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亲爱的- 第12章 她只有一颗肾,垂丝柳在线言情
苏小爱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章 她只有一颗肾

    三日后。

    顾凌深给秦思羽打电话,却怎么都打不通。

    他烦躁,抓起车钥匙来到秦思羽的家。

    他摁门铃,没反应。

    这时对门开,走出一个老妇人。

    顾凌深问,“这屋子的人去哪了?”

    老妇人眉头一皱,古怪道,“你是她朋友?她两天前被发现在屋里自杀,尸体已经被带走了。”

    尸体。

    就像是耳膜里生了千万根的刺,顾凌深只觉耳膜嗡嗡,怎么都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那两个字。

    自杀……

    秦思羽,自杀,死了?!

    不,这不可能。

    她这种女人,这么贱,怎么可能自杀,怎么可能死!

    狠狠扭头,顾凌深瞪着老妇人道,“你再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客气!”

    老妇人吓了一跳,说,“你、你神经病啊,我骗你做什么,你不信去警察局,看看我有没有说谎。”

    老妇人说完把垃圾袋放门口,然后碰一下关上了门。

    顾凌深胸腔起伏,瞳仁急剧收缩,猛然转身,就朝着楼梯口奔。

    顾凌深很快来到了警察局,问,“两天前,丽景小区,是不是有个女人,自杀?”

    警察愣了愣,翻了下记录,说,“是有这么件案子,死者叫秦思羽,你是她朋友吗?”

    顾凌深整个人仿佛被冰冻住了,一动不动。

    脑子里只剩下警察说的死者叫秦思羽。

    秦思羽。

    她死了。

    唰。

    顾凌深突地揪起警察的衣领,愠怒道,“你们警察怎么查案的,她怎么可能死,别把她的名字乱用!”

    警察拧眉,一把推开顾凌深,“这位先生,你是她的男朋友吗,我知道你一时很难接受,可她真的死了。”

    砰!

    顾凌深一拳揍上去,“你再说一遍他死了试试!”

    警察被揍得差点跌倒,怒道,“这位先生,你再这样我们可以告你袭警,是要做拘留的!”

    同时有两名警察上来,桎梏住顾凌深,防止他又乱揍人。

    顾凌深挣扎着,满目猩红,“都放开我,我要找秦思羽!”

    “都说了她自杀死了,你怎么不相信啊。”

    有警察把一个文件袋拿出来,然后拿出里面的几张照片,道,“你看吧,这个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那是好几张的照片。

    拍摄了案发现场。

    一个女人倒在血泊里。

    她一手拿着菜刀,另一手的手腕上全是血。

    血流了满地。

    连她倒在地上的黑发都染红。

    她身上穿着白衬衫和及膝裙,可也都被染红了。

    她露出了半张脸。

    小巧的唇。

    小巧的鼻子。

    以及紧阖的眼。

    是秦思羽。

    顾凌深瞳眸缩着,像颤抖的风烛。

    不。

    这不可能。

    她怎么可能真的死了。

    “我不信,她的尸体呢,我要看她的尸体!”

    顾凌深突然嘶吼,道。

    警察摊摊手,说,“这位先生,这里是镁国,这位女士家里除了护照什么都没有,她的手机我也没有找到,我们不可能一直把她的尸体放在警局的,所以上午的时候,我们已经把尸体送去火化处理了。”

    顾凌深闻言大怒,“这才几天,你们怎么可以任意处理她的尸体。”

    警察烦躁,“没有人来认领她的身体,我们自然就处理了,难道让尸体在警局发霉么。”

    警察说完开始赶人,“这位先生,麻烦你离开,否则,我就以妨碍公务抓你了。”

    顾凌深沉着脸,离开,但离开前,他问了秦思羽火化的地方。

    而他拿到的,是一罐装着秦思羽骨灰的骨灰盒。

    她没了。

    就在眨眼间,从他的眼里消失,变成了枯白的粉末。

    顾凌深难以接受。

    抱着骨灰盒,几乎一动不动。

    夜风起,开始下着大雨。

    顾凌深无知无觉,直到手机铃响起。

    他抬眸,看向车台上的手机,来电显示是秦娇娇。

    他没有理睬,继续发呆。

    冷风冷雨从打开的车窗灌进来。

    他的半边身体已经全部被打湿。

    可他竟不觉得冷。

    因为他一遍遍地想着刚刚火化场的人说的话。

    那里的人说,火化时,是需要割破内脏的,为的,是防止内脏外流(如果不弄破,烧的时候由于突然受热,体内产生压力,尸体就会爆炸)。

    而他们在割开秦思羽内脏的时候,发现她只有一个肾。

    只有一个肾。

    顾凌深猛地想起,之前穆修远曾经说过,秦思羽为他卷过一个肾。

    可当时他不信。

    因为秦思羽的小腹哪有割开的刀口。

    可火化场的人却说,秦思羽只有一颗肾。

    那她,是真的给她捐过一颗肾?

    不。

    这怎么可能。

    他记得当时顾天成说,那肾,是从一个监狱的死刑犯身上取下来给他的。

    怎么就成了秦思羽。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