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88章你要带我去哪儿

    沈亦川幽黑的眸子望向两人,神情莫名掺着点冷。

    唐染有些正愣,想了想,还是开口打招呼,“沈总这么巧,您是来接沈小姐的吗?”

    沈亦川眉梢高高的扬着,回望她的目光别有深意,“不少,我是来接你的。”

    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

    唐染又是愣了一下,接她?又来?

    唐染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司南,见司南神色如常,她才扭过头缓缓向沈亦川走去,却根本不知道司南放在口袋里的双手早已经捏成了拳头。

    “南哥,那我先回去了,我们明天剧组见。”

    司南点了点头,“好,明天见。”视线又转向沈亦川,“再见,沈总。”

    沈亦川也是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司南走后,唐染才抬起头看向沈亦川,“沈总,你是不是在我身边安了监控,怎么我什么时候上下班你都了解的这么清楚?”

    黎姐出卖她出卖的未免也太彻底,唐染很是头疼,感觉自己的生活对沈亦川而言都已经公开透明了。

    沈亦川手臂一抬立马卷住了她的腰,语气十分不善,“你叫司南一口一个南哥那么亲热,轮到我就叫沈总?”

    唐染唇角的笑容有些发干,“那是因为大家都叫他南哥,我只是随波逐流啊?”这有什么好挑理的?

    沈亦川搂着她的位置有些疼,唐染不太舒服的挣了一下。

    结果反倒是被沈亦川搂的更紧,他的声音有些冷,“那你叫我沈总岂不也是随波逐流。”!%^*

    唐染额头上微微冒汗,心想还真是…

    但嘴上的话却说的很漂亮,“我叫您沈总,是代表我对你的尊敬啊。”

    沈亦川冷哼一声,分毫不买账,拥着她直接转身加她塞进车里,但也不给她蒙混过关的机会。

    “你们两个怎么没事总在一起?”

    唐染觉着这个问题问的有趣,心想她们是朋友啊,还是一个剧组里的男女主角,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为什么总在一起?(!&^

    心里这样想着,唐染的嘴上却完全没有栓们,“有什么可奇怪的,我跟沈总走的不也挺近的?”

    唐染别的本事不见得有多厉害,每次都是气人一气一个准。

    今天她的头脑很清楚,想起昨天晚上沈亦川欺负她逗她那些事,所以故意打击报复。

    沈亦川的面色未变,眼底却在一瞬间冷了下来,唇角勾起一抹以为不明的弧度,“你他跟我比?”

    这声音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冷意,唐染下意识打了个寒噤,从沈亦川的话语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唐染意识到自己再继续嚣张下去可能就会吃不了兜着走了,于是转而笑了一下,转移他的注意力,“沈总你这是吃醋了吗?”

    吃醋不吃醋不敢说,但是占有欲一定是很强烈的。

    沈亦川也不是第一次在她跟前提过有关司南的事情,他不喜欢唐染跟司南走太近。

    沈亦川侧身压过来帮她系安全带,他的侧脸与她那么近,面上的表情很是隐晦,让人根本看不出来他到底是在意还是不在意。

    就在唐染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脸看的时候,他却倏然抬头,眼风凉飕飕的睨了她一眼,又顺势在她唇上小酌了一口,“就算给你答案,你也没有那个自觉。”

    说着他就坐正身姿,回到了他驾驶位的位置,他身上的一抹淡香水的香气,也随之变淡。

    唐染眨了眨眼睛,思考着沈亦川方才那句话,心里微微有些发抖。

    沈亦川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承认他吃醋了?

    堂堂沈总,承认自己吃醋?

    唐染莫名觉得方才的一切都有些不真实,开始思考并质疑自己究竟是不是有哪里理解错了…

    可抬头一看沈亦川,已经专注的在开车,理也没有理她的意思,仿佛之前他的隐怒,冷漠,都是昙花一现的,她的错觉。

    车子行驶了一段距离,唐染才发现这目的地似乎有些不对,她扒拉着车窗,看着窗外的景色,“沈总,等一下,这不是我回家的路,你要带我去哪?”

    沈亦川方才还有些不虞的脸上,此刻莫名的多了一丝笑意,“沈公馆,你好长时间没去,怕你忘了,带你认认路。”

    唐染脸色一阵古怪,“沈总,你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沈亦川抬着头,眸子乌黑乌黑的,“你也可以当成是笑话听。”言外之意,是他很认真的意思。

    唐染懊恼不已,她可真是一不小心就上了贼船啊?说把她拐走就拐走,甚至都不事先过问一下她的意见?她人坐在这里难不成是摆设吗?

    唐染丝毫不肯松懈,“我不去沈公馆,沈总,您送我回家吧。”

    沈亦川却仿佛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这可由不得你。”

    唐染顿时面色发恼,“尊重一下我好不好?我好歹也是有人权的?”

    唐染再三为自己伸张正义的反应,在沈亦川眼里看来就像是小野猫炸毛,莫名就是很可爱,于是笑了笑,没说话。

    唐染这点反抗自然没被沈亦川放在眼里。

    因为他知道唐染并不是真的在生气,让唐染都忍不住想要考虑一下认真的发个脾气。

    结果还在摇摆不定的时候,沈亦川已经将她带到了沈公馆,唐染就算是下定决心生气也晚了。

    沈公馆的庭院大的不像话,院落边缘尽是遮天蔽日的大树,枝桠交错着,难得今夜里月亮这么圆,竟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挡去了大半。

    唐染下了车,来了沈公馆这么多次,早已经轻车熟路,自顾自的向门走去。

    来都来了,她倒是一点没跟沈亦川客气,就像是出来游玩似的。

    “言先生最近还住在这里吗?”唐染下意识问了一句,只是自然而然的一句寒暄。

    然而沈亦川眉心却又是微皱,“你挺关心他?”

    唐染面色一顿,听出来他这话里语气不太对,顿时有些无语。

    她真的仅仅只是随便一问,作为寒暄跟客套,她难道连提都不能提一下?她是不是就不能提男人的名字?

    抿了抿唇,唐染含糊道,“我就随便问问,不用在意。”

    实际上自从沈亦川回归公司以后,言喻就搬走了,沈亦川受伤那段期间,言喻住进来也纯粹就是为了帮忙而已。

    一进门没多久,沈亦川让唐染先上楼,随后在楼下嘱咐佣人,“叫医生从偏院过来一趟。”

    佣人立即垂首,领命而去。

    唐染还不知道沈亦川把她带到沈公馆的真正原因是什么,直到沈亦川回到卧室,身后还跟着一个拎着医药箱的女医生时,唐染才微微发愣。

    沈亦川看着唐染一脸傻掉了的表情,忍住笑意道,“哪里不舒服?让医生给你看一下。”