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亲爱的- 第24章 思羽……,垂丝柳在线言情
苏小爱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4章 思羽……

    是谁说,爱的最深境界是祝福。

    即使陪伴她的人不是自己,但只要她幸福,他也就幸福了。

    可顾凌深发现,这句话,说出口,很压抑,要做到,更压抑。

    他开始陷入失眠。

    无止境的失眠。

    他总是想起穆修远说的那些话,想到秦思羽曾经一次次地饱受精神折磨而自杀,他就怎么也睡不着。

    “爹地,你为什么还不睡?”

    半夜醒来的乐乐边揉着眼睛,边走进书房,问顾凌深。

    顾凌深眼睛里全是红血丝,默默她的头,说,“乐乐乖,继续去睡觉,爹地把工作处理完也睡了。”

    可爹地根本没在工作啊。

    那本文件,她睡前来和爹地道晚安的时候是这页。

    现在过了三个钟头,还是这一页。

    “爹地,你是不是在想妈妈,所以睡不着么?”乐乐仰起头,洞悉地问。

    顾凌深一愣,然后笑了笑,沙嘎道,“乐乐怎么猜地这么准。”

    “因为每天,乐乐也会想妈咪啊。”

    乐乐看着顾凌深,说,“爹地,上次你在书房累睡着了,我听到你一直在呓语妈咪的名字,而且当时,你还抱着妈咪的相框,紧紧的。”

    乐乐说着,看向顾凌深书桌上的照片。

    那是曾经顾凌深和秦思羽在大学时照的。

    他穿着白衬衫,她穿着白裙。

    她趴在他的背上,笑得像一朵太阳花。

    连阳光都失色的笑容。

    可他把她的笑容都毁了。

    顾凌深想到这里,眼眶又是通红。

    乐乐摸着顾凌深的脸,说,“爹地,你最近瘦了好多,也有黑眼圈了,其实乐乐也好想妈妈,可是爹地,乐乐同样也希望你快乐,你不要再熬夜了,好不好?”

    乐乐嗓音幽幽的,说着思念,说着关心。

    顾凌深眼眶更红了。

    他其实何尝不想在睡梦里梦到秦思羽。

    可他就是睡不着。

    就算睡着,也是梦着秦思羽一次次拿刀子自杀的画面。

    他觉得很痛苦。

    可他改变不了。

    而乐乐,本该有母爱的年纪,却和他一样,只能陷在思念里。

    “乐乐,对不起……”

    顾凌深轻哽着,“如果不是爹地,乐乐现在会和妈咪很开心地在一起,爹地犯了错,却要你一起受苦,爹地感到很抱歉,很抱歉。”

    乐乐眸光微红,“说,爹地,你不要这样,乐乐知道你已经后悔了,就像乐乐也后悔,当年如果不是我说错话,妈咪或许就不会自杀,其实是乐乐不好。”

    “不,别这样说,爹地不允许你这样想。”

    “那爹地也别再怪自己了,爹地去睡觉好不好,我想妈咪如果还记得爹地,一定也会原谅爹地的。”

    她会原谅他吗?

    顾凌深有些恍惚。

    但,他不想乐乐再替自己担心,于是点头,“好,那爹地现在就去睡觉。”

    顾凌深进了自己的卧房,躺上床。

    可,依旧是睡不着。

    脑子里想着秦思羽,从他们大学认识,道相恋、误会、折磨。

    这些他每天都会想的事,轮回在他脑子里。

    思羽……如果你没忘记我,你会原谅我吗?

    可这个假设又恨好笑,因为,是秦思羽选择忘记他的,所以,她该是不会原谅自己吧。

    顾凌深浑浑噩噩,终于在天快乐的时候,在疲惫下,缓缓地,缓缓地,闭上了眼……

    翌日。

    顾凌深有一个饭局。

    是和一个市政项目的负责人吃饭。

    那人是东北人,酒量极好,还全是白酒。

    顾凌深其实酒量一般,这一喝,就有些醉了。

    待项目谈妥,他撑着自己微醺的身体,摇摇晃晃地走向洗手间。

    在洗手池前掬水洗脸的时候,他看到有道纤细的身影从女厕走了出来。

    俏丽的齐肩黑发,微扬的杏眼。

    她穿着一条浅蓝色的长裙,正边低头用纸巾擦着手,边越过了他。

    顾凌深如遭雷劈,怔在原地。

    思羽……

    思羽……

    这是秦思羽的脸。

    她怎么在这里。

    是他看错了吗。

    还是他太想念她了,所以出现了幻觉?

    顾凌深不知道,只是手比心快地,大步转身,抓住了女人的手腕,然后低唤了一声,“思羽……”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