遇见对的人,谈一场对的恋爱才叫爱情。韩兴尧,我承认我爱过你,可是我们已经错过,除了怨恨,我们之间其他的所剩无几,所以,放手吧。我不知道你一再纠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可是我明白告诉你,我对你,已经没有任何感觉,现在没有,以后没有,将来也不会有!所以,请你就此打住,离我远点,我不想在跟你纠缠下去了。”

    她眼神往他身上一拂,嘴边的笑陡然嘲讽,“如果真的还有爱情,你那样的爱情也我不想要,况且,死缠烂打这一招最烦。”

    说完,她再不理他,转身进了房间,锁上门,似乎外面的一切都不关心了。

    韩兴尧呆呆的站在原地,半响回不过神来。

    他一向是风流倜傥身边从不缺少美女的韩少,厚脸皮的死缠烂打这招他从未用过,因为,没有女人值得他这样去追求。只有她,这样不在乎他,好像他就是垃圾,顺手丢在地上,再不想多看一眼。

    可是,他也清楚,他似乎真的失去她了。

    自她走后,他无数次的梦到过两人再次相遇的情景,却没有一次,让他这样的绝望。

    绝望到,他甚至不敢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