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爱燃情-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垂丝柳在线言情
阿步阿步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施黛的心不受控制颤了一下。

    但她几乎条件反射的便要推开唐绍城。

    男人低眉,冷冷扣着她的腰。

    施黛抬眸就对上他冷锐的视线,顿了一下。

    唐绍城扫了她一眼,他一只手扣在她腰上一只手则将她环进怀里,一个宣示主权的姿态。

    原本抓着施黛的男人看了唐绍城一眼后摸着鼻子离开了。

    那人一走,施黛也更用力去推唐绍城,“放开,我要出去。”

    唐绍城道,“人太多了,等会。”

    他扣紧施黛先去找兜兜。

    兜兜正被一男一女带着,玩得很尽兴。

    看见唐绍城和施黛更兴奋不已,甩掉那俩人直接扑过来,于是就变成三人手牵手玩闹。

    施黛想走也走不了了。

    三人围成一个圈,所以施黛的手还被唐绍城抓着。

    甩是甩不掉了,她只能拼命忽视被抓住的手上传来的触感。

    好在兜兜玩到后面玩不动了。

    唐绍城扣着一大一小挤出人群。

    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同时,施黛感觉扣在自己腰上的力道一下松了。

    施黛也跟着心里松了口气。

    兜兜这一整天玩得很过瘾,也许是玩得有些累了,他坐在施黛怀里吃烧烤时,缓缓睡着了。

    时间已经晚上十点。

    明天周一,还要上课。

    施黛本想晚上回去,然而唐绍城不想来回奔波不打算回去。

    可兜兜睡在施黛怀里,唐绍城想将他抱走时他死活不松手,死死抱着施黛的手臂。

    施黛因此也走不了了。

    三人回到海边别墅,施黛和兜兜上床睡了。

    唐绍城坐在落地窗前,嘴角勾着淡淡的笑意,眸中的冷意似乎也消退了些许。

    施黛起先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然而和兜兜头靠着头,她没多久就睡着了。

    然而凌晨时分,天未亮,她被热醒了。

    同时听见身旁传来一声痛苦的嘤咛。

    施黛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时立即将灯打开,只见兜兜满脸通红,额上沁满冷汗,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痛苦。

    她吓了一跳,一碰他的额头只觉烫手得不行。

    这是发烧了。

    施黛冲出房间跑到卧室,用力敲响房门,“唐绍城,唐绍城!”

    一分钟后,房门被打开,男人神色晦暗,“怎么了?”

    “兜兜发烧了!”

    他们这是在海边不是在帝景,罗多理赶过来的时间比他们赶去医院的时间还要久。

    所以唐绍城没叫罗多理,让施黛找出备用医药箱,测量兜兜的体温,已经烧到39.2℃了,是高烧。

    唐绍城当即捻出一粒退烧药喂兜兜喝下。

    然后用大衣将兜兜裹得严严实实,抱起他离开别墅。

    保镖开车,车速疾驰,一个小时后抵达医院。

    彼时兜兜的身子已经没那么烫了,但并没有完全降下体温,且开始说胡话了。

    施黛又着急又心疼。

    医生测量体温发现虽然降了温但只降了一点,现在是38.4℃。

    医生给兜兜开了药,并吊了一瓶输液。

    唐绍城再次喂兜兜服下。

    一旁施黛帮忙倒水。

    一切忙活完,唐绍城道,“你去休息吧。”

    施黛看了兜兜一眼,没吭声,在陪护床上躺下,可已经睡不着了,时不时就要看一眼兜兜。

    唐绍城背对着她。

    男人每隔十分钟就要探一下兜兜的额头。

    时刻关注着输液瓶,见兜兜嘴唇很干,便每隔二十分钟喂兜兜一点儿水。

    他温柔又用心的照顾着兜兜。

    施黛晃了眼,猛然收回视线。

    不知为什么,这一刻她想到了陈柔。

    陈柔当时被殷哲伤得不轻。

    唐绍城去救她,她其实很意外,但细想又觉得是情理之中。

    他对陈柔到底不是完全狠心无意的。

    如果他真的对陈柔无意,陈柔三年前又怎么可能怀上他的孩子。

    而且,他那个时候对陈柔的关心,丝毫不像假的。

    他明知星月酒吧是殷哲的地盘也独闯,一半是狂妄自大,可也有一半,大抵是紧张了吧。

    她觉得,唐绍城可能是喜欢陈柔的。

    只是喜欢得没那么深。

    而想到这种可能,她打心底里蹿出一股恶寒。

    陈柔设计陷害她的事情。

    这么多天她都没有动静,是以为她原谅她了吗?

    错了,她只是在蛰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她会让陈柔付出代价的。

    迟早。

    第二天,施黛从生物钟中苏醒。

    醒来下一秒,她立刻转头去看兜兜。

    兜兜还在睡,唐绍城不在。

    她不关心唐绍城,起身走到床边,她摸了摸兜兜的额头。

    已经不烫了,她松了口气。

    “黛黛老师。”原以为还在睡的兜兜忽然睁开眼睛,许是发烧导致嗓子有些沙哑。

    施黛揉了揉他的头,“还难受吗?”

    兜兜摇头,“不难受。”

    房门被推开。

    唐绍城提着早餐进来。

    施黛没看他,俯身在兜兜额上落下一吻,“兜兜好好休息,今天老师帮你请假,下午放学老师再来看你。”

    兜兜乖巧点头,“好。”

    施黛越过唐绍城,俩人默契的避开彼此,没有交集。

    下午放学,施黛第一时间赶到医院。

    唐绍城还在,兜兜正在睡。

    为了更好照顾兜兜,男人今天一整天没有去公司。

    施黛以为唐绍城会在公司,但看见他也只是一瞬讶然。

    兜兜正好在施黛来到的下一秒醒来,跟算好的异样。

    但兜兜的精气神看起来还是有些差。

    施黛眉心微拧,“医生怎么说?”

    唐绍城道,“昨天玩太疯了,海风吹太久,感染了,今晚有烧回去的可能。”

    而这句话,在晚上九点时应验了。

    兜兜又开始吊输液瓶,喝药。

    他很乖,打针时完全不吵不闹。

    发烧导致他整个人看起来特别虚弱可怜,他眨巴眼睛,看着一左一右站着的唐绍城和施黛,心里有些暖,“舅舅、黛黛老师。”

    唐绍城轻抚他的额头,“舅舅在。”

    兜兜笑了,“舅舅可以亲亲我的左脸蛋吗?”

    唐绍城在他左脸蛋亲了一口,刚要离开,兜兜按住他的脑袋,然后又朝施黛道,“黛黛老师可以亲亲我的右脸蛋吗?”

    他想要一个像上次他生日时那样的亲吻,那让他有一种被捧在手心的感觉。

    施黛没料到兜兜会提这样的要求,身形发僵。

    她捏了捏拳头,松了紧,紧了松,最终妥协在兜兜期艾的目光里。

    她快速俯身在兜兜脸蛋上亲了一口,和唐绍城的距离和上次一样近,近到她能嗅到他的呼吸。

    也就是在此时,病房门忽然被推开。

    施黛迅速直起腰,以为是护士,却看见站在门口一脸阴沉的殷哲。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