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69章 袖扣是别人不要的

    向暖也不避讳什么,直接就回答:“相亲对象。”

    听到这话傅夜寒皱了皱眉头。

    向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别的话可说了,就依旧低头捡手机。

    就在她把手机捡起来的时候,脚步声已经到了她身边,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傅夜寒已经俯身。

    向暖抬起头来,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一轻,自己又被傅夜寒抱了起来。

    她惊呼一声,瞠目看着傅夜寒。

    “你要干什么?”

    傅夜寒眼神平静,没有一点波澜,就这么盯着她看。

    “傅夜寒……”

    向暖的身子一僵,正准备挣扎下来,傅夜寒却收紧了自己的力道,让怀里的女人根本挣脱不得。

    正当向暖准备说话的时候,傅夜寒抢过话头。

    “别动,你要是乱动摔倒了,可不关我的事。”

    傅夜寒说着,看了看向暖,直接抱着她,转身就出了卧室。

    向暖手里还拽着刚刚摔下来的手机,傅夜寒也看到了,但是他没有说什么。

    “你到底要我……”!%^*

    “下去吃饭,我有没有说过你要按时吃饭?”

    “可是我不饿,我不要吃饭,你放我下来。”

    向暖一直在挣扎,虽然做的是无用功。

    “放我下来!”

    傅夜寒的脚步顿了顿,终于是减慢了自己的步伐,但是怀里的女人移开了视线,一副委屈的样子。(!&^

    “怎么了?觉得委屈了?”

    向暖没有吭声,傅夜寒就继续说道:”我已经让厨房把菜热了,一会儿下去要乖乖去吃。”

    “我没胃口。”

    “没胃口也得吃。”

    傅夜寒做着眉头看着向暖又说道:“别和小孩子似的,乖乖吃饭,这是对小孩子才会说的,怎么,你要让我对你像对小孩子。”

    听到这里,向暖心里微微一酸,还不是因为他,要不是因为他不领情,自己会这么生着气不吃饭了!

    她抬头看了傅夜寒一眼,弱弱的说道:“反正你也不爱吃,而且就算我吃下去了,你也对我爱答不理,我都说了那么多好话,你不也是不理我吗?”

    男人的眉头终于舒展了。

    “嗯?你都开始钻牛角尖了?”

    “是啊,我喜欢钻牛角尖,你管不着。”

    “吃醋了?”

    “是啊,和陈淑雅对比起来,我就是小心眼,我就是吃醋,我就是登不了大雅之堂,你放开我!我不想去吃饭,你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儿。”

    傅夜寒沉了脸色,手上的力道完全收紧了,把向暖紧紧的扣在了自己怀里。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你自己明白吗?”

    向暖不说话。

    傅夜寒看这女人这副别扭的样子也没说什么,直接抱着女人向楼下走去。

    向暖知道自己挣脱不得,但是想着傅夜寒抱自己下去,楼下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她的脸上就不自觉的害羞起来。

    话说傅夜寒直接抱她去了餐厅,一进去就把她放在椅子上。

    这个时候向暖还没有和傅夜寒彻底分开,算是半坐在傅夜寒的腿上,正准备向自己的椅子上一去。

    周围有许多下人,关键陈淑雅也还在,向暖就感觉有些不自在,赶紧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和傅夜寒分开。

    “不准动。”

    向暖轻轻的埋怨道:“你……你放开我。”

    这么多人看着自己坐在傅夜寒腿上,让自己怎么大的下去这颗心,可是和她比起来,傅夜寒的脸上表情是再自然不过了,仿佛这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他看了看旁边的管家。

    管家立刻把厨房热好的菜,一个一个重新端了上来。

    向暖还在赌着气,看着自己做的菜说道:“你还热它干什么?刚刚你不是让管家把这些全部倒掉了?”

    她这样说着,其实就是给傅夜寒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自己十分委屈,很委屈!

    傅夜寒倒是处之泰然:“为什么要倒掉?”

    “你不是不爱吃吗?”

    早知道这样自己就不做这一顿饭了,用他的钱就用他的钱买了一套西装,至少他还能接受。

    傅夜寒轻轻地笑了一声:“我有说我不爱吃吗?”

    “你当然有。”

    向暖紧接着说出口,还带着气愤。

    “我的意思是,我让厨房准备了每日给你搭配的营养餐,这对你的身体有益,今天突然换作了普通的家常菜,我当然会生气。”

    傅夜寒说这话的时候看着向暖:这个女人怎么就是不了解自己的苦心呢?

    向暖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噎住了自己的话语,心里虽然开解了一些,但到底还是别扭着,尤其陈淑雅还在旁边看着,自己坐在傅夜寒身上,像什么样子?

    偏偏这个男人又按得这么紧,自己死都挣脱不得。

    这个时候向暖从旁边看到了陈淑雅投过来的目光,她立刻绷紧了自己的神经,怒斥道:“傅夜寒你快放开我行不行?”

    傅夜寒就是不放开她,反问着。

    “你心里还生气?”

    “我当然生气。”

    向暖狠狠的说着傅夜寒,转头看着陈淑雅,脸上似有不耐烦的神情:“你解释清楚。”

    男人的声音立刻就变了,面对陈淑雅带着一抹淡淡的寒意。

    陈淑雅一愣。

    向暖也顺着傅夜寒的话,看着陈淑雅,和陈淑雅目光对上的那一瞬,向暖反而觉得有些尴尬。

    陈淑雅的脸微微泛红,她也有些不好意思,瞧这夫妻俩盯着自己的样子,尴尬。

    良久,她才说道。

    “这都是误会,向暖你听我说,这个袖扣确实是我用来打算告白用的,不过,我出商场的时候打电话给他,他说,今天有事,而且已经拒绝我了,我这袖扣也不用送出去了,正好,傅夜寒那里我还欠一个礼物呢,所以……”

    向暖无语。

    傅夜寒更是面无表情的。

    这个时候陈淑雅越来越尴尬了,干脆捂着自己的脸,惊呼出声。

    “好了,你们两个真是害死我了,这么隐私的事情非要我说出来,现在我的面子都没了。我想那个袖扣也不便宜,也能送给傅夜寒,哪知现在傅夜寒你都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缘由,你不会怪我吧?怪我这个袖扣是别人不要的才送给你的?”

    向暖打量着陈淑雅又打量着傅夜寒。

    傅夜寒开口道:“那我还真是要谢谢你了,你没把这个袖扣丢垃圾桶反而送给了我。”

    陈淑雅更加捂住了自己的脸,耳朵尖微微泛红,她回答道:“我哪里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情,让你们夫妻两个之间误会了。”

    “不管怎么样,这个袖扣虽然是送给了你,虽然是别人不要的,但是也是我陈淑雅精挑细选的,你……不会扔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