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亲爱的- 第8章 婚期已定,垂丝柳在线言情
苏小爱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章 婚期已定

    “呵,怎样才能消恨?”

    顾凌深冷笑,指着自己心口,“你觉得一根刺戳进去,就算拔出来,能完全没有刺痕么?”

    秦思羽拧眉,“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永远不可能不恨你!”

    顾凌深说完,甩出一份文件,“要我放过穆氏,可以,把文件签了,不但如此,我还会娶你妹妹。”

    秦思羽震惊,翻开文件,然后一行行看下去,面色寸寸惨白。

    “顾凌深,你怎么可以……”

    “不愿意就滚,正好看看穆氏是怎么破产的。”

    “……”

    秦思羽沉默了。

    文件的条款只有三行。

    1、她做顾凌深的情妇,直到她死。

    2、他放过穆氏。

    3、他娶秦娇娇。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秦思羽捏紧了文件,颤抖道。

    “呵,为什么。”

    顾凌深起身,捏紧她的下颔,痛恨,“因为我刚说了,我无法消弭对你的恨,所以我要你一辈子痛苦。”

    “我要你时刻活在惶恐里,害怕哪天自己是情妇被娇娇发现。”

    “而如果真的被发现,你说娇娇该多恨你?”

    “……”

    秦思羽瞠大了眸,原来他要在精神上折磨她,让她惶恐崩溃。

    “凌深,不要这么对我……”秦思羽眼泪落下,祈求。

    一声凌深,多像五年前她唤他的模样。

    她的眼泪,更像烙铁一样,熨烫着他的心。

    可她怎么配。

    顾凌深再次厉眸,“秦思羽,我给你三秒钟,再不签,穆修远和你妹妹通通完蛋!”

    秦思羽闭眼,终是签了字。

    顾凌深冷笑地拿过文件,扔在桌面上,扯了扯领带,“现在,尽你情妇的义务。”

    秦思羽白了脸。

    “怎么,不愿意?那合约作废。”顾凌深说着拿起文件,要撕。

    秦思羽一把摁住他的手,面色难堪,“我……做……”

    “那就主动点。”

    顾凌深坐在沙发上,目光森森地盯她。

    秦思羽颤抖着手,去解他的衬衫扣。

    “你和穆修远的时候也这样?你再磨磨唧唧,知道后果!”

    秦思羽一咬牙,吻住他。

    顾凌深眸色深了,有什么汹涌的东西从瞳仁里破出,又很快被阴暗所撕裂。

    他一把翻过她

    秦思羽痛叫出声。

    走出总裁室的时候,她的双腿都在打颤。

    她听到身后秘书们发出窃窃的私语声。

    “这个女人是谁,总裁的女朋友么?”

    “怎么可能,你没看她又老又丑,连妆都不画,眼角还有皱纹。”

    “那是总裁的情妇?”

    “可情妇不是该找个年轻漂亮的么?”

    “或许她床上功夫好。”

    “呵,好像也只有这个可能了,你听到了没,她刚刚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有几声叫得可大声了。”

    “真贱。”

    秦思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去的,所以没有发现,在她走入电梯时,另一部电梯,秦娇娇从里面走了出来。

    “姐?”

    秦娇娇狐疑地看着秦思羽转过身,摁电梯,而秦思羽的衣衫褶皱明显,甚至连嘴唇都是肿的。

    秦娇娇的面色沉了。

    而等走进秘书室,一声声的总裁情妇还在讨论中。

    “你们在说谁?”秦娇娇问。

    秘书们都慌了一下,面面相觑不说话。

    秦娇娇冷着脸,“你们刚刚在说的女人,是不是刚刚进电梯的那个,我看到了,白衬衫,灰色及膝裙,是不是。”

    秘书尴尬地点头。

    所以,秦思羽又来勾引顾凌深了?

    秦娇娇眼眸闪过恼恨,走进总裁室。

    顾凌深抬眸,皱眉看她,“你怎么来了。”

    秦娇娇撒娇地走过去,“凌深,我最近孕吐得厉害,可你都不来看我,我们的宝宝都快生气了。”

    秦娇娇说着抓着顾凌深的手,摁在自己的小腹。

    顾凌深眸底厌恶,一把抽回手,“那就好好休息,走来走去做什么。”

    秦娇娇的手僵住,片刻,道,“凌深,我在新闻里看到,你要娶那什么帕莉亚千金。”

    “我娶一个外国人做什么,不过是新闻炒作。”

    顾凌深冷着脸,“你放心,我说要娶你就会娶你,婚期已经定了,就在下个月。”

    “真的么?!”秦娇娇惊喜。

    “所以,回去,有空就去挑婚纱婚戒,我很忙,没空陪你。”

    顾凌深的语气很冷,但秦娇娇沉浸在喜悦中,还以为顾凌深是宠爱自己,所以把婚礼的一切交给她。

    “嗯,那我马上去办。”

    秦娇娇喜滋滋地走了,只是想到秦思羽,又阴了脸。

    秦思羽和顾凌深究竟什么关系?为什么顾凌深一边说要娶她,一边又让秦思羽勾引?

    忖了忖,秦娇娇拨了一通电话,“Jack,你不是喜欢我么,帮我查件事,我陪你一次。”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