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03章 路见不平

    “我说私生子的事。”

    白泽雅紧盯着他,眸子冰冷,毫不掩饰心里的愤怒。

    “当初我退出,就是不想打扰你们之间的感情,因为顾雅爱你。”

    “我以为你会好好照顾她,可结果呢?墨凌轩,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墨凌轩冷冰冰地盯着他,未置一词。

    顾雅不相信他就算了,这个白泽雅又来搅和什么?

    诚然他今天做的不太妥当,可他墨凌轩扪心自问,从来没做过任何一件对不起顾雅的事。

    “我没有义务向你解释。”他冷冷地说,“顾雅在哪里?”

    白泽雅咬紧牙齿,恨恨地盯着他:“最好你在顾雅面前不是这个样子,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说罢,他瞪了眼墨凌轩,拂袖离去。

    墨凌轩冷着一张脸,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眼眸深邃如潭水。

    他向来行事雷厉风行,这一生没有后悔过的时候,独独这一次,他犹豫了。

    倒不是说他有多后悔,只是,如果他能提前预料陆思远给他生活造成的一系列损失,当初他或许就不会答应得那么愉快。

    毕竟,被一个小孩子搅得一团糟,真的是一件很没面子很不爽的事。

    最重要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陆思远的来历。!%^*

    想着想着,他惆怅扶额,叹了一口气。

    这时,清风拂过,一道清瘦高挑的身影出现在台阶上。

    来人穿着一条翩然红裙,弱柳扶风,颇有几分飘飘欲仙的味道。

    墨凌轩微微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快步走上前去,二话不说脱下风衣,披在女人身上。

    “别着凉了。”(!&^

    顾雅结结实实地哽了一下,气郁于心。

    天,她破天荒地打扮一遭,就是想和这臭男人重归于好,没想到墨凌轩这个死直男的反应和她预想的完全不同?

    顾雅郁闷了,不禁暗戳戳怀疑自己是不是魅力下降。

    墨凌轩没想那么多,他现在心里想的全是怎么道歉。

    两人就那么静静地站着,谁也不说话,气氛尤为尴尬。

    顾雅实在受不了,一把撇下风衣,塞进男人怀里,闷闷地走进屋里去。

    “你来这里干什么?”

    墨凌轩连忙跟上去,老老实实答道:“白泽雅说他绑架了你。”

    “绑架?呵。”

    “比起白泽雅,我倒觉得你更像绑架。”

    “我在这里好吃好喝,什么也不用操心,在你家呢?整天操心你和四个孩子,哦,现在又多了一个,五个了。”

    顾雅毫不留情地嘲讽,冷冰冰地瞥了眼身后的男人,面带愠色。

    本来她今天晚上心情还不错,也想着和墨凌轩和好,可只要一想到陆思远,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浑身不舒服,就像一个随时会喷火的火焰山口。

    墨凌轩顿了一顿,思索片刻,决定坦白一切:“陆思远不是我的孩子。”

    顾雅翻了个白眼,满脸写着不相信:“那他为什么叫你爸?”

    “他父母双亡。”

    “那他和你们墨家什么关系?你妈干嘛要养着他?”

    “亲戚关系。”

    “什么亲戚?”

    墨凌轩欲言又止,最后深深地看了眼顾雅,闭口不言。

    他答应过墨母,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说出陆思远的真实身份。

    就算不是出于这个诺言考虑,他也不应当说。

    实在……有辱家风。

    顾雅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看着墨凌轩这幅沉默的样子就来气,脸色瞬间垮了。

    “你给我滚出去!”她指着门口,咬牙说,“你一天说不清楚,你一天就别来找我!”

    说罢,“砰”的一声,她狠狠关紧房门,将墨凌轩隔绝在外。

    墨凌轩无奈敲门:“顾雅……”

    没人应。

    顾雅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随着敲门声渐渐消失,她重重冷哼一声,心里更加不舒服了。

    墨凌轩真实越来越过分了,不仅有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哄她的耐心也越来越少。

    她铁了心要给这个男人一个教训,索性不再管他,自顾自进浴室洗漱。

    墨凌轩坐在门边,仔细倾听着屋里的动静。

    顾雅似乎洗了澡,然后玩了会儿手机,就熄灯睡觉……

    屋子里的光线瞬间被掐灭,一片黑暗。

    墨凌轩深深闭上眼睛,摇头叹息。

    他望着天上闪烁的繁星,眸色深沉,怀揣着满腹心事。

    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想着想着,睡意朦胧,眼皮子慢慢阖下……

    ……

    这时,陆思远还没睡。

    他开着墨凌轩的车,百无聊赖地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

    他的本意是找顾雅,可是他不仅没找到,还把自己给弄迷路了。

    陆思远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准备在车里将就一晚。

    四周街道黑黢黢的,半天不见一个行人,怪阴森的。

    可他实在是太困了,管不了那么多,直接裹紧衣袍,倒在驾驶座上睡觉。

    他睡眠一向很浅,尤其是不在床上的时候,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醒。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一条漆黑的小巷子里突然传来一道女人的尖叫声和流氓的调笑声。

    陆思远被惊醒,悄悄瞥了一眼,隐隐约约看见巷子里灯光闪烁,应该是有姑娘遇见流氓了。

    “麻烦。”他翻了个白眼,坐回驾驶座上,驱车离开。

    他很清楚自己有多弱鸡,和几个虎背熊腰的流氓硬碰硬无异于以卵击石,所以他打算——报警。

    正好他刚才闲逛的时候看见了警察局,没多一会儿就找了过去。

    十分钟以后……

    两个警察跟随他来到巷子,却并没有看见什么流氓,只有一个衣衫褴褛的姑娘。

    “臭小子你耍我们呢?”警察没好气地瞪着陆思远。

    陆思远轻轻蹙眉,走近那姑娘,借着月光看清她的脸庞。

    这人好熟悉。

    陆思远轻轻眯着眼睛,歪头想了一会儿,却想不起来。

    他应该见过这人,不过他有脸盲症。

    当然这并不重要,他拉回思绪,淡淡地问:“那些流氓呢?”

    姑娘愣了一下,从杂乱的头发中抬起一张五官精致的脸庞。

    她抿了抿嘴,小声说:“刚才有位英雄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