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42章 让我们试试吧

    周三是林小小与傅时琛的手术日。

    林沫沫起了大早,背着傅时琛等在手术室外,门一开,她立刻走上前。

    抽取骨髓对于被抽取者来说,是没有身体方面影响,因此手术室门打开时,傅时琛已经恢复正常。

    “你怎么来了?”傅时琛见她身着的衣物单薄,眉心微皱起。

    “想等你们出来啊,我今天可以见到小小吗?”

    “恐怕不行,她要在无菌室待三个月。”

    林沫沫有几分失落。

    傅时琛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回去收拾行李,准备出发。”

    “去哪?”

    “旅游。”

    林沫沫被傅时琛带到汽车上,在发懵的状态下收拾好行李,直到上飞机,她才反应过来——傅时琛是要带她离开江城。

    随着飞机起飞,路上的人都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像蚂蚁一样,找不到一丝踪迹。

    她靠在窗边望着飞机跑道,心里莫名空荡,好像有东西丢了一样。

    ……

    傅时琛带林沫沫出国的事很快有周志北说给媒体,随即被众人相继报道。!%^*

    高澜星坐在NC董事长办公室内,望着曾经梦寐以求的一切,却丝毫感觉不到喜悦。

    他突然意识到,NC对于傅时琛来说,并不是一个平台,只是一个执念。

    NC是傅时琛的心血,但他的世界远不止NC。

    吱呀——

    “喂,这东西人事部说要给你。”周志北将辞职信放高澜星桌上。(!&^

    “你也要走?”

    自从傅时琛离开,不少股东和董事都离开。

    哪怕是将手上的股票贱卖,他们也要离开这个没有傅时琛的NC。

    高澜星不明白,NC的前景大好,只不过是把傅时琛换成他而已,为什么这些人就不肯留下了?

    “我走不应该是在你预料之中吗?”周志北耸肩,“你应该说谁都可能会走,只有我是一定会走。”

    “这么多年,你跟他的是感情,跟我的是什么?”

    “我们三个是感情,但是,高澜星你也知道,我留下对你没有任何帮助。”

    “所以你更没有必要离开。”高澜星将辞职报告退回去,“这个东西我不收,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离开NC。”

    周志北没想到高澜星这么坚决,他歪头笑道,“难道你要把我养在身边吗?”

    高澜星推开椅子,大步到周志北身边,紧紧抓着他的肩膀。

    “当……”

    “你养得起我吗?”周志北又问。

    “周志北,连你都看不起我?”高澜星怒了。

    他的表情狰狞难看。

    周志北从未见过这样的高澜星,他向来儒雅温柔,对人礼貌如君子。

    可眼下。

    周志北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他将辞职信扔在高澜星桌子上,掉头就跑。

    太可怕了,傅时琛那家伙发脾气好歹不随便动手,就算动手也不伤及身边人,这高澜星……

    周志北揉着肩膀,太疼了。

    ……

    周志北打傅时琛他却没有接,所以只好把告状电话打到林沫沫那。

    林沫沫刚喝完下午茶,正惬意坐在阳台上晒太阳,就这样被周志北吵了清静。

    听他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

    “所以你是被高澜星欺负咯?”林沫沫本来先不算好,但听到这个消息莫名笑了起来。

    “哇,我的天,林沫沫你知道我刚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可是特别郁闷的让我别烦你的,现在是怎么了,居然都笑了!”

    “觉得你挺可怜的。”林沫沫一本正经。

    周志北叹了口气,“算了,我就知道你根本不会在意我的感受。”

    “其实,我并不介意你离职,应该说,现在还不是时候,你的离开可以在未来作为一张王牌用。”

    “这么说,你跟傅时琛在NC还有计划要做?”

    “我不知道,但是你现在离开一点杀伤力都没有,我是这个意思。”

    周志北听闻沉默。

    的确。

    他要是现在离开,对于高澜星也好,傅时琛也罢,都只是一朵无名落败的花而已。

    “好吧,我听你的,不辞职。”

    周志北把电话给挂了。

    林沫沫刚想问他一些有关简安的事,她看着漆黑的屏幕叹了口气。

    这家伙怎么这么急躁?

    “谁的电话?”傅时琛端着两杯冰咖啡走来。

    “周志北。”林沫沫伸手接过其中一杯,“他想辞职,我劝他不要辞职。”

    “嗯,做得不错。”

    “你之后对NC有想法吗?”

    傅时琛并未答。

    林沫沫抿了一口咖啡,“让我来猜猜看,傅总是等我从打击中离开,然后跟你提出要合作的要求,然后帮助我夺回林氏,甘愿做我背后的男人?”

    “你要是想,我完全可以。”

    “为什么?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股份给高澜星。”林沫沫正身望他。

    其实。

    这两天她情绪依旧非常不好。

    但是到了霓虹之后,她得到了一些国内的消息。

    所有人都说傅时琛将股份给了高澜星,渐渐的她思绪不再围绕着林小小转,而是整天想着傅时琛该怎么办。

    而且她身上还有股份。

    “计划很简单,简安和周志北的婚礼上,你与周志北当众抛售NC股票,令NC股价崩盘。”傅时琛不带丝毫感情的说道。

    “那是NC,是你的心血。”林沫沫错愕不已。

    傅时琛对他的公司都这么狠吗?

    都说公司是企业家的第二条命,可傅时琛非但没有不舍,反而还想着怎么把NC越弄越糟糕?

    “NC往后和目前能做的事越来越少。”

    “那可是数一数二的……”

    “我打算做科技。”傅时琛直接打断了林沫沫。

    林沫沫一怔。

    现在科技的确是热门行业,只是,再热门的行业也有黄的一天,而科技已经热门了很长时间,按照趋势,如果没有科技大爆炸的话,科技行业只会停滞不前。

    而科技大爆炸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要砸多少钱,花多少时间才能等回一个奇迹,这是谁算不清楚的事。

    她低头,喝了口冰咖啡。

    “你走航运,是我的预料之中,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我知道,从国外进口零件的话航运必不可少。”

    “嗯。”

    “所以你把NC交出去,只是为了完成你的转型?换言之,你现在已经用不到NC了,反而NC繁重的业务会拖累你的脚步?”

    傅时琛赞许颔首,“聪明。”

    林沫沫真没想到答案会是如此,她故作玩笑道,“我想过无数个答案,甚至想过你是为了我,但是,我始终没有想过这个答案。”

    “各方因素。”

    “傅时琛,柳恋依的仇我是一定要复的。”林沫沫认真凝他,玲珑眼中满是坚决。

    “我已经把骨髓给了小小。”

    “我知道啊。”

    “所以,你是我的妻子,我帮你,是分内事。”

    林沫沫觉得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

    她总觉得这句话,或者说跟这句话相同的话,她好像在什么时候听过。

    傅时琛俯身,唇贴在她的额头,“让我们试试看吧。”

    “试,试什么?”

    “你说呢?”

    他长指落在她脸颊上,清冷眉宇间多了几分柔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