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亲爱的- 第23章 你配么,垂丝柳在线言情
苏小爱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3章 你配么

    顾凌深眼中充满懊悔。

    因为穆修远说的全都对,如果不是他不够信任秦思羽,他和秦思羽之间,根本不会出现所谓的折磨。

    她曾经怎么样对他他不是不知道。

    可当他看到她和穆修远在床上的时候,他什么都忘了,只记得猩红的瞳仁里,她背叛他的事实。

    可他怎么就没留意出她当时笑着分手的苦涩。

    她当时甚至都不敢看他。

    而他,竟没有发现她是被逼的,还将所有恨都发现在她身上。

    “我会补偿思羽。”顾凌深道。

    “呵,补偿?”

    穆修远闻言笑得更讽刺了,“顾凌深,你是不是以为自己道歉了,对思羽所造成的伤害就能消失?我告诉你,永远不可能!”

    顾凌深眸色闪过痛,“为什么不可能,我不会再那么对思羽,我会永远爱她保护她。”

    “可你以为你想要永远就有永远?”

    穆修远冷冷一笑,说,“你知道思羽这三年是怎么过的么?我的助理虽然救下了思羽,但思羽失血过多,再加上肾衰竭,她在ICU里整整躺了半个月,期间20次心脏骤停,几乎就是在鬼门关闯了几圈。”

    “而就算后来她脱离了危险,但她的肾也彻底衰竭了,医生说如果不换肾,她活不过一个月。”

    “后来,我找遍了所有黑市,才替思羽买到了一颗肾。”

    “她终于又醒了过来,睁开了眼。”

    “可你以为这样就好了吗?”

    “思羽醒后,现在乐乐不要她的悲伤里,我说乐乐是要她的,可她什么都听不进去。”

    “她像是听不到外界的声音,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不吃不喝,不说话。”

    “她唯一会做的事情就是发呆,然后突然间,又拿着任何可以动的东西自杀。”

    “医生说她得了严重的抑郁症,接近精神病。”

    “是我,一刻不停地陪在她的身边,制止她的每一次自杀。”

    “她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半年,几乎所有的医生都让我送她去精神病院,但我没有,我用我所有的时间来陪伴她。”

    “终于,第二年的时候,她不再闹自杀,然后有一天,她醒来,突然对我说,学长,我怎么会住在医院,我们,不是还在念大学吗。”

    “她的记忆回到了十年前,刚刚进大学,而我作为学长,迎接他们新生的那一天。”

    “那是她新的开始,没有你,没有乐乐。只有刚进大学的喜悦。”

    “而你是在她大学第二天出现的,你骑着脚踏车,撞上她。然后你们恋爱,在一起。”

    “可她为什么把那天忘了。因为她不想再记起你,记起与你有关的一切,因为那代表了痛苦。”

    “所以,顾凌深,你有什么资格在三年后说一句假惺惺的道歉,就说要挽回思羽?”

    “她所受的精神折磨,是你一句道歉所能弥补的么?”

    “她选择失忆,就是要忘记你,医生说,这是她潜意识里的自我保护。”

    “而你,凭什么又来打扰她?”

    “让她忆起你,然后呢?想到你们的过去,你对她的伤害?”

    “或许你说你不是故意的,但,伤害就是伤害,更别提,你用秦娇娇,她的妹妹,报复她。”

    “秦娇娇怀过你的孩子,秦娇娇因为嫉恨,用乐乐,伤害思羽。”

    “你觉得被至亲伤害的痛,是你一句对不起能化解的吗?”

    “就算思羽想要原谅你,可她心里能没有刺吗?”

    “你凭什么让现在开开心心的她,重新心中扎出一根刺?”

    “最重要的是,顾凌深,如果爱情是一种陪伴,那么那个有资格和思羽幸福一生的人是我,而你,有什么资格坐享我的付出,在我让思羽重实欢笑后,来抢走我的思羽?”

    “你配吗?”

    顾凌深瞳仁剧烈收缩。

    穆修远的话就像千金重的锤子,一下下地砸在的身上。

    原来,秦思羽的这三年是这么过的。

    现在自我否定中,一遍遍地想要自杀。

    抑郁症,精神病。

    而把她逼成这样的人,竟是口口声声说过要爱她一辈子的自己。

    而他的道歉,在此之下,多么可笑,寡薄得可笑。

    顾凌深双目通红,说不出一句话。

    穆修远又道,“顾凌深,感情不是做生意,谈崩了还能再谈,有些伤害一旦造成,就像裂痕一样,永远去不掉。”

    “思羽现在很好,有工作有朋友,将来,我们会结婚,会生子。”

    “如果你真的爱她,就别出现在她面前。”

    “爱不是隐忍,思羽曾经爱你爱得太委屈,而我,不要她这样,她值得更好更纯粹的生活,没有你的生活。”

    穆修远的话太美好,美好得顾凌深的心脏一遍遍地抽疼。

    从此,秦思羽会和穆修远在一起。

    他们会结婚,会生子,会从此开开开心心地生活。

    而多好。

    如果爱一个人,不就是喜欢她快乐吗?

    没有忧愁,没有强颜欢笑,就是最纯粹的快乐。

    嗓音沙嘎地,顾凌深牵着乐乐转身,道,“穆修远,做到你今天的话,让她一辈子幸福,否则,我绝对,会来带走她。”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