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第1348章 你脑子进水了吧,垂丝柳在线言情
微澜子墨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348章 你脑子进水了吧

    如果让方正发现自己藏在方泽这里,即便方泽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这个时候的叶南弦微微皱眉,有些想不明白方正此举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发现自己躲到这边来了?

    还是说谁出卖了他?

    叶南弦想到了青鸾,不过随即摇了摇头。

    即便青鸾不喜欢沈蔓歌,即便她有些针对沈蔓歌,但是对他叶南弦还是有信心她不会叛变的。

    那么方正为什么会来这里?

    叶南弦想不明白。

    方泽却不知道叶南弦的担忧,此时倒是无所谓,不过眼底划过一抹讥讽。

    口口声声说沈蔓歌是外人的父亲,居然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相信,还想着从这里搜查出什么来遏制自己。

    这就是天家父子情。

    简直可笑!

    也幸亏他对此没有什么期待,不然不知道会不会再次伤心难过。

    方正看到方泽只是淡淡的闪到一边,对他的举动没什么阻拦,不由得微微皱眉。

    难道他猜错了?

    救走墨云清的人不是沈蔓歌和叶南弦他们?!%^*

    而方泽和他们也没关系么?

    种种疑问在方正的脑海里闪过,但是方泽脸色淡然,对他的行为毫不阻拦,这也是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叶南弦在这里才会如此淡定,如果知道他在这里,方泽恐怕也没这么淡然了。

    巡逻的侍卫快速的走了进来,对方泽拱了拱手就开始搜宫了。

    叶南弦的心紧紧地揪在一起。

    就在这时,他感觉自己的衣袖被人拽了一下。(!&^

    叶南弦猛然转身想要反击,却看到了沈蔓歌,不由得愣住了。

    “蔓歌!”

    叶南弦心底有惊喜,有失而复得的喜悦,但是也有意思担忧和紧张。

    如果方正来之前沈蔓歌出现就好了,现在她出现怕是会让自己和她的处境有些危险。

    “跟我来。”

    沈蔓歌仿佛知道叶南弦在想什么,轻声说着,并且拽了拽他。

    叶南弦不疑有他,跟着沈蔓歌悄悄地退了出来,只不过他眼底有些诧异,这应该是一条密道吧。

    沈蔓歌怎么会知道呢?

    不过叶南弦也没问,十分相信的跟着沈蔓歌离开了方泽的宫殿,而走出来之后,叶南弦看到了一个甜甜的女孩子站在那里,看到沈蔓歌他们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们总算回来了,怎么样?没被我父亲发现吧?”

    方悦悦有些担忧的问道。

    沈蔓歌摇了摇头,感激的说:“六公主,谢谢你了。“

    “你是二哥的人我自然会护着的。”

    方悦悦淡笑着。

    叶南弦顿时明白了方悦悦的身份。只是他有些诧异,沈蔓歌怎么会和六公主扯上关系呢?

    见他有很多话要说,沈蔓歌低声说:“公主,我们先回去了。”

    “好。”

    方悦悦倒是没有阻拦。

    叶南弦跟着沈蔓歌进了房间,当他看到墨云清安好的时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蔓歌,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面对着叶南弦的疑惑,沈蔓歌低声说:“我们在阴阳口的时候没有等到青鸾的人来,倒是遇到了巡逻队,当时怕把青鸾给扯进来,我和姑姑就躲起来了,没想到被六公主给救了。六公主是表哥的人,所以我们都很安全。”

    沈蔓歌的话让墨云清的眉头微微一皱,却快速的收敛了。

    这个笨蛋女人,居然还护着青鸾,难道看不出来青鸾想要把她替换掉吗?

    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但是对别人感情的事儿,墨云清还是很少插手的。

    叶南弦闻言微微一愣。

    不是青鸾做的?

    他看着沈蔓歌的眼睛,一字一语的说道:“蔓歌,你是我妻子,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吗?不管任何人任何事儿,都不要让自己受了委屈。”

    “我没有委屈,我说的是实话,不信你问姑姑啊。”

    沈蔓歌把锅甩给了墨云清。

    墨云清有些无语了。

    这个时候拉她下水是什么意思?

    帮着这个笨女人一起欺骗叶南弦,帮着那个青鸾吗?

    “我回房间了,你们夫妻俩慢慢聊。”

    墨云清起身离开,她才不要趟这波浑水呢。

    叶南弦确实也觉得墨云清在这里有些不方便,见墨云清走了,这才仔仔细细的检查了沈蔓歌一番,发现她没受伤才松了一口气。

    “是不是青鸾找人对你做了什么?”

    “没有啦,你对自己的人还那么不放心么?”

    沈蔓歌直接矢口否认。

    青鸾对叶南弦有恩,她不能让叶南弦陷入忘恩负义的地步,她和青鸾的斗争是输于女人的斗争,没必要把叶南弦给扯进来。

    叶南弦还是有些不信。

    “那你为什么关了定位?”

    “怕你着急找过来,暴露了六公主的位置。在这里所有人都以为六公主不问世事,如果让人知道他是表哥的人,那就害了人家了。再说刚才,如果不是六公主告诉我你有危险,我也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条密道能够通道表哥宫殿里把你接出来的。”

    沈蔓歌先前还在房间里和墨云清聊天,就听到静烯来找她,说公主有事儿找她。

    她有些诧异,却还是去了,却听到方悦悦叫她沈蔓歌,然后把自己和叶南弦的身份都给说出来了,并且告诉她,方正在搜宫,很有可能叶南弦会有危险,让她顺着这条密道过去救人。

    本来沈蔓歌还半信半疑的,当她看到叶南弦的时候整个人的心都揪起来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叶南弦居然真的在那里!

    “对了,你不是在青鸾那里吗?怎么跑去我表哥宫殿了?”

    沈蔓歌有些诧异。

    她相信青鸾会很好地保护好叶南弦的,却没想到叶南弦跑了出来。

    “你还说?你不在,你都失踪了,我怎么可能好好地待在那里?以后我绝对不会把你一个人扔下了,管他什么狗屁规矩,都不如你重要。”

    叶南弦一想到沈蔓歌如果没有被方悦悦给救了会出现什么后果就心惊不已。

    沈蔓歌的心里热乎乎的,靠在叶南弦的怀里,笑着说:“我还以为你和青鸾会有很多话要说呢,毕竟你们好多年没见了。”

    “你不在,什么话都不能说,万一你吃醋了怎么办?”

    叶南弦放心之后也有了和沈蔓歌开玩笑的心思。

    “我才不会吃醋呢,我老公这么爱我,我吃什么醋啊?”

    “是吗?”

    叶南弦挑起了沈蔓歌的下巴,迫使着他的眼睛不得不直视他的眸子。

    “告诉我,青鸾到底有没有对你动手?”

    沈蔓歌的心微微一动,脸上却不显。

    “你什么意思啊?你是巴不得她对我动手是吧?我看你是想要借刀杀人的除掉我,好令娶他人吧?”

    沈蔓歌有些恼怒的一把拍掉了他的手,并且推开了叶南弦,假装生气了。

    叶南弦微微一愣,随即叹息了一声,走过去抱住了她,低声说:“胡说什么呢,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和青鸾在一起的时间很长,自然比沈蔓歌了解青鸾的为人,当小崔告诉他没有接到沈蔓歌的时候,叶南弦就有多猜测了,甚至觉得青鸾很有可能会趁着这个机会借刀杀人,所以他当时才那么着急,那么的慌乱,甚至说出那样决裂的话来。

    可是现在沈蔓歌却告诉他不是青鸾的错,是她自己跑了,这话叶南弦有点不信。

    在这个宫里,沈蔓歌只有张宇一个棋子,如今张宇重伤昏迷,方泽的宫殿离得也比较远,她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自己和青鸾,又怎么会半路自己离开呢?

    除非是有事情迫不得已的避着她不得不这样做。

    但是沈蔓歌为什么不说?

    为什么还要替青鸾隐瞒?

    叶南弦想到了自己和青鸾的恩怨纠葛,不由得心疼起来。

    这个傻女人是因为顾念着自己才这样委屈自己的吧。

    他一直都不希望沈蔓歌委屈自己,可是如今却还是让她受了委屈,这一点让叶南弦很是难受。

    沈蔓歌不知道叶南弦此时心底的百转千回,依然嘟嘟着嘴巴说:“我可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你要做虫子啊?真恶心,不过如果你愿意,我也成全你好了。”

    叶南弦凑过了自己的俊脸,张嘴就在沈蔓歌的脸上咬了一口。

    “哎呀,你干嘛?”

    沈蔓歌一把推开了叶南弦,多少有些郁闷了。

    这男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幼稚了?

    叶南弦却轻声地笑起来。

    “想吃你了,你不是说要做我肚子里的蛔虫吗?不吃了你怎么做?”

    这话说得有点色了。

    沈蔓歌的脸顿时有些绯红。

    “不和你贫了。你还没告诉我怎么会去我表哥那里呢。”

    “去找你。”

    叶南弦倒是回答的干脆。

    即便心里是这样想的,现在听到叶南弦这样说,沈蔓歌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

    “这里太危险了,以后你可不能再一个人单独行动了。”

    “那你也不能离开我了。”

    叶南弦忘不了知道沈蔓歌失踪时的恐惧,他紧紧地拉住了她的手。

    沈蔓歌点了点头。

    她不会再离开叶南弦的。

    这里危机四伏,还有一个青鸾虎视眈眈的,她怎么可能对叶南弦放手?

    “对了,我们回去吧,不然青鸾该担心了。”

    沈蔓歌的话顿时让叶南弦愣住了。

    回去?

    这笨女人到底要做什么?

    难道她不知道回青鸾那里等于羊入虎口吗?居然还自告奋勇的回去?

    “沈蔓歌,你脑子进水了吧?”

    叶南弦微微皱眉,说出的话却让沈蔓歌有些无语了。

    他居然骂她!

    呜呜!

    要不要哭给他看?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