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爱燃情-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想要她再次爱上他,垂丝柳在线言情
阿步阿步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想要她再次爱上他

    许久,直到看不见施黛的身影,唐绍城才上车离开。

    医院。

    唐绍城走进病房,经过一个晚上的治疗,陈柔已经没有大碍,事实上殷哲也没有对她的生命做什么致命伤害,他做的,是精神上的打击。

    她被唐绍城救下时,身上伏着一个男人,周围还围着好几个。

    而她已经被折磨得叫都叫不出来。

    她还未醒。

    唐绍城站在床前,居高临下看着陈柔,眼里一片冰冷。

    在傅儒别墅的那晚,他被施黛自愿躺在傅儒身下的一幕刺得差点失去理智。

    那是他至今为止最失控的时候。

    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看见她躺在别的男人身下,他会那么、那么生气。

    他不顾她的意愿占有她,他不后悔。

    她只能是他的。

    他唯一觉得烦躁的,是他弄疼了她。

    他犹记得她那晚的反应,他也知道自己下手多重,他是真的弄得她很疼、很疼。

    疼到她险些咬碎了自己的牙。

    他知道她厌恶他的触碰,但这次的事情让他发现,她好像,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厌恶他碰她。

    他原本不想这么快。

    他知道她以前爱他的样子,他循序渐进的,想要她再次爱上他。

    可陈柔毁了他的计划。

    他看着床上沉睡的女人,眼底掠过一抹戾气。

    片刻,他道,“把她送去日本,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让她回来。”

    于茂愣了一下才道,“是!”

    唐绍城转身,刚准备离开,床上的人忽然哼了一声。

    陈柔刚醒来,只觉得浑身没劲。

    她睁开眼,看见一道宽大的背影,很熟悉,是她心悸的人,“阿城。”

    想到什么,她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

    如果不是唐绍城及时出现,她知道自己肯定会死在殷哲手里。

    她想去抓唐绍城的手,想哭诉,想让唐绍城给她报仇,想让殷哲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她还没抓住男人的手,那人转身,以一种她从未见过的可怖眼神看着她。

    她感觉自己的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掐住了,一句话说不出来,她浑身染上一股寒意,冻得她不受控制哆嗦了下,她不安的想去抓他的手,“阿……阿城……”

    唐绍城居高临下,毫无温度的神情宛如来自地狱的修罗,“小柔,我提醒过你,为什么,就是这么不听话?”

    陈柔目光闪烁个不停,他上次警告过她不要再对施黛打什么主意,她忍了,但看见傅儒对施黛出手,她忍不住就想彻底毁掉陈柔。

    反正,是傅儒对施黛下了手,和她没有关系的啊!

    她挣扎着想起身,“阿城,阿城不是这样的!是傅儒啊,我没有!”

    唐绍城的神色越来越冷。

    陈柔急着解释,伸手去够他。

    男人侧身避开了,而她也重重摔到了地上。

    没有人扶她,她摔得很疼,仰头看向旁边的男人,疼得眼泪都掉了下来,“阿城,我好疼……”

    唐绍城道,“你回去日本,没有我的允许,一辈子都不要再回来。”

    陈柔瞳孔骤缩,可她还没来得及再说一句。

    男人转身便离开。

    她大哭起来,“阿城,阿城!你不能这样,不能这么对我!你答应过要娶我的,你从来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可这一次,为什么你不兑现你的承诺!三年了,我等了三年!”

    唐绍城冷然的目光扫了过来,“我什么时候承诺会娶你?”

    陈柔僵住。

    他从来就没有承诺过会娶她。

    就算是和施黛离婚的那个时候,他也没说过,只是她一心在说着让他娶她的话,他不曾否认,也从未答应。

    事实上,如果陈柔的孩子没有因为早产死掉,他的确会娶她。

    但很不幸,孩子死掉了。

    唐绍城侧身,冷眼看她,“小柔,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你。”

    “但你要知道,恩情总会有耗完的时候,当我不再欠你们陈家什么,我会毫不留情。”

    “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

    陈柔浑身一颤。

    他是性子看着淡薄冷漠,可身居高位的,没有一个不是心狠手辣的主。

    ……

    放学。

    兜兜背书包将衣服弄得有些乱了,施黛蹲下来,理了理他的衣领。

    看着女人温柔的脸,兜兜道,“黛黛老师,今天的成绩出来了,我发誓,我用心考了的,可是……”

    这次考试是入学的测验考试,为了了解放了一个寒假后孩子们的学习水平,是降了多少,还是维持稳定。

    而兜兜,俨然属于降了的那一批。

    施黛神色极淡,“兜兜别怕,这次测验考不是什么重点,等期中考你的成绩出来了再说,这段时间,你也不许偷懒,要认真上课,好好学习,不要让老师失望。”

    如今才刚开学,施黛就说到期中考去,这会距离期中考,足足还有两个月!

    兜兜一下子耷拉下脑袋,但不忘乖巧的应声‘好’。

    施黛看着兜兜毛茸茸的脑袋,没有像往常那样温声笑语的安慰他。

    谁都不知道,在看着兜兜时,有那么几个时刻,她突然一点一点都不想看见他。

    因为看见他,她脑海里会蹿出唐绍城的脸。

    但她知道自己这样是不对的。

    唐绍城的错,关一个无辜的孩子什么事。

    她知道自己这样是不对的。

    所以她努力克制着,缓解着。

    但还是有脱轨的时候,好比此刻,她自己都没发现,她牵着兜兜的手有多用力,用力到兜兜变了脸色,“黛黛老师,疼……”

    施黛猛然松开手,慌张查看他的手,一整圈的红,全是她抓出来的。

    她白着脸道歉,“兜兜对不起!”

    兜兜笑起来,笑容干净又温暖,“没事的黛黛老师,我知道老师不是故意的。”

    那一瞬施黛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一切躁动不安的情绪,好像就这样被一抹笑给轻飘飘的抚平了。

    唐绍城来接兜兜,这一次男人没下车。

    施黛目送兜兜上车,不曾错开过一眼。

    唐绍城透过车窗看着她,心里却微微一沉。

    当晚。

    他从公司离开,没让于茂跟着。

    他坐在驾驶座上,车开到羚羊公寓,看着施黛亮着灯的阳台,掏出烟盒点了根烟。

    烟雾缭绕之下,男人的脸显得更加寂冷。

    片刻,烟烧完,他下了车,走进B栋。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