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94章 为蘅夫人祝寿

    自从苏千汐来了之后,白家的气象一天一天地在变。

    原本在白玮统领白家的时候,虽然表面上万众一心,事实上白瑆和聂宝云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再加上后来白璟的嫁入,人心再也不能齐了。

    而现在,大家对于苏千汐或敬佩,或畏惧,不管怎么说,已经有了归心的趋势。

    “唉,原先想着,她也不过是有了白湘琴的碧水灵犀,再加上和霍景年勾搭到了一起,才能登上家主的位置。”聂宝云语气酸溜溜的,“现在看她整治白瑆的那一套,还真是个不容人的。”

    白璟冷淡地说道,“你就别在那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了,再不警醒着点儿,白瑆的下场就轮到咱们两个了。”

    聂宝云抬起手,看着自己保养得十分好的指甲,淡淡笑道:“我跟苏千汐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她不会把我往死里整的。”

    竟然一副高枕无忧的样子。

    白璟皱起了眉头,脸上满是怀疑,“你就这么确定?”

    聂宝云没回答他,轻轻地笑了笑。

    白璟心里开始犯嘀咕,聂宝云虽然没什么脑子,但最是狡猾,她和苏千汐也不过是见了几面,凭什么能这么稳?

    还是白瑆有什么把柄捏在聂宝云的手里?

    还没等白璟琢磨清楚,外面就有人进来告诉他们:“家主请二位前往白楼。”

    两人不得已中止了谈话,虽然之前对苏千汐还不屑一顾,但二人深知也就是痛快痛快嘴罢了。

    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去触了苏千汐的霉头,白璟和聂宝云连忙站了起来,聂宝云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

    苏千汐向来有些怕冷,正值寒冬,白楼却温暖如春。!%^*

    刚刚进了白楼的偏厅,一股热气带着花香扑面而来。

    聂宝云仔细地打量着偏厅的陈设。

    白楼的装饰一直以传统中式为主,闪闪发亮的黑漆家具,上面铺着明黄色的软垫,看上去庄重典雅,而在上座的两旁,却放了两盆一人高的腊梅花。

    腊梅绽放时清香袭人,刚进门时候的那股清冽香气,就是梅花香。

    聂宝云笑着对苏千汐说道:“家主果然是品位高雅,这腊梅花虽然普通,可放在这偏厅里,满屋子的黑漆家具中间,别有一番生趣。”(!&^

    苏千汐也笑着说道:“冬天门窗紧闭,难免有些气味,就让他们放了两株腊梅。”

    聂宝云笑得更加灿烂了:“家主就是这么聪明。”

    苏千汐就让聂宝云和白璟坐下。

    两人刚刚坐下,白瑆就带着一身寒气进来了。

    他淡淡地跟苏千汐打了招呼:“家主唤我前来有什么事?”

    “也不只是喊你一个。”苏千汐说道,“坐下再说吧。”

    白瑆看了看聂宝云和白璟的座次,压了心底的火气,但苏千汐也在这里,他完全没了往日的嚣张气焰,只好坐在了聂宝云的下首。

    聂宝云的心里说不出的痛快。

    苏千汐看得分明,却不戳破,只说道:“下周五是蘅夫人的六十的整寿,蘅夫人为了白家操劳一生,又是花甲之寿,我的意思,是一定要好好地庆祝一番,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都可以跟白管家说。”

    她话音刚落,三个人面面相觑。

    当年老太爷那么宠爱蘅夫人,甚至为了蘅夫人和老夫人起了冲突,这样的盛宠之下,蘅夫人都没有同意进白家。

    说什么操劳一生,也只是守着老太爷的遗嘱过日子罢了。

    苏千汐刚刚整了白瑆,白家人人战战兢兢,生怕自己惹怒了苏千汐而大祸临头,这时候借着蘅夫人的花甲大寿好好热闹一番,既好好地安抚了人心,又给她自己挣了底气。

    还真是一手的好计算。

    聂宝云的反应最快,笑道:“家主说的很对,蘅夫人是我们白家辈分最高的长辈,像是花甲大寿更应该好好地庆祝。”

    白璟见聂宝云都表示态度了,也跟着说道:“一切听从家主的安排,只是我常在外面,白家也很久没有这样的喜事了,对于寿宴安排并不是太懂。不过,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家主尽管吩咐。”

    一共三个人,有两个都已经表明了同意的态度,白瑆的态度也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苏千汐微微笑着点头,“既然二位都这么说,白管家那里已经在准备流程了,你们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聂宝云听着就站了起来,笑道:“家主别这么客气,说起来,我也管了几年白家的内务,有什么吩咐您只管差遣。”

    白瑆听着垂下了眼睑。

    白璟笑着说道:“家主,既然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去忙了。”

    聂宝云和白璟就告了礼,然后恭敬地走了出去。

    白瑆也转身就走。

    苏千汐觉得有些累,抚了抚额头,为什么聂宝云和白璟不像白瑆那样,可以让人一眼就看透呢。

    她稍作休息,去了蘅夫人那里。

    自从参加了苏千汐的家主继任仪式之后,蘅夫人婉拒了苏千汐邀请她住在白家,仍旧住在自己的旧房子里。

    或许蘅夫人并不喜欢白家吧!

    苏千汐进了门,一眼就看到了花园里面那盛放的腊梅花,蘅夫人披着一袭白狐毛的斗篷,乌发用玉簪挽起,肩头还落了几朵梅瓣。

    就像是古代的仕女图一样。

    她一向自负美貌,但看到这样的蘅夫人,也不禁赞叹。

    苏千汐更加佩服的是蘅夫人的心态,能够这样坚定而清醒地活着,并且以一种十分豁达的态度面对人生的起起落落,才能有现在的样子吧!

    “你这丫头,怎么今天转了性子?见了我也不说话了?”蘅夫人伸手携了苏千汐的手,转身上了台阶。

    苏千汐笑道:“您虽说已经到了花甲之年,但看上去只有四五十岁的样子,我真是羡慕您。”

    蘅夫人微微一笑,“你可知道,我也很羡慕你。你年轻有活力,又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

    苏千汐被逗得笑了,转到了正事,“……您的花甲大寿,想为您好好地办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