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九十八章 约定之日

    “对了,这些日子你一直在魏家,那对小夫妻现在还好吗?”

    南苑布满细纹的脸庞上勾起了一个淡然的笑,轻声地问道。

    当初不过是在飞机上偶遇,谁想到后来双方的纠葛如此之深呢?

    佛说,缘有千千结,不过如此吧。

    “祖母,魏斯和苏眉现在生活得十分幸福,他们刚出生不久的女儿玉雪可爱。”

    想到在魏家的那一段日子,道枝明季忍不住的笑了笑,居然从心底里生出了一种怀念之感。

    虽然魏斯不待见他,经常把他当成保镖一样赶出去,对付那些莫名其妙的人,但道枝明季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日子居然出乎意料地轻松自在。

    这样的氛围,是他在道枝家没有感受过的。

    还有那个粉雕玉镯,看着就让人忍不住喜欢的小婴儿,也十分的让人依恋。

    “祖母,你要是想知道他们的情况,等过一阵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之后,我可以陪你去那边看望,你也可以看看那小婴儿长得有多好看,你一定会喜欢的,长得像个年画娃娃一样。”

    道枝明季柔声说道,一边搀扶着老人,一边往屋子里走去。

    “这个有机会再说吧,现在家族百废待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

    南苑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脸上多少带上了一些感慨的神情。

    “想当初刚刚遇到他们这对小夫妻的时候,苏眉还说羡慕我,可她不知道,真正羡慕的人应该是我啊。”

    南苑在孙子的搀扶下,一步一步的走入屋子里,与那个纠缠了几十年,曾经深爱过,最后只剩下失望的男人走向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

    房间里,气氛格外的凝重。

    三个月的期限已经到了,接下来,就是要考验成果的时候。

    “案哥。”

    白卿有些茫然无措地看着正在准备的苏案,琥珀色的眼眸里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担忧之色。

    苏案这段时间,在护卫的磨练之下,身手越来越好了,至少在躲避这一个方面,显现出了异于常人的天赋。此外,白卿还会私底下教授苏案一些招式,以备不时之需。(!&^

    但无论是白卿,还是苏案,都心知肚明,这些招式对于白无暇来说,并不能起到任何的作用。毕竟,白卿所谓的那些,当初也都是由白无暇亲自传授的。

    “我没事。”

    苏案看着惶恐不安的白卿,安抚性地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温柔的笑道。

    比起白卿的担忧,苏案虽然也有些胆怯,但还没有畏惧到想要退缩的地步,可能这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

    “相信我。”

    这一句话,苏案在这段时间里已经说了无数次了,可没有一次比现在更加的认真。

    “嗯。”

    白卿咬着后槽牙,坚定地点了点头。

    “少主。”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阿四的声音。

    “我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白卿有些不耐烦的回应了一声,然后目光深沉地看着苏案,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

    “我相信你。”

    “嗯。”

    一吻毕,苏案将头抵在白卿的额头上,似乎在无声地传达着什么力量。

    在白卿看不到的角落里,苏案将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然后摸到了一个冰凉的小玉瓶。

    “我们一起下去吧。”

    白卿露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然后说道。

    “好。”

    对于这些小事,苏案向来愿意听从白卿的建议。

    只不过,在白卿未注意到的空隙里,苏案还是从口袋里拿出了那浑身雪白的小玉瓶,深深地看了两眼,然后像是下定了决心,将它放回到抽屉里。

    “呀,终于愿意下来了?”

    到达约定的场地的时候,白无暇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他坐在檀木做的椅子上,淡定自若地喝着茶水,一副悠然自在的模样,仿佛丝毫不将苏案放在眼里。

    “舅舅。”

    白卿有些不高兴的哼了一声,只换来白无暇一个宠溺的眼神。

    “哥哥。”

    “眉眉?”

    柔美的声音响了起来,苏案才惊讶地发现,除了血荆棘的人,苏眉和魏斯居然也来了。

    苏眉这阵子似乎生活得不非常不错,原本还有些消瘦的脸庞,现在多了几分肉,感觉一点都不显得臃肿,反而显出一种神采奕奕。

    苏眉身后,是一身西装,相貌堂堂的魏斯。此刻,他就像是一个尽职尽忠的保护神一般,待在苏眉的身后,保护着她。

    “你们怎么来了?”

    苏案有些头痛的看着苏眉,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等下打斗起来,场面可能会有些血腥,这要是吓到了苏眉,那该怎么办?

    “魏斯,你怎么能够让眉眉来这种地方?”

    对待从小宠到大的妹妹,苏案当然是狠不下心肠来责怪,于是一如既往地将矛头对准了不识大体的妹夫。

    “案哥,眉眉想要过来,你觉得是我能够拦得住的吗?”

    魏斯一如既往的委屈,脸色无奈地说道。

    他已经拦下了岳父岳母,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吗?

    “好了,不要再闲聊了,快要开始了,我们速战速决,早日弄完,早日解放。”

    那边,脾气暴躁的阿四已经在喊了。

    “哥哥,你一定要加油哦!”

    苏眉扬起了笑脸,朝着苏案投去了鼓励的眼神。

    “嗯。”

    一番短暂的交谈之后,约定的考验终于要开始了。

    宽阔的场地上,只有两个人在对峙,却如同积压了无数的狂风暴雨一般,气氛沉闷得吓人。

    白无暇一身干净的白色武衣,神情淡然,姿态散漫,有着几分传说中仙气飘飘的得道高人的气质。

    苏案一袭黑衣,神情严肃,乌黑如墨的眼眸目不转睛地看着白无暇,显得很是忌惮。

    谁都没有动,谁都没有出手,看起来却比已经交手还要让人担忧。

    十几米处,是所谓的“观众席”,魏斯和苏眉,还有白卿就坐在那里,此刻更是心都跳到了嗓子眼,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地注视着这边的战况。

    “嗯,开始吧。”

    白无暇细细的打量了苏案一番,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般轻轻的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如同细雨一般的呢喃过后,白无暇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