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爱燃情- 第一百三十章 嗜血的吻,垂丝柳在线言情
阿步阿步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三十章 嗜血的吻

    施黛浑身一冷,瞳孔骤缩,“阿哲!”

    摔在地上的殷哲气喘吁吁,嘴角溢出一丝血渍,施黛吓疯了,“阿哲,阿哲你怎么样!”

    她拥住地上的殷哲,抬头望去,看见站在不远处浑身冷戾的唐绍城,施黛从未有一刻,内心涌起如此强烈的厌恶和怨恨。

    她死死瞪着唐绍城,里头全是怒涨的恨意,“唐绍城,你疯了吗?”

    她抱着殷哲,担忧得眼圈都红了,“阿哲,你怎么样,你别怕,我带你去看医生!”

    殷哲半倚在施黛身上,勾了勾嘴角,“黛黛,别哭啊,我没什么大事……咳咳咳……”

    话刚说完就猛烈咳了起来,施黛吓坏了,“你别说话了!”

    施黛驮着殷哲走出楼梯间,没再看唐绍城一眼。

    殷哲离开前,回头看向唐绍城,脸上全是挑衅和成王的胜利。

    唐绍城面无表情,神色极其森冷淡漠。

    片刻,喉间涌上一股腥甜,但他用力咬着牙关,满不在乎,将那口腥甜咽了回去。

    医生给殷哲清理完伤口,那张脸也露了出来,血迹清理完看起来没那么可怖了,可那一大片的乌青还是很吓人。

    “软组织多处挫伤,都是些轻伤,敷点药就好了,问题不大。”

    施黛脸色缓和,但还是很难看。

    医生给殷哲上完药便退出了病房。

    施黛绷着脸看着他。

    殷哲笑笑,“黛黛,别这么严肃啊。”

    施黛拍掉他伸来的手,“为什么和他打架。”

    殷哲眸光一转,唐绍城想要她的事情,得施黛自己去发现,从他嘴里知道的话,效力是会大打折扣的。

    只有唐绍城自己泄露了自己心思的那一刻,才能点燃施黛内心的嫌恶。

    所以他道,“看他不爽,谁让他不让我进去陪你。”

    施黛蹭一下站起身,有些难以置信,“你们……你们就因为这个打起来?”

    沿着沉思了下,毫不悔改,“不、不可以吗?”

    施黛被气到了,“你们、你们简直就是神经病!”

    比小孩还幼稚!

    施黛甩身走了。

    任由殷哲在后面鬼哭狼嚎她也不回头。

    反正医生说了他没有大碍,敷药就行了。

    施黛是真的不管他了,离开医院直接回羚羊公寓。

    得知这消息,殷哲捏了捏眉心,“真是狠心的黛黛。”

    回到公寓的施黛逐渐冷静下来,她真的难以相信,两个大男人打架的原因竟然这么幼稚?

    更不可理喻的是,一个这么幼稚的原因,竟让俩人大打出手,伤成那样!

    严格来说,是殷哲伤成那样。

    她见过唐绍城打人的狠样,殷哲打不过唐绍城,才被他打成那个样子。

    怎么说,她感觉唐绍城是下了死手的。

    施黛莫名有些慌。

    俩人打架,技不如人被打成那样怨不得谁,可她还是觉得唐绍城可怕。

    她再一次意识到,三年前的自己竟然想得到那样一个男人的心,是一件多么异想天开的事情。

    殷哲因为她的原因比她还憎恨唐绍城。

    以后,她还是不要再让殷哲和唐绍城出现在同一个纬度里。

    殷哲斗不过唐绍城,硬碰硬受伤的只会是殷哲。

    所以第二天。

    施黛放学去看兜兜的时候没让殷哲跟着,而她也没在病房久待,没多久就离开了。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和唐绍城没有过一句交流,对视都没有。

    昨晚他和殷哲打架的事情,仿佛没有发生过那般。

    但施黛不追究,不代表,唐绍城会放过。

    施黛在等电梯时,猛地被人扣住腰身,一把拽进楼梯间里。

    施黛连惊呼都不用发出,光是气息就知道拽她的人是谁。

    被抵在墙上的同时,她用力推搡眼前的男人,“唐绍城,你发什么疯,放开我!”

    男人将她的手压在头顶,俯身凑近她,气息洒在她周围,“我把他打成那样,一个晚上过去,你就平息怒火了?”

    “看来,他在你心里,也没什么分量啊……”

    施黛气笑了,“唐绍城你有病吧!”

    男人呵了声,“他不追究什么,但我,可是要追究他的责任的。”

    “我被他打成这样,这笔账,我可没打算善了。”他说着忽地掀起自己的上衣,男人左肋骨部位一片紫红色的淤痕,看起来相当吓人。

    施黛哪里料到他这么无耻,他受了伤难道殷哲就没受伤吗?

    殷哲的伤可不见得就比他轻。

    “你还要不要脸了!”

    唐绍城眯着眼,似笑非笑道,“我这张脸这么好看,怎么可能不要。”

    施黛一噎,愈发觉得他不可理喻。

    反正他和殷哲那场架,是他们之间的事,就算最后要闹上法庭,也他们自己斗去。

    跟她有个毛线关系!

    她昨晚会那么愤怒,更多是被殷哲那满头的血吓到了。

    施黛愤怒挣扎,“混蛋,放开我!你和阿哲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阿哲打不过你是他技不如人!你要告阿哲,直接给他发张法院传单就行,我不干涉!”

    阿哲阿哲的真是听得他火大。

    唐绍城不顾施黛挣扎,突然整个身子覆下来,严丝合缝贴住她,一手压着她的手一手挑起她的下巴,汹涌吻上去。

    这几乎不能算是吻,是噬咬。

    男人霸道的掠过,以势不可挡的姿态霸占剥夺她的呼吸。

    施黛大脑空白了一秒钟,然后疯了。

    那被她强压在脑海深处不敢回想起一丝一毫在傅儒别墅那张沙发上发生的所有事情,突然就一股脑涌了出来。

    带着让人无所适从的战栗,那样的噩梦她一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一次。

    反感、厌恶、甚至是自我厌弃。

    她发了疯挣扎、抗拒,狠狠咬在唐绍城嘴上,咬得满嘴都是血。

    可俩人谁也不肯放过谁。

    直到施黛差点在唐绍城嘴里咬下一块皮肉,男人才终于放开她。

    施黛狠狠推开唐绍城,头也不回冲出楼梯间。

    男人站在原地,眸眼讳莫如深,他扫了圈嘴里的血肉,那伤口,可谓血肉模糊了。

    这个吻,真是嗜血。

    可他眼角分明染着丝丝缕缕的笑意。

    撒气了。

    但是无妨。

    让她撒个够。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