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爱燃情- 第一百二十二章 唐少对陈小姐,可真是用情至深啊,垂丝柳在线言情
阿步阿步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二十二章 唐少对陈小姐,可真是用情至深啊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

    陈柔被绑在椅子上。

    眼睛被蒙住,嘴巴也被塞了东西。

    她强压着心里的恐慌,大抵猜到了抓她的人是谁。

    她眉心狠蹙,心里无限不甘。

    差一步。

    总是差一步!

    那一步,她不用受制于殷哲。

    那一步,她登机成功,此刻也不会在这里!

    原本空寂的地下室忽然响起‘嗒嗒’的脚步声。

    不紧不慢。

    朝她这边而来,她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

    直到那脚步声在她面前停住,陈柔率先道,“你抓了我又怎样,就像我不敢动你一样,你动了我,也只会招惹来无限麻烦。”

    “呵,”殷哲冷哼,他忽地抬脚,狠狠踹在陈柔身上。

    ‘咣当’一声,陈柔连同椅子一起摔在地上,疼得她失声大叫。

    “谁给你的自信,我不会动你?你怕那些麻烦,不代表,我会怕。”男人居高临下,一张脸无比阴冷。

    都说男人不打女人。

    他长这么大,陈柔是他打的第一个女人。

    他也是到这一刻突然明白,不是所有女人都不能打的。

    像陈柔这种阴狠毒辣又三番五次欺负他心尖之人的女人,不配。

    而且,她竟敢利用他!

    一想到施黛为了他主动接近傅儒,他的心脏就仿佛被一只大手用力攥住,疼得他几乎窒息。

    他抬脚,又狠狠在陈柔身上踹了好几脚。

    每一下都用尽全力,踹得他眼睛都红了。

    陈柔万万没想到。

    殷哲会这么对她。

    她浑身发疼,疼得眼泪直冒,眼前发黑。

    从小集万千宠爱长大的大小姐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委屈。

    这也是她第一次离死亡那么近。

    满腔的血腥味。

    她疼得浑身都在抖,意识到殷哲是真的要她死,她心下那丝侥幸终于被恐惧全面覆盖。

    她哆嗦,“殷哲!我要是死了,就算你不怕麻烦,但施黛呢!”

    “我家里人不会放过施黛的,你那么宝贝她,我父亲,会派人一直、一直……追杀……她!”

    殷哲眼睛越瞪越大,他上前,以天崩地裂的态势在陈柔身上踹去比刚刚更狠的几脚。

    陈柔‘噗’的大吐血。

    殷哲连踹数脚。

    然而,在最后一脚,即将落下时,他停住了。

    他缓缓收回脚,那一脸的阴狠俯视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哦不,就这样让你死了,实在太便宜你了。”

    “有很多种方法,很多种法子,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陈柔脑袋嗡嗡,殷哲最后一句话她听得不甚清楚。

    她只感觉到,那个男人没再踹她。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话奏效了,但很快。

    她发现有人将她连同椅子一起扶起来。

    有人粗暴的解开绳子,如同那无数双手粗暴撕碎她衣服那般。

    她慌了,她大叫,“殷哲!我陈家……不会……不会放过你的!”

    这是她凭借最后一丝力气,喊出的最后一句话。

    殷哲满脸阴鸷,退出地下室前只留下一句话,“好好招待陈小姐,切莫怠慢了。”

    ……

    施黛这一觉直睡到傍晚五点。

    醒来她肚子饿得咕咕直叫。

    她爬起床刚准备去煮点东西吃,门铃就响了。

    是殷哲。

    男人提着好些蔬菜肉类,很显然是去超市采购了一趟。

    他看着施黛刚睡醒的迷糊样,刮了下她的鼻子,“小懒猪!”

    施黛还没完全从迷糊劲中缓和过来,听到这声尤其亲昵的‘小懒猪’,一时也没什么不适。

    殷哲越过她走进厨房,“等我十五分钟,很快就好。”

    施黛看着他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心底那丝不安和惶恐,才终于消散了去。

    他没事,他还在。

    男人说十五分钟就真的是十五分钟。

    一菜一汤一肉端上桌,扑鼻而来的香味,完全将施黛的馋虫勾了出来。

    她真的饿极了,狼吞虎咽消灭了两碗饭才感觉活了过来。

    见她吃得这么满足,殷哲心底也十分满足,脸上全是宠溺的笑,“我把碗洗了,然后我们下去散散步,消消食。”

    消食这个主意不错。

    但施黛怎么可能还让他洗碗。

    她自知自己和殷哲处在什么处境,不可能这么心安理得享受他一切的好。

    所以她抢在他前面,快速将碗给洗了。

    他不让洗,她就叉腰生气。

    事毕。

    俩人下了楼。

    晚冬的天气还是很冷。

    但出来散步的人并没有减多少。

    施黛的心情逐渐好转,她看着殷哲,微笑,“阿哲,谢谢你。”

    殷哲揉了揉她的脑袋,恰巧铃声响了,他也不避讳,直接接起电话。

    而男人的脸色,在那端人不知说了什么后,缓缓沉重起来。

    施黛心里一个咯噔,“怎么了?”

    他却笑得如沐春风,“没事,黛黛,有点急事我先离开一下,你现在上去吧,外面冷。”

    施黛不放心,“发生什么事?”

    殷哲笑,“一点公司上的事情,不用担心,问题不大,我很快回来。”

    施黛被他半哄半推上楼。

    她站在阳台看着殷哲离开,心下却始终不安。

    ……

    离开羚羊公寓的殷哲直奔星月酒吧。

    星月酒吧是殷哲的势力。

    陈柔正是被关在星月酒吧之下的地下室里。

    但此时此刻。

    地下室被攻陷。

    唐绍城救走了陈柔。

    星月酒吧里的客人已经被清空了。

    殷哲的人挡着唐绍城不让他带走他身后保镖正抱着的陈柔。

    殷哲进来时正是双方僵持不下的场景。

    他勾笑,冷眼看着唐绍城,“唐总,我们的账另外算,现在,把人放下,我放你走。”

    唐绍城面无表情,眸底淡淡的不耐和寒意沾显着他的狂妄及对眼前人的轻视。

    “我想带走的人,没有带不走的。”

    “那你就试试。”

    殷哲话音刚落。

    唐绍城忽然一跃而起,他速度极快,甚至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时已经到了殷哲跟前,重重在他脸上砸下一拳。

    殷哲反应也快,避开他的拳头,俩人迅速缠在一起,但最终以殷哲被一脚踹在地上爬不起来,唐绍城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性命捏在手里告终。

    “放人。”

    殷哲冷笑,脸上不见丝毫怯意,相反,满是嘲讽,“唐少对陈小姐,可真是用情至深啊……”

    推开酒吧门进来的施黛,听到的便是这一句。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