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16章 是个相互成全的事儿

    “深深,你好。”

    苏慕辰笑着走过来打着招呼,大概是因为正式开工第一天的原因,穿着打扮得极其正式。

    水洗浅蓝色的西装外套包裹着他的身子,没有一丝多余的陪衬,显得刚刚好。

    领口上面显露出来的衬衫解开了三个扣子,看上去又将他这种严谨给稍微放开了一些,让他整个人都看上去带着一种随性的艺术家气质。

    不愧是最牛的设计师,左深深心中想着,这一套衣服应该也是出自于他自己的手,毕竟能懂得这样感觉的人可是不多。

    “苏先生,早上好!”左若歆抢先搭话,眼睛放亮,期待苏慕辰回应。

    可惜苏慕辰只顾着低着头整理手腕上的纽扣,没有理会,直到走到左深深面前才说了第二句话。

    “这里的修建虽然说是不错的,可惜,对于区域的划分跟指引倒是没有那么的清晰,给来这里的工作人员会添不少麻烦。”

    原本左若歆以为能和苏慕辰搭上话激动不已,试图的挂上自认为最美丽的笑容,可听到这句话之后,那笑脸便僵硬无比,变成了最尴尬的样子。

    “好在我们时间来的早,就算是在这里耽误了几分钟,也还不算是迟到。”

    左深深完全漠视了左若歆的那种表情,可耽误的这两个字还是钻进了她的耳朵里。

    这意有所指的话可是给左若歆气坏了,可当着苏慕辰的面上,她又没办法发作。

    苏慕辰自然也听出来了左深深所谓的画外音,这才将视线跳转到左若歆的身上,却连一秒都吝啬停顿,再一次忽视。

    “走吧。”

    苏慕辰说过话之后,转身便上了车子。!%^*

    乔煜微微的抬起手,环住了左深深的后腰,可肢体上并没有触碰到,相当绅士手。

    左若歆只能站在原处,看着她们离开,内心爆炸,就这样三个人,从早上到现在,自己连续被忽略了三次,仿佛她就是个空气。

    景澜完全没有感受到左若歆的内心世界,满眼都是刚刚乔煜跟左深深的姿势,在他的角度上来看,看不出来是绅士手,内心嫉妒抓心。

    “我才不相信左深深这个女人能够凭借什么自己的本事夺得S.的赏识,澜哥哥你就真的任由她这么大肆姿态的踩在我的头上么?”

    左若歆为了找回存在感,一脸委屈地朝着景澜撒娇,可后者的心思没有一丁点放在身边人的身上。(!&^

    看着没有任何回应的景澜,左若歆用力的握住自己的手掌心,强力控制自己不要失控。

    这个园区虽说是很大,可开车也不过是两三分钟的路程,在下车的时候,左深深忍不住的调侃了一句。

    “这么短的路程开车,总觉得像是有种杀鸡用牛刀的意思。”

    苏慕辰也并没有展现出来什么恼怒的样子,虽然没有笑脸,可整个人也温和,配合回应。

    “如果是遛弯的话,开车是浪费,如果是要抓紧时间工作的话,那走路的话多余的时间都会浪费。”

    在这点上,乔煜自然也是表示认同。

    看着面前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样子,左深深突然地轻笑一下,想来这个工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枯燥。

    虽说左深深并没有在模特这方面的经验,不过拍摄平面这块还算是得心应手,很快就进入工作状态,去换上衣服。

    S.手下所出品的服装,无论拿出来哪一件都是可以让众人惊叹的,左深深也算是乐得其中。

    施心是过了一会的时间才到了现场,跟乔煜和苏慕辰问了声好,脸上有些红扑扑的,显然是有些害羞。

    等钻进了更衣室之后,看到左深深也不禁感叹。

    “深深姐,你也太美了吧。”

    此时的左深深正在镜子面前将脖颈上面的装饰弄得再周正一些,听到声音便转过身去。

    看着施心一脸惊艳的表情,忍不住轻笑起来。

    “那你说,是因为衣服漂亮还是我漂亮。”

    难得的,在工作的期间左深深还开起玩笑来,看来美丽的事物真的会让人心情好上很多。

    可没想到就是一句玩笑话,施心还真得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服装美,人也美,是个相互衬托,相互成全的事儿。”

    这话让左深深的动作稍稍的停滞了一下,就算再自信,还是有点点不安,特别是看到网络言论之后,施心这时候的鼓励却给予了安慰。

    “听你说过这话之后,我更有信心了。”

    “深深姐你这个打扮给霍先生看过么?”

    施心不由得八卦了一下,毕竟在她看来,霍齐修对待左深深的那个劲儿,可真是不一般。

    根本不像是谣言里面所说的那种包养或者是情人的关系,不过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这话倒是一点都没错。

    刚刚还笑盈盈的左深深,在听到霍齐修的名字后,眼眸闪了闪,表情看着并不像气愤,但却有些别扭的样子。

    “我干嘛要给他看?这是工作,又不是什么人形展览。”左深深想起昨晚霍齐修的要求,忍不住愤懑。

    施心听到这话,就讪讪的闭上了嘴巴,不能再随便开口了,太容易碰到炸雷了。

    摸了摸鼻子,随后快步的走到左深深的面前,帮她打理一下身上的装饰和穿着。

    “家里一切都好?”

    自从上次游轮的事情之后,左深深虽然帮施心都已经处理好了一些问题,可有关于这个事情,她便没怎么再过问了。

    毕竟这是一个人身上很重的疤痕,刚刚结痂再去捅破的话,还是会疼地钻心一般。

    可时隔这么久了,施心也从来没提过,左深深还是有些不放心,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淡淡得问一下。

    “嗯,家里都挺好的,老太太的身体也在慢慢恢复了。”

    施心是站在自己的后面,以至于左深深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只是声音听起来还带着一些哽咽,说不出的味道。

    “有事情随时开口。”

    “没什么问题的,深深姐,现在一切都特别好,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欠你很多,而且加上之前你在天湛谈合作的时候,如果当时乔哥真的没有同意的话。”

    接下来的话,施心没有继续的说下去,这话听起来虚伪的很,说出来好像挺没有意思的。

    “乔哥没有同意,我就带着你去别的经纪公司,公司和机会有很多,但是一些人,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左深深转过头,淡笑着拍了拍施心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